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神农手札
    “金光炉”,当风乙墨炼化了手中的金光闪闪的炼丹炉,一个比较俗气的名字出现在脑海,果然名副其实啊。

    收起金光炉,风乙墨并没有扔掉灰色三足炼丹炉,而是继续整理玉简,既然宋车是一名炼丹师,自然拥有一些炼丹典籍和丹方,这都是他迫切需要的东西。

    玉简有四十多枚,终于,让他发现了一个墨绿色的玉简,神识印上去,脑海出现四个字:神农手札!

    风乙墨心中一惊,转而大喜过望,“竟然是神农氏的手札,怎么可能?神农氏不是已经在万余年前绝迹了吗?”他又认真的看了一遍,果然没有错,就是神农手札!

    神农氏,在上古时期是赫赫有名的种族,以炼丹、种植灵药而闻名遐迩,各种珍稀灵药只有到了神农氏手中,没有活不了的,而且再难炼制的灵丹他们都能炼制出来,可惜的是神农氏一族全心全意铺在炼丹、灵药之上,没有大能镇守,后来被其他几个觊觎炼丹术和种植术的种族联手灭了,消失在茫茫历史长河之中,传说最后一名神农氏是在一万一千年前昙花一现,就再也不曾出现过,如今,风乙墨手中却出现了神农手札,他怎么不欣喜若狂呢。

    猥琐散修宋车怎么会有神农手札?只有两个可能,一,他机缘强大,在某处获得了这枚玉简,二,他本身是神农氏的后人!

    风乙墨没有时间思考是哪一个原因,连忙心无旁骛的研读起来。

    一个时辰后,风乙墨满脸欢喜的放下玉简,小心翼翼的收入储物袋中,一个时辰,他仅仅读取了百分之一的内容,不是他不想读了,而是后面内容因为修为限制的原因,看不到了。

    哪怕是百分之一,里面也列举出数百种灵药的特性、特征、年份药效、种植方法等信息,还有许多丹方,让风乙墨感觉可惜的是所列举的灵药都是三级以下的,想用看更高级的内容,需要把修为提升上来才行。

    这个神农手札可是一件至宝了!

    风乙墨正待继续清理,忽然药田外面防御大阵距离震动起来,他连忙把所有物品全都收起,冲出小楼,赫然发现上百头野兽正在冲击大阵。

    药田内除了他、风心平,就只有风岐山祖孙两个,还有就是三十多个木偶。田里的灵药被收割了八成,风乙墨来不及细想野兽为何要冲击大阵,凌空飞起,袖袍横扫,被木偶收割完的灵药立即飞入他的储物袋内,也不管水分流失的问题了。

    “表少爷,你们快走,好像不对劲!”站在田埂上正在指挥木偶收割灵药的风岐山大喊道。

    风乙墨停止了动作,凝神望去,数头体型庞大的妖兽出现在防御大阵外,一头长着独角的恶狼,一头高三丈的猛虎,一头獠牙外翻的浑身散发火焰的野猪,还有一头身上好像布满铠甲的铁背犀牛,四头一级妖兽齐齐发力,那防御大阵啵的一声破碎,无数野兽冲了进来,肆意践踏药田,那些正在收割灵药的木偶顿时支离破碎,变成零件。

    风乙墨大吼一声,再也顾不上藏拙,赤月剑带着一溜红光,扫过几头奔向狗娃的野兽,把它们拦腰斩成两截,然后对着风心平、风岐山吼道:“快过来!”

    风心平早已吓傻了,连忙飞奔而来,风岐山腿脚不利索,跑了几步,脚下一滑跌倒在地,一头猛虎扑到他身边,低头向他肩膀咬去。

    风岐山即便是练气二层修为,也不是区区野兽能够伤到的,只见他右手在地面上一撑,整个人飘出丈许,躲开了猛虎的啃咬,左手一挥,一道剑光飞出,那猛虎的脑袋就飞到半空之中,身手竟然不弱的样子。

    “好!”风乙墨叫了一声好,手指连连虚点,赤月剑化为一道红色的匹练,在周围环绕,所过之处,野兽纷纷倒毙,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土地,血腥气息弥漫,风心平跟狗娃瑟瑟发抖,紧紧贴在风乙墨身后,连看都不敢看了。

    风心平虽然有练气三层修为,可是他一直担任书童,哪里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手脚冰冷,脑袋一片空白,连最基本的防御都做不到。

    “风心平,拿出你的武器,保护狗娃!”风乙墨沉声喝道,让风心平打了一个冷战,茫然的看向风乙墨,道:“表少爷,我、我没有武器!”

    风乙墨二话不说,取出一把下品灵器抛给风心平,然后直奔风岐山而去,因为他看到独角恶狼已经向风岐山冲去了。

    “岐山叔,小心!”风乙墨大吼一声,纵身飞起,手中的赤月剑划过一道弧线,向独角恶狼脑袋斩去。

    独角恶狼似乎觉察到危险,浑身长约五寸的长毛根根竖起,脑袋上独角居然射出一道雷弧,把赤月剑轰飞了出去,它爪子已然抓在风岐山的后背上,噗嗤一声,风岐山的后背被抓下一大块血肉,半边身子骨头粉碎,露出一颗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来。

    “畜牲!”风乙墨肝胆俱裂,双目圆睁,一声大喝,手中赤月剑猛然加速,劈在独角恶狼又探出的爪子之上,带走一片血雾,那独角恶狼嚎叫着退了回去,风乙墨连忙搀扶起风岐山,却见风岐山脸上毫无血色,气若游丝,重伤昏迷。

    他连忙取出一颗生血丹给风岐山服下,风岐山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风乙墨,哆嗦着手扯下腰间的储物袋:“表、表少爷,老奴一辈子、子伺候灵药,没有什么积蓄,只有偶然得到的一枚玉简,里面、里面记录了一些傀儡之术,希望以此换取狗娃活命的机会,希望、希望表少爷能够应承下来,帮老奴照顾狗娃!”

    风乙墨眼含热泪,伸手接过储物袋,点头道:“岐山叔,您放心,只有我风乙墨活着,就不会让狗娃受到任何伤害!他如果想要修仙,我亲自传授他功法,他如果不想走修仙一途,我安排他成为富家一方的员外,一生衣食无忧!”

    听了风乙墨的话,风岐山了了心愿,笑着闭上了眼睛。

    “表少爷,救命!”另外一边风心平大声呼喊起来,风乙墨扭头看去,受伤的独角恶狼目露凶光,向风心平、狗娃二人扑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