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走投无路
    风乙墨大惊失色,这是一头会施展妖术的妖兽,应该算是二级妖兽了,连忙身形一转,躲避开去,那火球轰然落地,轰的一声,把地面轰出丈许直径的大坑,让他无比的骇然,这要是被火球轰中,焉能有命在?

    吴钩被他祭出,同时手里还捏住一把下品灵器,准备偷袭自爆。炎猿似乎知道吴钩的厉害,竟然跳跃着躲闪,动作极为迅速。风乙墨见状,右手掐诀,一道灵力打出,吴钩一颤,速度提升两成,唰的劈在炎猿的后背之上。仅仅就是一道灵力,也把风乙墨身体内仅存的灵力消耗了一半,如果下一次干不掉炎猿,自己只有继续逃跑的份了。

    噗嗤!吴钩闪电般劈在炎猿后背,结果让风乙墨大失所望,本以为起码能破开炎猿一半的身子,谁知仅仅划出一尺长的口子,鲜血喷涌出来,炎猿疼的狂吠不已,浑身红色的长毛根根竖起,好似燃烧起的火焰一样。

    吼!

    炎猿怒吼一声,两只拳头狂风骤雨般击出,打中吴钩,吴钩剧烈颤抖,哀鸣不已。

    就是此刻!风乙墨见炎猿后背对准自己,猛地喷出一口精血在手中下品飞剑灵器之上,然后嘴里爆喝:“疾!”

    那飞剑带起一道红光,瞬间就刺入炎猿后背伤口之中,风乙墨心中暗喝:“爆!”

    轰的一声巨响,飞剑自爆,把炎猿半边身子炸飞,它却没有死透,转过身恨恨的盯着风乙墨,目露凶光。风乙墨心中一凛,手指一点,半空中的吴钩急速坠落,一下子斩断炎猿的脑袋,然后他手一招,招回吴钩,飞似的逃了,他不敢耽误片刻,因为他知道,自己杀死了炎猿,它的主人会有所感应。

    果然,在炎猿头颅飞到半空后,红衣修士就觉察到自己的灵宠死了,他脸色阴沉,炎猿马上就能进阶到二级妖兽,就这么死了,太可惜了,因此他恨透了风乙墨。他看了看巨坑,见还是没有动静,如果不给炎猿报仇,自己心里过不去,于是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化为一道红色遁光追了过来。

    风乙墨向嘴里扔了一大把补灵丹,快速吸收,风移术催动到极致,空中只留下一道影子,然而他的速度还是太慢,那红衣修士很快就追到他身后百丈之内。

    “小子,敢杀我的灵宠,本座非得剥皮抽筋、抽魂炼魄不可!”红衣修士恶毒的声音遥遥传来,在距离风乙墨二十丈的时候,突然出手,一只丈许大小的灵力大手凭空出现,向风乙墨后背抓去。

    风乙墨嘴里发苦,怎么这么倒霉,碰到的人都是金丹老祖,这位竟然也是金丹后期修士,那灵力大手凝而不散,连掌纹都清晰可见,显然颇具火候,此时他不敢有任何私藏,两件下品灵器被他同时祭出射向灵力大手,心中默念:“爆!”

    轰轰两声,下品灵器的自爆只是让灵力大手变的千穿百孔,并没有溃散,好在吴钩及时飞来,唰的一下子,把那破败的灵力大手劈成两半,彻底消散了。

    “咦,小子倒是十分决绝,竟然自爆灵器,我倒是看看你身上有多少灵器可以自爆!”红衣修士惊疑了一声,又继续凝出一只灵力大手来。

    然而风乙墨又毫不疼惜的祭出两把下品灵器,爆开了灵力大手,让红衣修士更为惊奇。

    就这样,风乙墨不停的逃跑,不停的自爆灵器,竟然让他逃出了千丈距离,来到一片红彤彤岩浆池边缘,他暗暗叫苦,这里正是自己要炼丹所需要的地方,却没有藏身之所,而后面金丹红衣修士好像戏耍自己一样,迟迟不愿意动真格的,只是一遍遍施展灵力大手来,他看了看冒着气泡的岩浆池,毫不犹豫的向纵深方向跑去。

    “该结束了。”红衣修士祭出一件青色长鞭,那长鞭威压极盛,竟然是一件法宝,鞭长五丈,鞭头好似活了过来一样,高高扬起,卷向风乙墨的后背。

    风乙墨早有准备,把手中准备好的神行符反手拍在后背上,身形猛然窜出二十丈,堪堪躲开了长鞭。

    “呵呵,小家伙好东西还不少,可是这又如何?”红衣修士越发对风乙墨感兴趣,一抖长鞭法宝就有再一次出招,忽然他脸色大变,身形倒射,朝着巨坑位置飞去。

    他留在巨坑的神识印记发现坑下面有动静了,那才是最重要的大事,眼前不过是戏耍的蝼蚁罢了。

    风乙墨不知道红衣修士为何突然离开,松了一口气,脚下却加快速度,不敢做任何停留,向岩浆池中心狂奔。

    岩浆池中有一个个突起的石头,浸泡在岩浆中,被灼烧的滚烫,他只能用足尖轻点,以最快的速度飞掠过去,就算如此,脚尖也被烫的生疼,足下的靴子都冒起青烟,快要被烧着了。

    又前行了十几里,周围方圆万丈都是火海了,远处似乎有一个巨大岩浆源头不断的冒出滚烫的岩浆来,向四周喷涌,风乙墨浑身汗如雨下,流淌出来的汗水还没等落地就被蒸发掉了,他跃上一座高高凸起的山头,躲入唯一山洞里,开始行功驱散炎热。

    阴阳诀中,共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阳诀,下部阴诀,当他运转阳诀时候,浑身燥热,皮肤泛红,吸收四周炽热的灵气速度要快许多,当运转阴诀时候,丹田深处竟然能够涌起一股寒冷,好似三伏天喝了一杯冰酸梅汤一样舒畅、凉爽。

    可是一热、一冷,让他浑身不舒服,后来一狠心,不再运转阴诀,一直修炼阳诀部分,让他仿佛置身于火炉之中,连衣服都穿不住,连忙脱下,光着身子盘坐在山头上,心无旁骛的修炼起来。他身上的肌肤越来越红,好似变成了煮熟的螃蟹,最后他身体四周空气都扭曲起来,进入一个玄奥的状态。

    红衣修士以最快速度飞到巨坑旁边,朝坑内看去,顿时惊呆了,刚才还是小山一样巨大尸体堆,此时空空如也,不见任何尸体。他连忙散开神识,立刻发现原来坑底让自己忌惮的气息不见了,他快要疯了,连忙跳下巨坑,仔细寻找起来。一炷香后,红衣中年修士气的须发皆张,仰头咆哮:“小子,你坏了本座的好事,本座定然不会饶了你,不把的魂魄抽出来烧个七七四十九天,誓不罢休!”

    t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