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奇怪的秃山
    既然红与黑无碍而且正在晋级过程中,风乙墨决定上路,能走一点是一点,于是让两个骷髅傀儡抬着头颅大小的蟒卵,两个人、两个骷髅、一个蛋,上路了。

    在路上,风乙墨不是没有想过把花冠银蟒蟒卵滴血认主,收为在洪铭大陆的第一个灵宠,可是花冠银蟒最高才四级,在他眼中级别有些低,他不是一个见异思迁之人,想要认一个一直可以陪伴自己一生的灵宠,是一个伙伴,而不是一个随时可以替自己去死的战斗武器!

    噬灵蚕倒是不错,只不过这个家伙一直在沉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而且进入玄天秘境后好像死了一样,连灵力都不吞噬了,他倒是希望一直这样下去,起码自己的修为可以慢慢的增长,不然这家伙一醒,开始吸收灵力,自己修为又会停滞不前了。

    因为速度缓慢,一上午时间才走了十几里。风乙墨心中急躁,这样可不行,不等找到宝物,玄天秘境就关闭了,他袍袖一扫,卷起蟒卵、收了两个骷髅傀儡,展开身形,向前飞驰。同时,把神识扩散到最大范围的五十里范围,防止有妖兽偷袭。

    身后的玉娥见状,连忙祭出飞剑,跟了上来,一天行进了五百里。

    第二天,飞奔了两个时辰后,惊恐的叫起来:“风师兄,停下!”

    风乙墨单手托着蟒卵,停住身形,问的:“怎么了?”

    玉娥脸色尤带着余悸:“风师兄,再往前一百里,就是我师傅葬身的湖泊了,太危险,咱们还是改道吧。”

    原来如此,风乙墨释然,任谁亲眼看到师傅为救自己而死都不会好受,莫非眼前的美丽少女跟她师傅真的有一腿?他看向玉娥的眼神又变的奇怪起来,让玉娥不明所以,以为风乙墨没有听明白,道:“风师兄,我师傅上金丹初期修为,她连一招都没有抵住,就被拖到湖里了,咱们都不是鱼妖的对手啊,去了就会死!”

    风乙墨想了想,金丹初期前辈,连一招都抵挡不住,自己还是别找不自在了,连忙调转方向,朝另外一个方向飞去。

    十几天后,风乙墨二人来到一处光秃秃的山上,“玉姑娘,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

    “好,我听师兄的。”玉娥一路上十分乖巧,一直闷头跟着风乙墨赶路,话也不多。

    风乙墨把手里托着的蟒卵放下,挥了挥手臂,一直托着个这个东西,真是麻烦,几次想要架在篝火上烤熟吃了算了,最终还是没有忍心。

    今天的天气燥热、无风,空气沉闷,风乙墨看了看天,乌云盖顶,似乎有雨要下来,正想着,咔嚓一声惊雷,大雨毫无征兆的倾盆而下。

    风乙墨连忙祭出灵气护罩挡住了大雨,又祭出赤月剑向石山劈去,打算劈出一个临时山洞,好躲雨。

    当!

    谁知赤月剑竟然被山石弹飞,正好落在地上的蟒卵之上,顿时卵壳咔嚓一声,裂开一道裂缝。

    “遭了,坚持十几天竟然功亏一篑,太可惜了!”风乙墨惋惜道,可是不死心,神识落在上面,意外的发现里面已经有了一条盘在一起的小蛇,显然快要孵化了。

    他连忙取出红与黑没有吃完的灵芝汁液,倾洒在裂缝上,希望小蛇吸收灵芝汁液能够快一些孵化。

    然而,风乙墨刚刚洒完灵芝汁液,高空一道霹雳落下,正好劈在蟒卵上,快的让人措手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蟒卵卵壳四分五裂,彻底的炸开,现场一片烟雾,遮住了视线。

    “哎,看来你命该如此,也怪不得我了,希望你投胎不要再变成蟒蛇了!”风乙墨叹了一口气,召回赤月剑,转身便走,既然无法开辟洞府躲雨,蟒卵也毁了,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身后玉娥举着一把粉色的雨伞,递了上来:“风师兄,他命不好,眼看就要孵化了,偏偏遭了雷击,怨不得你。”

    风乙墨心情有些低落,他日夜托着蟒卵,多少有些感情在里面,他把圣元果果王都给蟒卵吃了,就是觉的亏欠与母花冠银蟒,想要补偿一二,同样尽心照料蟒卵,也是出于这个目的。

    如今,一切化为泡影,心情自然不会好。

    “走吧,找地方躲雨去!”风乙墨袍袖一甩,径直飞走了。

    说来奇怪,二个人行出十几里,天空放晴,乌云消散,一挂彩虹出现在雨后的天空中,甚是好看。

    没有了蟒卵这个负担,两个人速度又快了许多,这一次,二人一边走,一边寻找灵药、炼器材料。

    “不对,赤月剑是上品灵器,一击之下,寻常山石都会被劈碎,那光秃秃山石竟然能够把赤月剑弹开,说明坚硬程度远胜与赤月剑,那山石就是难得的宝物!”风乙墨忽然想起赤月剑被弹飞的一幕,想通其中原委,立即调转身形,向回奔去。

    玉娥只道风乙墨遗落了东西,连忙也跟着向回飞奔,两个人一前一后,很快就来到刚才的秃山面前,没等风乙墨重新试一试山石,一道白光向他扑来。

    风乙墨一惊,立即双手一推,掌心灵力护盾凝聚,试图抵挡白光,谁知白光速度太快,竟然在护盾凝出之前,已然到了他的身上。风乙墨并不惊慌,因为身上还有银雪丝绦内甲,可是预想中的攻击没有出现,反而出现一条滑不留手的银色小蛇!

    是刚刚出生的花冠银蟒,它竟然没有被雷劈死!

    风乙墨高兴起来,没有想到回来一趟,竟然碰到了孵化的银蟒,而且两尺来长的花冠银蟒对他十分亲昵,尾巴缠在他左臂上,脑袋贴在他的脸上,长长的信子不停的舔舐他的脸颊。

    这也难怪,它刚刚出世,就被风乙墨偷走,一路上又一直托着,沾染的全都上风乙墨身上的气息,而且曾经用神识观察过它,在它一片空白的记忆中,风乙墨就是最亲近的人。

    当它即将出生,蟒卵裂开,是风乙墨试图挽救它,它都能感受的到。

    一人一蟒玩耍一会儿,风乙墨才把小银蟒放下,仔细研究眼前的秃山。

    秃山高六十多丈,下面直径有二十丈,向上逐渐缩小,到了顶部变成弯曲的尖角,就好像是一根犀牛角倒插在地面上一样。

    风乙墨飞身来到山顶,祭出赤月剑斩了一记,赤月剑依旧被弹飞,连一个小坑都不曾留下,实在是太过坚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