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风麒麟闹事
    兽良看的清楚,那就是自己设下圈套想要抓捕的三级小兽,顿时气的七窍生烟,刚要腾身追去,那根六七十丈高的岩浆柱突然爆开,宛如天女散花,无数岩浆、火焰向四面八方溃散。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兽良措手不及,匆忙之下展开灵力护盾,就要遁走,忽然脚下一沉,小兽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脚下,一双爪子抓住他的双脚,向下拖去!

    就这么一耽误,那泼天般的岩浆已然落在他身上,那灵力护盾好似薪柴遇到火焰,竟然燃烧起来,整个人瞬间就变成了火人,惨叫着跌入岩浆池中,沉浮几下,不见了踪影。

    岩浆柱高六十多丈,炸开的岩浆好像变成巨大的伞盖,围观的所有修士全都被覆盖在其中,风乙墨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众人来不及逃跑,全都葬身岩浆之中,那巨大岩浆浪一直冲出数里,来到他所在的小山下。

    目的了惨烈一幕,风乙墨汗流浃背,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对大自然产生深深的敬畏之心。

    三级小兽冷冷看了一眼仅存的人类,就要扑来吞食掉,忽然肚腹内灵力翻涌,是那灵果效力发作,连忙化作一道绿光飞走,找地方消化去了。

    风乙墨擦了擦冷汗,刚才狸猫般大小的小兽竟然给自己一种脊背发寒的恐惧,吓的他就要撒腿狂奔逃命,谁知小家伙突然转身离去,过了半响,他发现边缘岩浆温度降低了许多,只有中心位置温度还很高,茫茫一片,只有他一个活人,连忙祭出三足炼丹炉,一道引火决打出,引出一道地火,开始温炉,准备炼丹。

    十天后,所有的岩浆池都冷却下来,变成焦黑的岩浆岩,风乙墨满意的离开了,不过临走时候,还是去了一趟岩浆柱爆开的地方,期待发现一些什么,哪怕是那些被岩浆吞没修士的储物袋也好,其实他最期待的是兽良的储物袋,因为里面有那支驯兽的笛子。结果他失望了,汹涌的岩浆淹没了一切。

    不过,他储物袋里多出数十瓶灵丹,都是他炼制的,十天时间,他就能炼制出二级灵丹了,如果让旁人知道,眼珠子肯定会掉一地。这是因为他拥有上一世炼丹的经验,所欠缺的就是手法而已。可惜地脉之火熄灭,而且三足炼丹炉也失去了作用,无法炼制三级灵丹。更何况,他也没有三级灵药。

    这十天时间,风乙墨除了炼丹,就是看无伤储物袋里的玉简,功法他已经有了阴阳诀跟九天罡风决,不需要其他的,哪怕是断魂门的索魂烟炼制之法他也不屑一顾。不过对一枚玉简却充满兴趣,闲暇之余一直观看。

    这是一枚记录各种修炼趣闻的玉简,其中记录许多有感域外战场的事情。

    域外战场死亡率极高,可以说的九死一生,不过也是充满各种机遇的地方,无伤之所以以六十岁的年纪踏足金丹后期,就是因为曾经去过域外战场,获得了一枚珍稀的灵果,服用后,直接从金丹初期,进阶为金丹后期。在那里,每天都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却处处有惊喜。

    曾经有一个非常著名的传闻,一个叫王林的筑基期修士,得罪了一名元婴老祖,按理说元婴老祖捏死一个筑基修士跟捏死一个蚂蚁没有区别,可是那个狠角色,拼着肉身不要,进入域外战场,获得极大的机缘,仅仅用了四百年,就成为一名元婴修士,找到已经变成元婴后期大修士的仇人,报了当日之仇。

    这一段传说激励无数修士前赴后继的进入域外战场,寻找各自的机缘。风乙墨看的心驰神往,恨不得自己也有机会前往域外战场。不过,他却没有昏了头脑,以练气期修为就算进入域外战场,也是送死的份,起码是金丹期修为才行。所以,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快速提升修为。

    当他来到原来岩浆池边缘,回头凝望,谁能知道,在火山岩中间深处,埋葬了数十修士。这一次,几乎身死,让他深感危机四伏,必须要加快修炼速度,提升自己的修为,修为强大,才能自保。

    两天后,风乙墨回到药田,宣布闭关,修炼的不是别的,而是风家的九天罡风决,因为阴阳诀只有练气五层以下,如今他已经是练气七层,没有后续功法,自然无法修炼下去。风家的九天罡风决非同一般,他隐然感觉比真正的阴阳诀差一些也是有限的。

    九天罡风决虽然也是残缺的,却一直沿用到化神期,也就是说可以使用许久。

    风际会得知风乙墨闭关修炼,摇了摇头,他并不看好风乙墨,天生漏体,不是能轻易改变的,闭关也是浪费时间而已,可是他又不愿意打击风乙墨的积极性,只好任他去了。

    风麒麟坐在枫叶镇最好的酒楼上,喝着闷酒,旁边是表弟风波,不断的给添酒,嘴里说道:“麟少爷,我真是为你不值啊,之前家主的心思都是放在你身上的,自从那个野种来后,竟然眼中只有他了,不就是除掉了几只破虫子吗,家主就那他当宝了。照我来说,药田就应该麟少爷你去居住,如果是这样,麟少爷应该已经进入筑基三层了。”

    风波的话好像是一根刺,深深刺痛了风麒麟的心,一直以来他都是风家的翘楚,天之骄子,二十三岁就是筑基二层修炼,纵观整个风家,资质也就比传闻中的姑姑低一筹而已,爷爷也为之骄傲,经常夸赞,可是谁曾想,野种到来后,爷爷对他的态度发生了转变,这让他十分失落。

    “你凭什么获得爷爷的青睐?先是可以自由出入药田,现在竟然可以堂而皇之在灵气充盈的药田内修炼,如果没有你的出现,一切都是本少爷的!”风麒麟借酒消愁,心情反而更加郁闷,一口喝干了杯中酒,把酒杯摔得粉碎,离开酒楼,直奔药田而去,他要当面质问风乙墨!

    风波喊了两声,见风麒麟头也不回,连忙跟了上去,两个人一同来到药田之外,看到药田外竖起的牌子,风麒麟犹豫起来,被山风一吹,酒醒了几分。颓然转身,那牌子是爷爷最近竖起的,不经允许,禁止进入药田,违令者家法处置。

    嫡亲风家弟子都有身份玉佩,完全可以进入药田,可是风际会得知其他区域发生虫灾,就是因为有弟子不小心携带了虫卵进入药田中,快速繁衍造成的,更重要的是药田各种灵药的价值都增长了六七成,甚至翻了一倍有余,因此不容马虎,加强管理。

    风波感受到此处浓郁的灵气,心中酸溜溜的,“麟少爷,听说风心平小兔崽子也在里面修炼呢,他已经忘记少爷你对他的恩情了吧。这个见异思迁的家伙,不知道何来修出此等福分,竟然也有机会在此处修炼,真是浪费!”

    风麒麟一听,刚刚熄灭的怒火又腾的升了起来,抬腿迈入药田护阵之中,大声道:“风心平,你给老子滚出来!”自己拿风乙墨没有办法,还收拾不了风心平吗?

    他的声音极大,远处正在劳作的风岐山闻听连忙赶过来,拱手失礼:“见过麟少爷,您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风麒麟一把推开风岐山,“滚开,本少爷找风心平那个忘恩负义的小子!”

    风岐山被风麒麟推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旁边突然多出一个有力的手臂,声音柔和:“岐山叔,没事吧?”

    风岐山一听就知道是风乙墨,连忙道:“没事,没事,老了,腿脚不利索了。”

    风乙墨不由的心生好感,风岐山明明是被风麒麟推的差点倒地,他却说是自己年纪大的原因,他搀扶好风岐山,看向风麒麟,道:“风心平正在闭关修炼,不知道麟少爷有何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