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天罡阴风阵发威
    一名风家弟子正好进来,看到这一幕,目眦欲裂,大吼道:“贼道人,放开我姐姐!”

    邋遢修士脸色一沉,右手一抖,一双筷子宛如两道闪电,嗖的射向那风家弟子,噗噗两声,射在风家弟子双肩之上,竟然从肩膀后面穿出,然后拖着他的身体钉在门框之上。

    “本座能看上她是她的福分,小子不知好歹,敢辱骂本座,本座小惩大诫,如果再敢胡说八道,扰乱本座好事,定将你碎尸万段!”邋遢修士声音森寒,一下子威严了许多,风家弟子敢怒不敢言,连忙上前救治受伤风家弟子。

    “前辈息怒,门下弟子不知道前辈的厉害,多有冒犯,请不要放在心上。来,请前辈多喝一杯!对了,前辈需要哪些灵药,请告诉晚辈,晚辈也好准备准备,送上来。”风乙墨恭敬的送上一双筷子,又倒了一杯酒,然后说道。

    邋遢修士满意的点点头,接过筷子,夹了一块肉,“这里也就你这个娃娃懂事,不错,本座非常喜欢,今后跟着本座走吧,本座保证你能够筑基成功!”他一口一口本座的称呼着,风乙墨低垂的眼中尽是鄙夷之色,“本座”的称呼只有金丹老祖才能自称,他区区一个筑基后期修士,竟然也大言不惭的自称“本座”,如果外公在此,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了。

    风乙墨脸色露出惊喜的表情:“真的?多谢前辈!”

    风家弟子全都用仇恨、厌恶的眼神看着风乙墨,风乙墨好似没有看到一样,神态更加恭敬,后退着退出大厅,并且关闭上了房门。

    “你、你这叛徒,混蛋、畜生!”那受伤的风家弟子指着风乙墨破口大骂。

    风乙墨不为所动,迎向快步飞奔而来的风善全,接过阵杵,示意风善全带走其他风家弟子,然后掐动法诀,神识涌入阵杵之中,阵杵发出一道惊天金光,只见风家大院四周的三十六个方位同时发出三十六道光芒,阴风大起,整个风家大院内飞沙走石,眼前三尺之外的场景竟然看不透了。

    里面正在吃饭的邋遢修士一惊,撇下昏迷的女修士,飞掠出来,就发现自己好像只身于荒原大漠之中,四周都是风沙,阴风阵阵,隐有鬼哭狼嚎之声,不由的心中大骇,他已然发现自己陷入了某一种大阵之中。而且,一道强悍的神识扫过,让他震惊,这里居然还有筑基中期修士,配合这座不知名的大阵,自己恐怕讨不到好处。

    “不知哪位道友在此,还请现身。之前在下不过是跟小辈们开了一个玩笑罢了,宋车这厢赔礼了,还请道友散开大阵,让在下离开,定然不会有任何耽搁!”邋遢修士抱拳道。

    “哼,风家岂能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打伤了本门弟子,又侮辱女弟子,岂能让你一走了之?”一个声音飘飘忽忽传来,根本无法发现具体位置。

    “你要怎样?”宋车惊怒交加,他以为自己认错、服软,人家或许能够网开一面,放了自己,毕竟自己是筑基后期修士,对方是筑基中期修为,把自己逼急了,来一个鱼死网破,双方都得不到好处。

    风乙墨冷哼道:“还能怎样,要你的命!”说话间,强大神识完全掌控了阵杵,天罡阴风阵完全被激发,阴风中现出一道道灰色的风刃,密密麻麻的冲宋车飞去。原来风乙墨刚刚接触天罡阴风阵,并不十分熟悉,因此才跟邋遢修士宋车斗嘴,争取时间,如今已经完全掌控了大阵,这才对宋车动起手来。

    宋车又惊又怒,连忙祭出一面椭圆形盾牌,那灰色风刃噼噼啪啪的落在盾牌之上,竟然被尽数挡下了,竟然是一面上品灵器。风乙墨暗叹了一口气,如果自己是筑基期修为,天罡阴风阵又是另外一种威力,如今只能威胁到阵中的宋车,却无法伤到此人。

    “必须得另外想办法,尽快除了此人才好!”风乙墨心中焦急,一边催动大阵,以风刃攻击宋车,一边寻找办法,不能让此人逃脱大阵,不然风家数百人尽数都得死在此人手中!

    为今之计,只能用那诡异的锈刀了。

    天罡阴风阵阴风有阻隔神识的功效,他可以通过阵杵清楚的看到阵中的宋车,宋车却无法看到他,于是风乙墨悄然取出锈刀,分出一缕神识,操控着锈刀一点点靠近宋车而去。

    位于一道道风刃中的宋车心中十分憋屈,他能感受到灰色风刃中蕴含了阵阵阴寒之气,一身本事只能防御,如果不是手中的上品防御盾牌,恐怕已经伤到风刃之下了。如果没有此阵,他早就冲杀出去了。

    正在思量如何破阵,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从背后袭来,他连忙转身,一把长满铁锈的长刀出现在眼前,他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了,等看清楚真的是一把锈迹斑斑的钢刀,顿时笑了起来:“哈哈哈,道友莫非穷困潦倒到如此地步了?没有灵器,在下赠送一把便是,你我二人权当交个朋友如何?”

    然而,回答他的是急速的刀风,那锈刀居然嗖的加快,直奔他前胸扎来。

    宋车冷笑一声,举起手中的盾牌迎向锈刀,他要一下子击碎锈刀,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

    可是,下一刻,他的眼睛瞪圆了,因为锈刀竟然穿透了手中的盾牌,并且刺入了他的胸口之中!

    “这、这怎么可能?”宋车脑袋一片空白,自己的盾牌可是上品防御盾灵器,哪怕对方同样是上品灵器也不能一下子击穿啊,他惶恐的抬头张望,忽然感觉浑身的生机向锈刀涌去,好像魂魄、血肉被吸入里面,瞬间就失去了知觉。

    风乙墨神识一卷,收回锈刀,忽然发现锈刀上的锈斑少了一块,之前他虽然没有太在意锈刀的样子,可是锈刀上的锈斑数量他还是知道的,一共有二百三十一处锈斑,如今,再杀死宋车这一名筑基后期修士后,锈斑竟然少了一处,难道要再杀死二百三十一人,锈刀才能露出本来的面目?

    他打了一个冷战,连忙收起锈刀,他感觉锈刀好似是一个活的生命体,可以吞噬修士的生机,而不是一件武器。

    神识再次卷动,那盾牌和宋车腰间的储物袋立刻飞回来,风乙墨十分坦然的收起,然后这才撤掉天罡阴风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