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风困囚笼
    风乙墨怎会如它所愿,刚才如果不是修炼九天罡风诀,可以吸收部分寒气,自己恐怕已经被此冰蟒冻在城楼之上了,于是双手掐诀,两道灵力连续打出,赤月剑好像打了鸡血般,重重劈在冰蟒的冰剑之上。

    风乙墨在跟红衣金丹修士兽良对抗时候,自爆了二十多件下品灵器,储物袋内只剩下十件中品灵器,三件上品灵器,其中赤月剑是唯一火属性兵器,而且品质最高,作为上品灵器,威力自然非同小可。之前因为修为受限,无法炼化和使用,自从进入练气七层,神识又强大了许多,变炼化了此飞剑,以他堪比筑基中期修士强悍的神识,赤月剑发出七成的威力,一剑之下,炽热的高温让寒夜都退避三舍,当的一声正中冰蟒所喷出的冰剑之上。

    哗啦啦,冰剑停顿,接着变成无数碎片飞射出去,碎片击中一名探头的兵卒身上,那兵卒顿时被冻在一块巨大的冰块之中,脸上尤带着迷茫的神情。

    风乙墨不敢耽误,一道灵力射出,兵卒身上的冰块破碎,直挺挺倒地,仅仅是两息时间,他已然被冻的脸色青黑,晕死过去。其他兵卒手忙脚乱的把他抬下去找郎中救治。

    “孽畜,胆敢伤人!”风乙墨大怒,又是一点,赤月剑带着一溜红光,再一次劈向冰蟒。此时冰蟒耗费了大部分妖力,气息萎靡,再也躲避不开,惨叫着被赤月剑斩断了脑袋。血液喷溅到城墙之上,竟然变成一片红色的冰,寒气逼人。

    风乙墨飞身而下,手一挥,收起冰蟒尸体,捡起还被困在寒冰中的吴钩,伸手在吴钩上一抹,灵力催动,化掉了寒冰,冷冷看着远处。

    他可以觉察到在正前方的密林中还有妖兽存在,或许看到自己斩杀了冰蟒不敢靠近罢了。

    和冰蟒斗法,耗费了他一半的灵力,不然,他都要闯入密林之中,看看到底是什么妖兽。不过为了全县城居民的安全,他必须镇守城门。

    返回城楼,值勤的兵卒跪了一地,感谢他活命之恩。风乙墨挥手让众人退下,他继续修炼。

    城楼上冰蟒所布的冰层到了次日早晨才化去,唯独城墙外蟒血冰还在,在朝阳照射下散发光怪陆离的光芒,没有任何艳丽可言,反而让人触目惊心。

    县令林东圃一早得到汇报,连忙跑过来,又是叩谢一番,如果没有风乙墨这位仙人,斩杀了妖兽,全城的人都死了。

    休息一晚的弓箭手就位,紧张的盯着城外,谁知群兽迟迟不来,县城之外一片诡异的气氛。

    上午巳时刚过,无数野兽纷纷从林中迈步走出,好像整齐的军队一样,从东南西三个方向,围拢过来。

    风乙墨心头一沉,今天野兽有了规矩,不似昨日那么慌乱,那么昨天让它们自相残杀的计策就会大打折扣,甚至失去作用。

    城上的一众射手也发觉气氛不一样,紧张起来,风乙墨觉察到众人斗志所有降低,大喝一声:“放箭!”同时祭出了吴钩,那吴钩卷起一阵狂风,从城楼飞驰而下,唰的就斩掉一头猛虎的脑袋,接着把一头猎豹劈成两半,这才带着一蓬鲜血飞回风乙墨手中。

    风乙墨的出手震慑了所有人,无不仰慕、敬佩,士气大增,一千多张弓齐齐发射,箭如雨下。野兽们纷纷中箭,惨嚎起来,却也激起它们的凶性,竟然向着城墙发起第一轮冲击。

    城墙外是一道三丈宽的护城河,野兽们竟然不怕水,扑通扑通跳入护城河内,凫水而来。

    城墙上的临时射手慌乱神,准头降低,失去了章法,风乙墨眉头一皱,大喝道:“不要慌张,它们是陆地野兽,城墙高大,它们爬不上来,专心射箭!”

    听了他的呼喝,众人这才稳住心神射箭,护城河内野兽死伤无数,许多被射伤后无法攀爬上岸,淹死在里面了。

    随着野兽尸体越来越多,后面野兽竟然不需要涉水,直接踏在河里野兽尸体飞奔而来,奔到城墙之下,却只能仰望五丈高的城墙嚎叫,急的团团转。

    城墙上的县令林东圃等人见状,哈哈大笑,仙人猜测的果然不错,野兽毕竟是畜生,不懂的架梯蹬城。

    可是风乙墨却抬头仰望天空,之间天边出现一片乌云,正飞快朝县城方向飞来,他看的清楚,那里是什么乌云,分明是由无数飞鸟组成的庞大鸟群!

    “所有人注意,注意隐蔽,弓箭手对准天空,等我命令!”风乙墨大声说道,众人这才看见天空中的鸟群,无不大惊失色,目光全都看向凌风站在城楼上挺拔的身形,所有人的希望全都寄托在少年身上了。

    眼见飞鸟群来到头顶二十几丈,风乙墨同时祭出吴钩和另外一把中品飞剑,化为两道光芒,斩杀十几只飞鸟,一下子把庞大的鸟群分成三部分,同时嘴里爆喝:“放箭!”

    一千三百多弓箭手万箭齐发,带着所有人的怒火射向空中。

    因为鸟群太过密集,每一箭都射下一只鸟来,这里面各种飞鸟都有,最厉害的当属长着利爪的雄鹰和长长嘴巴的秃鹫,它们体型庞大,速度极快,有几只躲开了羽箭,俯冲下来,利爪抓住一名弓箭手头上,连头发带头皮被它抓走一大片,疼的那人惨叫起来。

    风乙墨手指一挥,吴钩回转,把伤人的雄鹰劈成两半,然而飞鸟太多,弓箭手出现了骚乱,有人开始受伤。

    这样下去可不行,弓箭手受伤,战斗力降低,更重要的是刚刚提起来的士气势必回落,必须想办法除掉头顶上的威胁!

    风乙墨忽然想起昨日修炼九天罡风诀中有一种名为风困囚笼的法术,不是攻击手段,而是一种辅助囚禁方法,于是他收了吴钩跟另外一把飞剑,双手掐诀,心中默念法诀,两只手掌微微倾斜,向上交替,在身前慢慢搅动,做滚球状。

    县令林东圃等人只感觉上仙四周突然涌起了数道风,接着风越来越大,掀起了众人衣襟,抬头看去,只见半空中秋风呼啸,飞鸟群被狂风卷动,好似有一只无形大手圈住了所有飞鸟,顺着右旋方向不由自主的飞行,慢慢形成一个巨大旋涡。旋涡速度越来越快,把附近所有飞鸟全都吸了进去,逐渐形成一个直径三十丈的圆球,圆球内被数不清的飞鸟填满,蔚为壮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