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驯化蝎子
    想到此,风乙墨左手掐诀,施展出风困囚笼之术,只见凭空出现一股狂风,搅动地面上的黄沙,形成一条手臂粗细的沙索,向巨大蝎子席卷而去,几下子就把一条丈许长的尾钩缠的严严实实,而沙索另外一头被风乙墨牵扯在手中,用力一带,急刺的尾钩微微停顿,赤月剑已然划出一道红光,来到巨大蝎子头顶之上,斩了下去。

    眼看赤月剑就要落下,巨大蝎子突然张开丑陋的嘴巴,一个碗口大的火球飞出,把赤月剑轰飞,让风乙墨吃了一惊。眼前巨大蝎子明明不是妖兽,怎么会妖术?

    然而蝎子在喷出火球后,气息萎靡,连挣扎的尾钩都软了下来,赤月剑一下子就斩掉了它的脑袋,庞大身体抽搐几下便一动不动了。

    蝎子的血是绿色的,喷溅到沙土中,顿时化为绿色的雾气,风乙墨生怕那雾气有毒,连忙拉着白艳霜退出数丈,等绿雾尽数消散,这才上前。

    “白姑娘,今天有肉食可吃了!”风乙墨看到巨蝎尸体,高兴起来,蝎子一条腿都有手臂粗细,特别是长长的尾钩,有小腿粗细,一节节的,里面的虫肉必然肥美。

    想到此,他手一挥,赤月剑把巨蝎六条腿和尾钩全都劈落下来,祭出一张火符,现场炙烤起来。风善全给他的储物袋里有许多符箓,火符自然最多,想必是风袭人炼丹时候用的。

    白艳霜一直默默的看着风乙墨的动作,心中甚是甜蜜,眼前少年年纪不大,十分体贴关心人。

    很快,蝎腿和尾巴就传出阵阵香味,竟然香气扑鼻,让人食指大动。风乙墨用一把下品灵器飞剑切开蝎腿外壳,露出里面热气腾腾的白嫩虫肉,递给白艳霜,白艳霜伸手接过,抿嘴咬了一口,竟然香嫩异常,甚是好吃,不由的大吃了几口,见风乙墨眼巴巴的盯着自己,噗嗤一笑,笑靥如花,“风郎,你也吃啊。”

    风乙墨见白艳霜非常喜欢吃,心中大喜,连忙也拿起一条腿,啃食起来,连叫好吃。

    两个人风卷残云的吃了个干干净净,只不过风乙墨吃了两条腿就饱了,其余的都被白艳霜一个人吃了,食量惊人。

    尾钩顶端的黑色钩子被风乙墨收起,这东西能够对抗赤月剑而不落败,非同一般,以炼器手法能够打造一件上品灵器,威力应该不会弱。

    他提着赤月剑,围着蝎子尸体转了一圈,把能给切割下来的部分全都卸下,装入储物袋中,下一次烤着给白艳霜吃。

    两个人继续前行,一日后,又遇到了一只巨蝎,风乙墨大喜,双手施展风困囚笼术,用黄沙把蝎子缠裹的严严实实,赤月剑斩杀后,只收集腿和尾钩,其他部分都扔了。事实证明,只有腿、尾钩的肉好吃,其他部位尽是粗大的纤维,难以撕咬、下咽。

    一连十天,几乎每一天都能遇到一只巨蝎,吃的不用愁,可是沙漠依旧看不到边,更别说寻宝了。两个都怀疑是不是来错地方,这里不是玄天秘境。

    这一天傍晚,两个人刚准备休息,远处又飞起一道沙线,风乙墨准备就绪,就等猎物上钩,忽然发现那沙线比往日的高大许多,连忙神识一扫,骇然发现竟然是一头三丈大小的超大蝎子,一双眼睛竟然散发骇人的绿芒,不由的吃了一惊,不等蝎子靠近,双手掐诀,风困囚笼术全力施展,面前狂风大作,出现一条三尺粗细的沙索,高六七丈,好像龙卷风席卷地面一样,迎着飞奔而来的超大蝎子飞去,那蝎子直接被沙索从沙土中卷入半空,五花大绑的困在沙索之中,动弹不得。

    这些天,他一直不停的使用风困囚笼术,已经十分顺手,如火纯青,绑缚蝎子显得十分轻松。

    就在赤月剑即将斩落超大蝎子脑袋的时候,身后的白艳霜突然道:“风郎,且住,你何不驯化了此虫,充当你我二人的脚力?”

    风乙墨一愣,这倒是好主意,可是他不懂驯化之术,正犹豫间,白艳霜樱唇微启,吐露一串晦涩的文字,他连忙细心倾听,果然是一段驯化术,连忙依法默念,几遍之后立即施展出去。

    这是一种名为“驯虫术”的驯化术,极其简单扼要,因为虫子没有大脑,行事全凭本能,不过在它们体内却又一种类似魂魄的物质,被称为伪魄,遍布全身,操控虫子的行动。这法术就是凝聚伪魄并唤出,从而在上面留下神识印记,这样一来,虫子就能听从施法人的命令了。

    很快,超大蝎子周身散出一片绿色的雾气,雾气慢慢凝聚,形成一只巴掌大小的蝎子,风乙墨明白,那就是这只蝎子的伪魄,连忙神识印了上去,顿时,心神之中跟蝎子有了一丝联系,只要自己一个念头,蝎子就会死去。

    他停止施法,伪魄嘭的散开,重新化为绿色雾气,钻入蝎子身体内,蝎子此时变成了温顺的绵羊,来到他身前,两只前鳌人性化的碰触他,有讨好之意。

    这只蝎子外壳黑红,黑色中有许多红色斑点,还没有彻底变成黑色。之前遇到的蝎子都是红色的,说明它超过之前的蝎子,却还没有达到另外一个级别,成为黑色蝎子。

    风乙墨伸手搀扶白艳霜,示意蝎子低头,把一只前鳌当成踏板,登上蝎子宽厚的脊背,等两人坐好,蝎子平稳的向前飞奔,速度快了许多,而且丝毫没有颠簸之感。

    速度又快又省力气,风乙墨心情大好,忍不住仰头大笑起来,多日来被一片漫无边际的黄沙弄得十分烦闷心情一扫而空,充满了豪情。

    白艳霜含笑不语,感觉风乙墨变成了一个活泼的大孩子,眼中冰寒尽去,充满柔情,然而她似乎想起什么,脸上一下子变的惨白无血,一直晶莹剔透的手捂住了心脏,痛彻心扉。

    风乙墨觉察到白艳霜的异常,连忙关切的问道:“白姑娘,你怎么了?”

    白艳霜柳眉紧蹙,有气无力道:“没事,老毛病了。既然这蝎子可以驮着咱们前行,风郎就抓紧时间修炼吧,你的修为太低了。秘境中一只不入流的蝎子就斗了半天,如果遇到其他妖兽,岂不是有生命危险?任何时候,必须要以实力说话!”

    风乙墨被她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青,羞愧难当,虽然他对白艳霜越发好奇,可也无法开口询问,只能盘坐在巨蝎背上开始修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