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妖兽出现
    野兽群把弱肉强食丛林法则体现的淋淋尽致,老虎撕咬独狼,狼群围攻野猪,猎豹不甘示弱的加入围剿,黑熊因为行动缓慢,变成猎杀对象,可是它不干示弱,挥起熊掌,拍飞一头猎豹,却被一头狮子咬在后腿之上,惨嚎着倒地,很快就变成一堆枯骨。

    城下血腥一幕,震惊了所有人,无不惊骇,深感无限恐惧,如果让这一群野兽冲入城内,所有人将无一幸免!

    风乙墨见临时射手停止射箭,不由的眉头一皱,大喝道:“放箭!”

    他的声音极大,远远传扬出去,就连另外两个城门都有所耳闻,慌忙的开始射箭,城下野兽顿时伤亡惨重,加上不断的互相厮杀,死伤一片。

    因为射了几箭,临时射手手也不抖了,准头也上来,野兽在抛下上百头尸体后,跑回森林,不敢靠近城墙了。

    风乙墨连忙命令县令派人出去,把野兽尸体抬回来,剥皮割肉,凡是参与射箭的壮汉都有份,立即引起一片欢呼之声。

    风乙墨一直站在城门之上,见有人趁着城门大开的时候背着包裹跑了出去,知道那是一些私心极重之人,生怕守城不住,死在里面,因此偷偷跑了。

    他摇了摇,那些人不知道,枇杷县城四周已经被野兽包围,密林之中都是野兽,怎么能逃得掉?

    果然,那几个偷偷跑出去的人刚刚飞奔出里许,林中就奔出十几头野兽,在几人惨叫中,扑上来,把他们撕扯成碎片,拖到林中狼吞虎咽去了。

    本来城头上还有几人在观望,见到此景,脸色煞白,暗自庆幸没有鲁莽行事,后怕不已。

    夜幕降临,城外浓浓的血腥气息让人作呕,三门紧闭,吊桥高悬,所有人都沉睡,风乙墨却独自一人坐在城头,他不敢有丝毫大意,野兽可没有黑夜白日之分。

    蹬蹬,身后传来脚步声,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县令,只见县令拎着一盒食盒来到他面前,噗通跪倒:“小的多谢上仙施以援手。小老儿只希望上仙能够保护枇杷县三万居民的安危,小老儿哪怕是死了,也无以为报!”

    风乙墨连忙搀扶起县令,道:“县令大人放心,我虽然不是什么高深修为之辈,却知道有始有终,请大人放心,乙墨定当竭尽全力保护居民的周全。”

    “多谢上仙,多谢上仙!”县令感动的热泪盈眶,他之前见到那背剑仙人见到野兽众多,毫不犹豫的飞走,生怕风乙墨也会如此,才跪地恳求,谁知人家毫不犹豫的应承下来,顿生感激。

    “上仙,小的让人准备了一些酒菜,上仙请品鉴!”

    “有劳县令大人了!”

    “不敢,不敢,上仙直接称呼小的名号就是,鄙人姓林,名东圃。”

    两个人在城楼上聊了一会儿,林东圃这才退下,风乙墨吃了林东圃带来的食盒内的饭菜,开始抓紧修炼。

    练气七层,实为练气期三大节点最后一个,练气期共分为十层,其中三层、五层和七层三个境界是最难突破的,而且一个比一个困难,突破七层比突破九层都难上一倍有余,这是因为练气入体,排除杂质,改变体质最后一步是在练气七层,许多人一生都卡在练气七层,无法寸进。

    九天罡风诀以阴柔见长,练气期是以纳风入体为主,以各种风源改变体质,锤炼经脉,最好的是软风、轻风、微风,可是风不是独立的,会携带热量、寒气,变成热风、寒风、阴风,无论是热风、寒风、阴风都能作为修炼之本源,兼有淬炼肉身之功效。只不过寒风、阴风等风源入体,身体巨痛、痛苦难挨,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

    风乙墨不是常人,其韧性、耐力不是他人所能比的,借助夜晚的寒风,开始修炼九天罡风诀。

    在得到九天罡风诀后,除了当日当着外公的面修炼片刻,其他时间都是熟悉法决内容,这一次,是真正第二次修炼。

    秋天的夜晚微风颇为寒冷,寻常老百姓已经穿着长衣长袍,外加一件坎肩,可是风乙墨却单衣单衫,盘膝而坐,随着他开始行功,寒风汇集而来,跟随他的呼吸,带着稀薄的灵气钻入风乙墨身体,顿时感觉好像千百根钢针插入全身,疼痛难当,让他差一点叫出声来。

    他紧咬嘴唇,忍住苦楚,全力运转九天罡风诀。区区秋夜寒风就承受不起,今后罡风如何能应付?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想要快速提升修为,用心刻苦修炼才是唯一正道!

    寒气入体,风乙墨面部开始僵硬、发青,他甚至怀疑自己方向错了,怎么风家弟子修炼没有出现自己这种状况,偏偏自己如此寒冷?好像冻僵了一般,他甚至感觉坐下的城墙都变成了寒冰,连忙睁开双眼,发现城墙之上已然布了一层寒霜,好似到了寒冷的冬天一般。

    不对劲,风乙墨收功跃起,散开神识,赫然发现城墙上有一条冰蟒向上游弋而来,所到之处无不沾染了厚厚一层冰霜。那城楼就是因为冰蟒的出现而遍布寒冰的。

    他暗暗吃惊,果然有妖兽出现,冰蟒属于一级高阶妖兽,浑身至阴至寒,练气期修士无人能敌,就算筑基初期修士也不愿意独自一人面对。

    风乙墨连忙祭出吴钩,向着冰蟒一劈而下。

    冰蟒发觉了危险,昂起头颅,张口一道冰箭射出,正中疾驰而来的吴钩,吴钩上顿时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层,风乙墨竟然失去了对吴钩的操控,那吴钩当的坠落在城墙上,然后滚落在墙角下去了。

    风乙墨大惊,冰蟒的冰箭竟然有隔绝神识的作用,连忙取出一把刚刚炼化不久的上品灵器,这是一件红色的飞剑,名曰赤月剑,属于火属性灵器,一道灵力打入飞剑中,那飞剑一阵剧烈颤抖,嗖的消失在他眼前,直刺冰蟒额头。

    冰蟒发出嘶鸣,故伎重施,再一次吐出冰箭,可是那冰箭落在赤月飞剑之上,顿时冒出汩汩雾气,寒霜被赤月剑的高温瞬间溶化,又变成了蒸汽消失。

    冰蟒似乎意识到危险降临,身体下滑,试图躲避赤月剑的攻击,可是它没有料到风乙墨神识强大,操控着赤月飞剑如同跗骨之蛆般紧紧跟随,冰蟒眼见无法躲避,圆滚的身体猛然收缩,好像被抽空了血肉一样,一把三尺长冰剑从它嘴里飞出,劈向赤月剑。它在吐出冰剑后,气息萎靡,一副元气大伤的样子,继续退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