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神密兽皮
    风乙墨一直跑出十余里才停下,心有余悸,后怕不已,他放下白艳霜,喘了一口粗气,道:“刚才凶险至极,那一头妖兽是我所见过最厉害的妖兽,本以为咱们两个都要葬身于它的腹中了,谁知它竟然逃了,真奇怪。”

    白艳霜默不作声,只是抚摸着右腿,这些天,她的伤势好了许多,忽然看到那一张包裹小腿的兽皮,眼睛一亮,生怕风乙墨瞧见,连忙拽了拽裙角,挡住了兽皮,轻声问道:“还有多久才能到天外峰?”

    风乙墨拿出一份地图玉简,又看了看四周的环境,道:“至少还有五千多里的路程,到了天外峰,你的伤应该能够好利索了。”

    白艳霜嗯了一声,“这些天多亏你背着奴家,谢谢!”

    “不用客气,救死扶伤乃是我修仙一辈应该做的事情,白姑娘不用放在心上。”

    风乙墨说道,从储物袋里取出几枚野果递给白艳霜,这些天,他一路行来,除了猎狩野兔山鸡外,就是采摘野果果腹,两个人倒也没有饿着。山林中清澈的山泉到处都是,他盛了一些放入储物袋内,并不缺水。

    唯一麻烦的就是白艳霜大小解,因为她的右腿受伤,每一次都需要风乙墨搀扶着进行,羞的白艳霜满脸通红,却又无可奈何。风乙墨也是颇感尴尬,哪怕是闭着眼睛,耳中也能传来哗哗的水声,让他躁动不已,只盼着白艳霜伤好,快些结束这样尴尬的情形。

    现场又是一阵沉默,白艳霜吃了两个野果,瘸着一条腿站起,向旁边林中一瘸一拐的走去。

    风乙墨连忙上去搀扶住她冰冷的手,道:“白姑娘这是要做什么?”

    白艳霜脸上现出红润,低声道:“奴家要、要小解!”

    “那我陪姑娘你去!”风乙墨十分自然的接口道。

    白艳霜的脸更红了,道:“这一次就不烦劳相公了,奴家自己一个人就可以。”

    风乙墨一呆,松开了手,望着白艳霜蹒跚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似乎还有些不习惯了。

    过了片刻,白艳霜一瘸一拐的走回来,道:“风相公,咱们走吧。”

    数天后,风乙墨背着白艳霜出现在一个镇子,终于看到了人烟。这是他们看到第七个城镇,却是唯一一个有人的镇子,其他城镇都是哀鸿遍地,满目疮痍,尸体横陈,到处都是被妖兽、野兽啃食的人类尸体,同时也看到了修士跟妖兽的尸体,说明到了人类跟妖兽交战的区域,因为修士的存在,凡人才能在妖兽嘴下得以生还。

    童阳镇,就是眼前镇子的名称,里面虽然有人,却不是很多,街道上人影罕至,看到的也都是行色匆匆之辈。

    两个人一直走到镇子中心位置,才发现了一个营业的酒楼,里面食客稀少,只有六七个人,店小二百无聊赖,看到风乙墨二人连忙迎上来:“客官,需要吃点什么?”

    这些天,风乙墨跟白艳霜风餐露宿,吃没吃好,睡没睡好,担惊受怕,便道:“只要是好吃的,统统端上来吧。”

    店小二一愣,露出怀疑的神色,“客官,你可知道小店的酒菜的价格?”

    风乙墨一怔,他身上有数千两银子,还吃不起一顿饭吗,还是耐着性子问道:“请小二哥说一说。”

    “小店内现在只收灵石,不收银两,如果客官您没有灵石,还请到别处去吧。”

    风乙墨恍然大悟,能够在乱世中在人类修士跟妖兽交战区域开设酒楼,自然是有些背景的,说不定就是某个修士开的,因此只收灵石也就不作为奇了。

    “好,没有问题,灵石不是问题,可是你们店的酒菜要可口才行,不然我可是不会给钱的!”风乙墨说着,从怀里取出两块下品灵石放在桌子上,店小二一看,笑逐颜开,立刻去安排酒菜去了。

    旁边正在吃饭的几个人纷纷把目光投向风乙墨,脸上露出贪婪之色,随手就能拿出两块灵石,说明这两个年轻人身上还有。他们观看风乙墨、白艳霜根本不像是修士,顿时起了歹意。

    风乙墨的藏魂术已经有所成,把魂力隐匿起来,看上去就是凡人一个,而白艳霜弱不经风,头上带着面纱,遮住了绝世容颜,这还是风乙墨出的主意,不然以白艳霜惊艳的相貌,定然会引起不轨之人的觊觎之意,因此二人无论从哪人看去都是寻常之人。

    很快,店小二端上四个热菜,四个冷菜,一壶酒,看上去倒也色香味俱全。风乙墨先给白艳霜倒了一杯酒,推到她面前,道:“白姑娘,请喝一杯酒暖暖身子。”他一直感觉白艳霜身体发冷,因此想到酒能驱寒,给倒了一杯。

    白艳霜点点头,左手掀开纱巾,白皙无骨的右手端起酒杯送到唇边,喝了一小口。围看的几人见她下巴圆润、晶莹,光滑无瑕,脖颈纤细白皙,惊叹起来,好一个天生尤物,不由的又起了色心,蠢蠢欲动。

    风乙墨自当没有发现几人的异常,大吃特吃,不时的给白艳霜夹菜,两个人吃饱喝足,唤来小二结账。

    “两位客官,一共是灵石一块!”店小二一礼道。

    风乙墨吓了一跳,区区八个菜竟然需要一块灵石,这也太贵了吧。放在平时,一块灵石能够卖出五千两银子,岂不是一顿饭就吃掉了五千两?

    店小二看到风乙墨吃惊的神情,撇撇嘴,道:“客官,请付账,一块灵石!”

    风乙墨没有做任何争执,挑出一块灵石递给小二,搀扶着白艳霜离开了酒楼。如今,白艳霜的伤好了七七八八,已经能够独立行走,只不过还不太顺畅罢了。

    见他们二人离开,六七个食客起身结账,跟了出去,并没有当街抢夺,而是远远的跟着二人。

    风乙墨心中冷哼,果然还有不开眼的家伙,在酒楼吃了亏,正不知如何发泄,几个倒霉蛋上来倒是给自己机会,等他们上来,看自己如何拾掇!

    他扶着白艳霜走了里许,来到一间悬挂着“好客居”牌匾的客栈,要了两间上房,并安排小二给白姑娘弄一桶热水,好让她洗洗、泡泡,缓解疲乏。

    白艳霜感激的向他点头,缓缓进入了房间,很快,店小二就让两个佣人抬着一个木桶来到房间内,又提来几桶热水,哗哗的倒满,便离开了。

    风乙墨守在门外,听到里面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声音,接着是入水之声,然后传出一个哗啦哗啦沐浴之声,他眼前不禁出现美人入浴的情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