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银雪丝绦
    “前辈,还请吩咐!”风乙墨大喜,法宝他储物袋里有三件,都是无伤的,可是谁能嫌弃法宝多呢,这乾坤砖一看就不是普通法宝,他甚是喜欢。

    “小友,本座储物袋里有几株四级培植的灵药,还有一株五级灵药,麻烦你出去后送到商道联盟去,交给一个叫做左树心的人,除了四级、五级灵药外,其他物品全都归你,如何?”

    风乙墨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了头,连连点头,只是跑一趟腿,就能获得一个元婴修士储物袋所有的物品,太值了。

    “本座相信小友是一个中诚信、守承诺的人,希望小友不要让本座失望啊,唉”一声叹息,左良玉的半截元婴再也坚持不住,嘭的炸开,化为灵力斑点,消散在空中。

    远处的玉娥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切,让众人仰慕的元婴老祖都陨落了,自己一个筑基修士能够活到现在,简直太幸运了,她第一次生出要离开玄天秘境的想法,宝物虽好,可也得有命拿才行。

    风乙墨看了看手中的蟒卵,叹了一口气,都是怨自己,一时贪心,拿走了人家的孩子,让一公一母两条花冠银蟒都惨死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左良玉找到这里,跟两条花冠银蟒斗的同归于尽,死的就是自己了。

    他把蟒卵放在母蟒的尸体旁边,对着蟒尸体拜了拜,拿出那一颗紫色的圣元果王放在蟒卵上,道:“对不起,你没有完成的愿望我替你实现了,希望你的孩子能够更加出色。”

    那紫色的圣元果王倏地裂开,紫色的汁液流淌下来,尽数被蟒卵吸收了进去。

    风乙墨转身收起左良玉腰间的储物袋,把他尸体脖子上的两颗毒牙也收起,神识一扫,收了脑袋被砸扁的变异花冠银蟒尸体,这可是四级妖兽,浑身是宝,不能让红与黑吃了。

    等他转过身,红与黑已经用两只前鳌,抱着母蟒尸体啃食起来,吃的兴高采烈,这可是它吃过的最高级别妖兽尸体了。

    可是,它只顾着吃,忘记花冠银蟒身有剧毒,虽然它也有毒,可是它的毒比起蟒毒差远了,刚刚吃了一半,红与黑银白色的身体就变成了灰色,竟然也中毒了。

    风乙墨大惊,连忙从它嘴里夺下半截母蟒尸体,取出几颗解毒丹塞给红与黑,可是它已经张不开嘴了,身体蜷缩,缩小,变成巴掌大小,风乙墨心疼的放入怀里,他无计可施,只能靠红与黑自己了。

    见蟒卵已经把一颗圣元果王吸收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一颗果核,心中一动,是不是只要条件够了,果核就能发芽,长出圣元果果树来?管他行不行,先收了果核再说。

    没有了坐骑,风乙墨对头颅大小的蟒卵犯愁了,该怎么处理它呢?放在这里?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其他妖兽吃了,带走?没有灵兽袋装,总不能一直用手托着,想了想,放出两只骷髅傀儡,两个家伙合力抬着蟒卵,跟在他身后,省去了麻烦。不过,要一直使用神识操控傀儡,颇感消耗魂力。

    母蟒半截尸体自然不能浪费,也被风乙墨收了,看见满地的银色蛇血,心念一动,这蛇血剧毒无比,不能浪费,打出一道法决,半空刮起一阵风,地面上的银色蛇血尽数被扫起,凝聚成一团拳头大小的银色血滴,风乙墨拿出一个玉瓶,小心翼翼的装了进去,这才满意的离开了。

    至于左良玉的尸体,直接一道火符,烧了个干干净净,化为飞灰飘散的到处都是了。在灰飞烟灭之后,竟然出现了一副银色内甲,风乙墨自然不会遗落,笑纳了。

    这一次,可谓是大获全胜,收获极为丰富!

    玉娥目瞪口呆的目睹了风乙墨一系列动作,特别是两个骷髅傀儡抬着一枚蟒卵,大为惊奇。

    “风师兄,这是什么?”玉娥指着骷髅傀儡问道。

    “哦,这是我闲暇之余弄的小玩意,可以充当劳力。”风乙墨淡淡的回了一句。

    玉娥见风乙墨兴致不高,也就不再开口了,她知道风师兄应该为中毒的红与黑担心呢。

    她猜的不错,风乙墨一边走,一边想着如何替红与黑解毒,想来想去,还是自己修为太低,无法直接帮助红与黑驱毒,唯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用那一株七千年年份的灵芝了。

    七千年的灵芝,价值无法估量,可以算是四级灵药,炼制补阳丹,可以增寿三四十年,远非一只二级妖虫所能比的,然而红与黑是他跟白艳霜一起捕获,并根据白艳霜传授的驯虫术驯化的,名字也是白艳霜命名的,红与黑承载了他对白艳霜的思念和记忆。如今白艳霜消失了,每当看到红与黑,就会想起白艳霜,想起那个令他神魂颠倒的梦来,在他心目中,红与黑的价值远超七千年的灵芝!

    打定主意,风乙墨停止前行,找了一处山洞,从怀里拿出已经变成黑色的红与黑,此时的红与黑已经蜷缩成一团,身体上的银色完全被剧毒侵成了黑色,气息微弱,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死去的样子,让风乙墨心疼不已。

    他飞快的取出七千年的灵芝,双手一合,新鲜的灵芝就变成了浆糊般的汁液,掰开红与黑的嘴巴灌了进去。

    一直跟着的玉娥看得目瞪口呆,她在玄天秘境中待了四年时间,见识过不少灵药,自然清楚灵芝的价值,不由的暗暗惊呼可惜,忍不住道:“风师兄,那灵芝用在一只二级妖虫身上,是不是太可惜了?”

    风乙墨瞪了她一眼,没有搭理她,继续细心的一点点的给红与黑灌输灵芝汁液,直到红与黑无法吞咽为止。

    收起剩下的灵芝汁液,风乙墨这才看向玉娥:“东西是我的,我愿意怎么用是我的事情,如果玉姑娘你看不惯,大可以离开。”这句话说的极为冷酷,玉娥脸上一红,不再吱声了。

    因为要救治红与黑,晚上就直接留宿在山洞内,到了傍晚,风乙墨又给红与黑灌输了不少灵芝汁液,觉的红与黑的气息平稳下来,至少不再继续衰弱下去,说明红与黑最起码不会马上死去了。

    闲来无事,风乙墨把骨灰中找到的银色内甲炼化了,穿在身上。这件名为银雪丝绦的内甲竟然是一件法宝,是用一种四级妖禽白头苍鹭的羽毛炼制而成的,防御力很强大,让风乙墨欣喜若狂。左良玉也是倒霉,如果是其他妖兽而不是剧毒的花冠银蟒,他凭借此内甲,逃命是没有问题的,偏偏遇到了剧毒无比的、以速度见长的银蟒,才死在剧毒之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