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冲出沙漠
    风乙墨抱着白艳霜飞身上了红与黑的后背,命令红与黑向前行进。

    可是红与黑还没有吃光黑色蝎子的尸体,恋恋不舍,风乙墨催促了几次,它忽然把尾钩刺中黑蝎子脑袋中,用尾巴拖着半截尸体,飞快的爬行前进。

    风乙墨不理会红与黑,只是紧张白艳霜,沙漠中夜晚寒冷,每到晚上,白艳霜就浑身发抖,她身体内的至寒气息就会发作,风乙墨不得不运转阴阳诀吸收那寒气,不仅他痛苦万分,白艳霜更是宛如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瑟瑟发抖,苦不堪言。风乙墨看在眼中,疼在心上。

    两个人生死与共,白艳霜款款深情,他怎会不了解,因此在生死与共之后,二人心意相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变成黑色蝎子的红与黑速度快了倍许,十天后,终于出了沙漠,风乙墨看到了一片绿洲,而白艳霜已经不再昏昏沉沉的了,可以跟他说话聊天,只有到了晚上才昏睡过去。

    十天时间,风乙墨发现自己的修为居然进入了练气十一层,却没有任何筑基的迹象,让他十分费解。

    寻常修士在练气期十层圆满,就可以筑基了,他不断的修炼,却感受不到那筑基的屏障,自然无法破障筑基了。

    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人传授他经验,现象跟前世的不一样,一切都是未知的,心中难免焦急起来。

    唯一高兴的事情就是走出了讨厌的沙漠,不用一直吃蝎肉,哪怕是再美味的食物,一直吃了一个多月,看到也会腻的。最舍不得沙漠的还是红与黑,这十天时间,它又吃了数只红色蝎子,两只黑色蝎子,身上的银色斑点更多了,气息庞大起来,根据风乙墨的推测,红与黑现在应该属于一级妖虫级别了。

    别看眼中出现了绿洲,可是红与黑还是飞奔了半个时辰才到达。

    这里不过只有百丈方圆,寥寥十几棵半死不活的大树,中间位置是一个水塘,一群野鹿在喝水,见到风乙墨他们也不害怕,依旧低头饮水。

    风乙墨看到野鹿,顿时欣喜,手指一点,赤月剑疾驰而出,唰的斩掉了一头野鹿的脑袋,其他野鹿这才惊慌的逃向远方。

    野鹿滚烫的鲜血从脖颈喷出,没等落地,就被风乙墨伸手一引,化为一道血流,飞到面前,他小心的让白艳霜仰头,热血落如她的嘴里。

    “艳霜,鹿血大补,对你的身体有好处,你忍着点,多喝一些!”风乙墨柔声安慰道。

    白艳霜咕咚咕咚喝了十几口,脸色有了一些红润,风乙墨这才挥开鲜血,让红与黑把野鹿尸体拖拽过来,一剑劈开,挑出还有温热的鹿心,弄来一些干柴,燃起篝火,烤了起来。

    很快,肉香四溢,白艳霜睁开眼睛,露出渴望的神情,风乙墨笑吟吟的递给她,今天白艳霜气色好许多,口味大开,竟然把一只鹿心全都吃了,让风乙墨非常高兴。

    他吃了一块烤熟的鹿肉,其他部分都让红与黑吃了。红与黑似乎除了蝎子同类,没有吃过其他的东西,开始时候非常不情愿,可是吃到后来,竟然止不住了,二百多斤重的野鹿全都被它吃了,还意尤未尽,自己跑去猎杀野鹿去了。

    夜晚又到了,风乙墨把白艳霜抱在怀里,坐在篝火边,用身体温暖白艳霜冰冷的身体,因为篝火的原因,加上已经离开沙漠,夜晚倒也不是很冷,白艳霜的状态好了许多,精神头旺盛起来。

    “风郎,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白艳霜这个问题问了不下十次,每一次风乙墨都说不知道,谁让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白艳霜却知道风乙墨口是心非,也不点破,男人嘛,总要含蓄一些,不能说喜欢自己。想到喜欢两个字,白艳霜有些发呆,心口又隐隐作痛。

    或许是喝了鹿血,吃了鹿心的缘故,今夜,白艳霜罕见的没有发病,两个人就依偎着,在熊熊篝火边睡了一夜,无比的香甜。

    次日起来,风乙墨忙碌起来,在水塘内打了许多水,又挑选出一些干净的,用篝火烧热,给白艳霜从头到脖子仔细的擦拭一番,去除秀发上的沙粒、灰尘,接着让红与黑活捉一头野鹿,再一次放血给白艳霜喝,然后挖心,烤熟,吹凉后递给白艳霜,呆呆的看着她吃。

    白艳霜只感觉自己变成最幸福的人,期许这一切停止在这一刻,或者路没有尽头,一直走不完,哪怕是让自己一直受苦,也心甘情愿!

    可是,这可能吗?

    白艳霜吃了鹿心,风乙墨烤熟许多鹿肉,收在储物袋内,准备路上吃,其他的才让红与黑吃了。一夜时间,十几头野鹿就只剩下五头,不知道是不是都被红与黑吃了。

    红与黑后背宽阔了倍许,为了给白艳霜创造一个舒适的环境,他用树枝作成一个躺椅,固定在红与黑背上,这样一来,白艳霜就可以半躺在上面,为了遮蔽太阳的毒辣,他还用树枝搭建了一个凉棚,两个人在凉棚下,由红与黑驮着,一路疾驰,倒也十分惬意。

    在路上,风乙墨问起阴阳诀的事情,为什么自己只有练气五层的法诀,却能以此功法修炼到练气十一层,白艳霜沉吟片刻,道:“人类功法博大精深,其中最顶级的功法不是天级功法,而是可以自动晋级的功法。阴阳诀我没有修炼过,或许它就是可以晋级的功法!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释通,风郎你为何不用后续功法就能晋级的原因。”

    听了白艳霜的解释,风乙墨感觉很有道理,不由的欣喜若狂,随即意识到不对,如果阴阳诀可以自动晋级,阴阳门的所有弟子岂不是无比的厉害了?是不是自动晋级功法,还需要证明才是,只有找到阴阳诀后续功法,一切都一目了然了。

    至于为什么自己现在是练气期十一层,他没有问,修炼这东西,还是靠自己,他相信,水到渠成自然来,强求不得。

    一天后,红与黑驮着二人彻底离开了荒原,来到一片绿油油的草原上,在草原尽头,隐约是连绵起伏的山峦。

    “终于出来了!”风乙墨忍不住振臂高呼,“艳霜,我先找个地方让你好好洗一个澡,然后给你弄一顿大餐,全是你最喜欢吃的肉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