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玄天秘境
    风心平夹在众弟子之中,眼含热泪,一手抱着狗娃,一手挥动刚刚炼化的下品飞剑,一剑把一头凶狼劈成两半,有心想要帮助少爷,可是自己修为低下,就算去了也帮不上忙,反而成了累赘,他只有把全部的怒火发泄在四周的野兽身上了。

    “心平,不要恋战,快走!”风善全大喝道,让风心平惊醒过来,连忙跟上了众人。

    风乙墨在抛出各种攻击符箓后,就立即取出三颗益气丹扔进嘴里,快速行功,同时双手各自握住一块中品灵石,以补充消耗的灵力,速度居然快的惊人,超过了铁背犀牛等妖兽的速度,跟黑山铁臂猿几乎相当,风驰电掣的掠向远处。

    风移术被风乙墨施展到极致,一晃就是五六丈距离,可是他还必须控制速度,不能让五头一级妖兽掉队,如果它们失去自己这个目标,必然会折返回枫叶镇,风善全他们就会有危险,因此一发现一级妖兽有减慢速度的迹象,他就使用攻击符箓攻击它,引得妖兽们纷纷怒吼着追来。

    黑山铁臂猿仰天长啸,自己堂堂三级妖兽竟然被一个练气期小修士戏耍,哪里会心甘?长长的手臂一挥,扯断一棵直径两尺的大树,向风乙墨后背掷去,快如闪电,激烈的摩擦竟然让茂盛的大树燃烧起来,变成火球轰响风乙墨。

    风乙墨大惊失色,连忙一提气,向高空掠去,然而那火球好像长了眼睛一样,跟着向上飞来,吓的他魂飞魄散,一咬牙,吴钩飞出,径直撞向火球,在两者相撞瞬间,心头默念,神识引动:“爆!”

    轰!一声巨响,吴钩自爆,把那火球轰碎,解了一场危及,不敢继续耽搁,全力向前飞去。

    此时,已经离开枫叶镇有百里之遥,三级神行符的作用渐渐减弱,饶是他肉身强悍,也是双腿酸痛,却休息不得,他神识一卷,取出两张一级神行符,贴在双腿之上,继续狂奔。

    身后六头妖兽,一前五后,卷起漫天的尘土,好像五道龙卷风紧追不舍。

    “善全表哥,我能做到的就只有这些了,希望你们平安!”风乙墨心头默默祈祷,不再刻意引诱妖兽们,能活着逃离它们的追杀才是重中之重!

    风善全带领一百六十三名风家弟子挑选人烟稀少的地方疾驰,倒也安全了不少,因为妖兽、野兽对人类密集的居住地发起攻击,密林、荒山等地反而安全了许多,有惊无险的跑出二百多里,一个个累的呼哧带喘,特别是几个女修,更是香汗淋漓,面色惨白,惊吓、劳累齐齐涌上,几乎迈不动步子了。

    在出发前,风善全就给爷爷发了一份飞剑传书,说明情况,要求接应,不然以他们一群练气期修士,不远万里的前往天外峰,简直是痴人说梦。

    见众人都十分疲惫,风善全挥手示意众人就地休息,他则是站在外围警戒,遥遥望着已经不见踪影的枫叶镇方向,呆呆出神,也不知道乙墨表弟如何了,是不是从那几头妖兽手下逃脱了,希望他平安无事。

    休息半个时辰,风善全立即让众人再一次启程,赶往天外峰。

    狂奔了小半日,风乙墨气喘如牛,两瓶益气丹被消耗掉,六块中品灵石变成粉末,丹田内刚刚形成的灵海枯竭,接近崩溃的边缘,不知道奔了多少里路,身后六头妖兽只剩下那头三级妖兽黑山铁臂猿如同附骨之蛆般紧追不舍,让他苦不堪言。在这样下去,不用被那妖兽杀死就已经累死了。

    神行符剩下最后两张,全都贴在双腿之上,两条腿因为长时间狂奔,肿胀痛楚,出现一道道血痕,在其身后留下一串血珠。

    身后的黑山铁背猿嗅到空气中的血腥气息,兽性大发,速度竟然又提升了一些,一颗颗大树被它拦腰冲撞而断,从半空望下去,好似一条粗大的烟龙卷土而来一般。

    风乙墨心中大骇,连忙提提起最后一丝灵力,加快速度向前狂奔。正飞奔之际,忽见路边躺着一个少女。少女的一身白裙已经尽数被鲜红的血液染红,一条右腿,鲜血淋淋,血流不止,他连忙收住身形,没有丝毫犹豫,抱起少女向前奔去,如果把这个少女留下,后面紧追而来的黑山铁臂猿,定然会把她碾压致死,他不能见死不救。

    因为匆忙的抱起少女,他并没有发觉丹田内一直沉睡的噬灵蚕,倏的睁开了眼睛,如临大敌般紧张起来,过了半晌才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继续沉睡。他也没有发现后面紧追不舍的黑山铁臂猿,速度竟然大为减慢,惊恐莫名的看向他的背影,似乎遇到了让他十分敬畏的东西,竟然不敢再继续追击,转而掉头狂奔而去,速度竟然比刚才来的时候还要快上几分。

    风乙墨又飞奔了十几里路,实在坚持不住了,意外发现身后没有了追兵,连忙把少女放下,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如果再被紧追几里路,他定然会力竭而亡的。

    这里还不安全,他缓了片刻,立即取出几颗丹药,看都不看塞入嘴里,也顾不上丹毒的影响,直接炼化药力。那少女,依旧昏睡不醒,腿上鲜血不止,看来伤得不轻啊。

    有了一些力气,风乙墨把少女抱到一条溪边,撩起裙角帮她清洗伤口,看到一条晶莹圆润的腿上,尽是一道道伤口,好像是被千刀万剐一样,有几道伤口深可见骨,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这少女到底是被谁伤得如此之重,连忙取出一些止血的灵药,碾碎了,洒在伤口之上。

    可是让他十分惊讶的是那伤口竟然无法止血,汩汩的鲜血把灵药粉末都冲开了。若是继续下去,少女必然会血液流干而亡。他急得团团转,又不知道用什么好,在储物袋里一阵翻找,发现的那张兽皮,连忙取出,把兽皮卷在少女受伤的腿上,又撕下自己一片衣角,缠裹在兽皮之上,绑好,背起少女继续向前赶路。

    兽皮很快被鲜血浸润湿透,居然浮现出几行文字:玄天秘境,天下第一境,天材地宝数不胜数,时间悠转,以一当十!

    最为奇怪的是连止血灵药都无法止住的血流竟然在兽皮的包裹下慢慢的止住了血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