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白艳霜离去
    “呵呵,它这个样子,再叫红与黑已经不妥了,哪有红、黑呢?”风乙墨笑道。

    白艳霜挽着风乙墨的手臂,撒娇道:“人家还是喜欢叫它红与黑嘛!”

    “好,依你!”

    风乙墨终于明白红与黑晋级后的长处了,它竟然可以自由的变幻大小,现在就变成了三丈大小,他跟白艳霜坐在红与黑的脊背上速度又快又平稳,而且,现在红与黑的速度,超过了原来的两倍还多,简直快似闪电。

    按照他的推算,应该和金丹初期修士的飞行速度差不多了,这可是意外之喜。有了红与黑当脚力,行进起来省去了很多的力气呀,哪怕它的战斗力不行,也算是不错了。

    因为一直在苦苦修炼,没有理会白夜霜,所以,风乙墨让红与黑找到了一个野兽丛生的地方,抓了几只大型的野兽。狗熊,老虎,猴子,本来他还想抓一条大蛇做蛇羹,却被白艳霜阻止了。

    找了一个干净的山洞,风乙墨忙活起来。把熊掌切掉,洗刷干净,烤熊掌。对于老虎,直接抽出脊骨,放在火上烤,吃里面的骨髓。猴子更为简单,砍掉猴头,去掉皮毛,露出头盖骨,直接放在火上烤,这样烤熟直接食用脑浆,什么佐料都不加,味道极其鲜美。

    狗熊、猴子和老虎的尸体,就便宜了红与黑。在吃饭的过程中,白艳霜讲起红与黑晋级的过程。原来,在风乙墨闭关修炼的时候,白艳霜让红与黑自己去找东西,这个家伙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回来后就蜷缩成一团,闷头一直大睡,睡了一年时间,从厚重的黑壳中破壳而出,变成了现在的模样,也算是这个家伙一种机缘罢了。

    风乙墨听的咂舌、羡慕不已,妖兽晋级可是十分困难的,红与黑能够这么短时间就晋升为二级妖兽,看来这玄天秘境内存在着各种机缘啊。他已经想好了,既然已经是筑基修为,实力强大了数倍,也就可以到处寻宝了,八年时间别看很长,可是玄天秘境之内如此广漠无垠,区区一个沙漠,他们就走了两个月的时间,什么也没见到,只抓到了红与黑。

    他雄心万丈,对白艳霜道:“艳霜,从现在开始,咱们两个就进入寻宝状态,尽量获得一些宝物,对你我二人的修炼都有好处。”

    他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看到白艳霜眼睛中的那一缕落寞之色。

    吃完饭风乙墨搂着白艳霜,说着他对未来的计划、想法,白艳霜趴在风乙墨盘着的膝盖上,扬起俏脸,望着风乙墨,脸上带着笑容,听得津津有味。

    半夜,风乙墨睡着了,白艳霜悄悄的起来,一脸的不舍,在淡淡的月光下,她缓慢的褪去了身上的白裙,一具完美的令人惊叹娇躯出现的月光之下,那肌肤白嫩如雪,温婉如玉,任何人看了都会嫉妒的发狂,“风郎,我能做的就是把我最宝贵的东西给你。希望有朝一日,你我二人能够重新相聚。”说着,娇躯上散发出一阵粉红色的烟雾,包裹住地上沉睡的风乙墨,她手一挥,风乙墨身上的衣衫尽去,她的娇躯轻轻的伏了上去

    风乙墨做了一个美梦,梦中,他跟白艳霜翻云覆雨,颠鸾倒凤,酣畅淋漓,这个梦让他感到羞愧,无法面对圣洁的白艳霜,自己怎么会有如此龌龊的想法和念头,如果让白艳霜知道了,肯定会狠狠的骂自己一顿。

    当他睁开双眼,山洞外的天色已经大亮,伸手一摸,身边的白艳霜的不见了踪影。

    风乙墨奇怪,这么早,艳霜去了哪里?他站起身,喊道:“艳霜,艳霜,你去哪里了?”

    山洞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回音,在洞口外,红与黑变成巴掌大小,趴在一块石头上晒太阳。见到主人出来,昂起头,嗖嗖的跑了过来。风乙墨没有理会红与黑,散开神识,方圆30里范围尽数在他的神识覆盖之下,却依然没有发现白艳霜的踪迹。

    他慌张了,难道是昨晚有妖兽,趁着他们熟睡,把白艳霜掳走了?可是,就算白艳霜身上的伤没有好,也得有挣扎呀,自己肯定会醒来。她到底去了哪里?

    这时,红与黑爬到他脚边,伸出一只前鳌碰了碰他,风乙墨低头看去,只见红与黑另外一只前鳌上夹了一张纸,他抓过纸张,上面写着几行清秀的字体:别了,风郎,跟你一起的日子是我最快乐、最幸福的,真想跟你一直走下去。可是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希望你不会怪我不辞而别,期待有一天能够再一次相见。艳霜留字。

    白艳霜竟然走了?风乙墨此时脑袋一片空白,他把不明白白艳霜为什么要走,心里空荡荡的,失魂落魄。

    “红与黑,你知道艳霜为什么要离开我吗?”风乙墨向红与黑问道。小家伙只是仰着脑袋看着主人,没有任何表示。

    “她应该离开不久,咱们去找她,一定要把她找回来!”风乙墨收起纸,命令红与黑变大,跨坐到它背上,狂奔而去。

    距离风乙墨所在位置400里之外。是一个面积极广的巨大湖泊。湖泊之中,鱼儿遨游,许多野兽都到湖边饮水、嬉闹。

    就在此时,湖中心,出现了一点寒光,那寒光爆发出猛烈的寒气,迅速向湖泊四周蔓延,光芒四射,光芒所到之处湖水立即变成了寒冰。方圆百里之内,尽数化为了冰川,刚才还在湖边喝水戏耍的野兽,一个个全都成了冰雕。那寒光一闪,白艳霜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光点之下。

    惊人的至阴至寒灵气爆发出来,她不舍得回头回眸凝望,已经来发现风乙墨坐在红与黑背上,正在朝这边飞奔而来,白艳霜脸上尽是不舍之意。

    那寒光突然扩大,出现了一个深入见底的直径丈许的幽洞,白艳霜深深看了一眼风乙墨的方向,自语道:“别了,我的风郎。”说完一步跨了进去,那幽洞顿时消失,白艳霜也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400里之外,风乙墨就觉察到了那一股至阴至寒的气息,立即让红与黑朝这个方向狂奔。等他赶到地方,看到的就是百里方圆的冰川世界,空气中还残留着那一股熟悉的幽香。

    他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终于知道,白艳霜跟自己不是同一世界的人,能够冰冻百里,可见她的法力高深,远超自己数十倍,不由得暗自嘲笑,她这般神仙一样的人物怎能会瞧得上自己这个刚刚筑基的家伙呢。

    “罢了,红与黑,从此你我二人相依为命吧。”说完,他黯然神伤的扭头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