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奇怪的白艳霜
    风乙墨放下筷子,诧异的看向白艳霜,她为什么对天外峰如此关心?

    “我打算先去找我外公,然后再去天外峰看看。白姑娘有什么计划?这里可有你有亲人?”风乙墨问道。

    “风相公,你能不能先带我去一趟天外峰?奴家孤苦伶仃一个人,无依无靠,在这陌生的地方,就只认识你一人,因此只能依赖风相公你了。”白艳霜说的楚楚可怜,让人不忍心拒绝。

    风乙墨耳中听到白艳霜几近哀求的声音,于心不忍,想都不想点头道:“好,我就先送白姑娘你去天外峰,然后再去寻找外公。”

    等话一出口,却愣住了,自己怎么就答应了她呢,而且她一个凡人,却对险峻异常的天外峰表现出极大的兴趣,颇让风乙墨诧异,却又无法开口询问。

    两个人不再说话,结了帐,各自回到房间,风乙墨盘膝打坐,双手各自握着一枚中品灵石,开始修炼。

    这里是人类修士大本营,修士遍地,到处都有修炼的修士,再也不用藏着掖着,以他练气七层修为,一砖头下去能打倒六七个,谁都不会放在眼中。

    玄阴宗虽然要求个大修真国、修真宗门、世家筑基以上修士前来天外峰共同抵御兽潮,然而更多的练气期散修却知道这是难得的机会,一来有可能碰到死去妖兽尸体、无主的法宝,发一笔横财,更有的想要借机接近各大宗门,说不定就会入了某位老祖的法眼,收为徒弟,从此平步青云。因此各地的散修冒险前往到天外峰附近寻找各种机缘,此刻,天外峰四周十大战区汇集了玄阴宗超级修真国五成散修!

    因为服用了血力果,加上灵力不断的被噬灵蚕所吸收,冲刷经脉,此外,九天罡风诀的炼体效果,让风乙墨经脉比寻常修士拓宽了许多,因此他修炼起来,吸收灵气的速度要快上许多,几乎跟筑基后期修士相当。

    两个时辰,两块中品灵石内蕴含的灵力便被他吸收一空,接着拿出另外两块,疯狂的修炼。

    第二日一大早,白艳霜竟然主动敲响风乙墨的房门,似乎迫不及待的把他叫出来,两个人简单吃来早餐,匆匆向天外峰的方向走去。

    越是靠近天外峰,风乙墨越觉的在那里见过这座巍峨的山峰,半天时间,两个人才赶到山脚下。

    此时的天外峰被玄阴宗、商道联盟、黑木崖三个超级修真国所统治,峰上修为最低的都是筑基后期修士,金丹初期修为最多充当巡逻队长罢了。

    而且天外峰下面早已经封锁,寻常人、妖兽根本无法靠近。风乙墨二人来到山峰脚下,就被拦住了,一名头发花白的金丹修士喝问道:“你们二人是谁,为何来天外峰?”

    风乙墨拿出玄阴宗执事赠与的白色令牌,朗声道:“晚辈奉命而来!”

    那巡逻队长接过令牌,认出是玄阴宗首席执事鲁光录的私人令牌,连忙放行。鲁光录已经是金丹圆满境界,就差一步就可以晋级为元婴老祖,在整个玄阴宗威望极高,他的私人令牌很少赠与他人,为什么少年能够持有呢?

    来到天外峰近前,更加感受到天外峰的险峻,一面是光滑如镜的悬崖峭壁,只有在另外一面才是一条被人工凿出的石阶,石阶陡峭,一直延伸到天外峰的中间部位,再往上就没有了。

    在峰底,抬头仰望,距离地面大约有3000丈的左右的位置,是一座座矗立在天外峰半山腰楼阁,好像悬在半空一般。那里,就是整个抗击妖兽联盟总部所在,玄阴宗,黑木崖,商道联盟等三大超级修真国的元婴老祖都在那里,指挥着各处地方的战斗。

    从从下而上,仰望天外峰,风乙墨感觉天外峰就好像是一把倒竖在地面上的利剑一样,凶险无比。风乙墨刚要迈步前行,白艳霜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把一只冰冷的左手塞入他的右手之中,耳边传来白艳霜低低的声音:“风相公,麻烦你拖着我上去吧。”

    握的柔软无骨的冰凉小手,风乙墨心头一颤,毫不犹豫的拉起白艳霜,向石阶攀登而上。

    行进了一千多丈,风乙墨忽然发现身后的白艳霜竟然气不喘,脸不红,气定神闲,行走的十分轻便,心头不由得诧异,她不是一个弱女子吗?怎么这般攀爬台阶,竟然也不感觉累了?

    正要开口询问,白艳霜忽的一拉他的手,舍弃了台阶,向另外一个满是荆棘和岩石的地方走去,这边根本没有路,尽是陡峭的崖壁。看到四周的崖壁,风乙墨脑海灵光闪过,终于记起在什么地方看到熟悉的山峰了。

    就是那一张在枇杷县得到的不知名兽皮,上面所绘制的图案就是脚下的天外峰!

    那兽皮原本被他当成了白艳霜受伤右腿的包扎物,便连忙向白艳霜问道:“白姑娘,当初裹在你右腿上的那一张兽皮呢?”

    白燕霜头也不回,在前面领路,道:“很久没看到了,或许在路上丢了吧。怎么?那兽皮你还有用?”

    风乙墨有些失望。他依稀记得兽皮上是一份地图,位置就是这座天外峰的峰顶,上面还绘制了一个菱形的图案,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如今没有了兽皮,他根本不知道地图的作用了,只能暗道可惜。

    “白姑娘,你为何舍了台阶,从这里走呢?这里根本没有路啊。”前方越来越难走,几乎无路可走,风乙墨百思不得其解,向白艳霜问道。

    白艳霜抬手指了指上面的台阶,风乙墨抬头看去,只见台阶上走下来几个修士,领头的一人飘飘欲仙,浑身散发强大的威压,他竟然无法看透那人的修为,心中骇然,难道是元婴老祖?

    就算此人是元婴老祖,也没有必要躲避啊,风乙墨感觉白艳霜的手冰凉,用力拖拽着自己,向无路可走的山石攀岩而上,动作竟然十分的矫捷,哪怕是在陡峭的地方,她也是用左手拉着自己,而不松手。

    元婴修士神情凝重,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并没有发现石阶外的两个人,径直带领一行人下山去了。

    距离天外峰五百里之外有一条宽阔的水流湍急的澜沧江,在江的两岸,北面是人类修士,共有万余人,修为最低的都是筑基期,足有七千多人,为首是三位长发须髯的老者,足不点地,漂浮在半空,神色异常的凝重,正是玄阴宗、黑木崖、商道联盟的三位元婴长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