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赠宝交易
    左良玉这一怒吼,用上了成名的碧波潮声功,声音竟然传播出三百于里,正在让红与黑疾驰的风乙墨听到后露出惊喜的表情,立即让红与黑停住,“还有其他修士!”能见到其他人类修士,无疑是最高兴的事情,于是他决定回去看看,让红与黑调转方向,向回奔去。他手里还托着那蟒卵,不敢收入储物袋中。

    储物袋只能是放死物的,活的东西放入储物袋内很快就会死去。如果有灵宠的修士,都会专门购买灵兽袋,里面可以存放活物。

    左良玉从树上飘身而下,他是元婴初期巅峰修为,自然不会惧怕区区三级高阶妖兽,更何况,那花冠银蟒刚刚生产完,元气还没有恢复,战斗力极其微弱,他一伸手,凌空抓过花冠银蟒,厉声问道:“是谁偷走了灵果?”

    他被气糊涂了,三级妖兽哪里会说人话,一连问了三遍,见花冠银蟒不做声,左手覆盖在花冠银蟒头顶,就要施展搜魂术,对此妖搜魂。花冠银蟒因为孩子被偷,非常痛恨人类,知道自己落在人类手上,不会有好下场,它身体猛然卷曲,丈许长的身体全都缠在左良玉身上,然后腹部妖丹猛然膨胀,嘭的一声,自爆了妖丹!

    淬不及防下,左良玉仓促的一甩花冠银蟒,祭起灵力护罩,可是他还是被花冠银蟒的自爆震飞了出去,无数银色的蛇血溅了他一声,让他勃然大怒,灵力护罩被炸碎,如果不是因为身上穿了一层内甲,恐怕已经受伤不轻了。

    他见花冠银蟒还没有死透,右手一探,幻化出一只灵力大手,把蛇头抓过来,放在上面,施展搜魂术。

    昂!

    一声类似龙吟般的吼叫传来,一道银色闪电从远处激射而来,刚才还在数百丈之外,瞬间来到圣元果树上,却是一条长达两丈有余的巨大花冠银蟒,此时瞪着冷冰冰的眼睛看着左良玉。

    左良玉吃了一惊,竟然是一条变异花冠银蟒,级别修炼到四级低阶,这下有些难办了,他松开手中的母花冠银蟒,祭出了法宝,如临大敌。

    他的法宝是一件金色的方砖,名为乾坤砖,是他花了大半生的积蓄拍得的,多次救了他的性命。

    变异花冠银蟒见妻子跌落,生机全无,仰头悲嘶,身体弹射而出,直奔左良玉扑去。

    左良玉大吼一声,手指一点,乾坤砖瞬间变成茅屋大小,对准变异花冠银蟒砸落,然而那银蟒速度极快,一闪就躲避开来,同时尾巴扫向他的下盘。

    左良玉连忙祭出一面盾牌,就听咔嚓一声,好好的下品法宝盾牌被变异花冠银蟒扫成数块,成了废品。

    左良玉连忙飞起,不敢跟变异花冠银蟒硬碰硬,召回乾坤砖,护住身前。然而,那变异花冠银蟒好像疯了一样,不断的围绕着他展开猛烈的攻击,尾巴、獠牙都是攻击的武器,而且速度太快,让左良玉根本无法捕捉到它的踪迹。

    额头渐渐冒出冷汗,左良玉萌生退意,正待飞身离去,忽然体内灵力凝滞,流通不畅,暗叫不好,蛇血有毒!低头看去,只见浑身被刚才自爆妖丹花冠银蟒银色血液沾染上的第方,全都变了黑色。

    如果他及时发现并且行功驱毒倒也无碍,只可惜他没有发现中毒,而且跟变异花冠银蟒斗法,毒素侵入了身体、内脏,影响到灵力的流转。

    他这么一停滞,变异花冠银蟒的身体躲开了乾坤砖的轰击,猛的绕在他的身上,张口向他的脖子咬去。

    左良玉惊怒交加,他堂堂元婴初期巅峰修士,竟然被一头妖兽缠的无计可施,真是太窝囊了,于是对准蟒头,大喝道:“孽畜,尔敢!”

    这一吼,正是他成名已久的碧波潮音功,空气在他的一吼之下剧烈的颤动,出现一层层涟漪,变异花冠银蟒顿时被震的口鼻流血,一只眼珠子嘭的爆开了。

    可是左良玉忘记了,蛇血有毒,飞溅出来的蛇血喷了他一头一脸,顿感麻痒,不由的大惊失色,运起残余的灵力,周身爆出一团血雾,整个人消失在变异花冠银蟒的包围之中,等身形出现在十丈之外的时候,一条左臂已经不见了。

    在关键时刻,他很辣果断,以替身术,用一条左臂替代自己,逃离了变异花冠银蟒的包围。

    他目露怨毒的光芒,手一挥,乾坤砖从天而降,重重的向变异花冠银蟒头顶砸落。

    噗嗤一声,变异花冠银蟒因为受伤,躲闪不及被砸了正着,脑袋粉碎,变成肉泥。然而,两道银线从蟒头下飞出,快似闪电,直接钉在左良玉的脖子两侧,却是变异花冠银蟒嘴里的两颗毒牙。

    毒牙入体,左良玉就感觉一疼一麻,整个人悬浮不住,摔到地上,毒牙内的毒素跟血液可不一样,毒性强了数十倍,左良玉的肉身立刻开始溃烂,从脖子开始,向脑袋、身体快速蔓延。

    唰的一下子,一个两寸来高的元婴从脑袋溢出,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元婴下半截身子已经变成黑色,连灵力都被毒素侵蚀,生出十几道黑线,向着元婴脑袋涌去。

    元婴满脸怨毒、愤怒、不甘,露出绝然之色,小手一挥儿,元婴下半身被斩落,气息顿时萎蔫,元气大伤,竟然从元婴初期巅峰变成了元婴期,隐有崩溃的迹象。

    “不行,必须找到人进行夺舍,不然肯定是身死道消了”左良玉心中焦急,神识一卷,收了变异花冠银蟒尸体上的乾坤砖,正要再收储物袋,眼前一黑,元婴上半身居然因为灵力黑线的扩散,被剧毒侵蚀,他露出绝望之色,“我左良玉今天就要陨落于此了吗?”

    “前辈,前辈,你怎么了?”

    此时风乙墨驾驭着红与黑赶了回来,看到一个只有半截身子的元婴,和两条花冠银蟒的尸体,吃了一惊,并没有靠近过去,只是隔着二十多丈,遥遥呼喊。

    左良玉元婴眼睛一亮,是他,就是那个小子偷走了本座的圣元果,才让本座受伤无法救治的,如果他能早来一会儿,本座就夺舍了他,只可惜现在魂力消耗太重,无法夺舍了,不过,本座也不会让他好过!

    “小友,本座乃是商道联盟的左良玉,大限将至,求小友一件事情,作为汇报,本座把本命法宝乾坤砖赠送于你。”说着,元婴嘴里吐出了乾坤砖,并且收回神识印记,极其虚弱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