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硬捍金丹修士
    风乙墨飘身而下,收起赤月剑,把刚刚炼化不久的法宝乾坤砖祭了出来。法宝可以自由转换大小,因此修士为了增加对法宝的操控熟练程度,常常把法宝吞入身体内,以肉身日夜温养,久而久之,就能达到如臂指使、心有灵犀的地步。风乙墨也不例外,他就把乾坤砖跟落叶斩全都收入体内。

    乾坤砖一出现,立即变成二十丈大小,以雷霆万钧之势轰向秃山。

    轰!

    地动山摇的一声巨响,乾坤砖被震飞,而那秃山却纹丝不动,好像落在它上面的不是法宝,而是一粒尘埃!

    风乙墨心中大为震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是山吗?乾坤砖重三万六千斤,加上自己施法,应该有五万斤重的力量,别说眼前六十丈高的山,就是百丈山峰也会被轰碎!

    呆了片刻,风乙墨收了乾坤砖,没有试第二次,以他目前实力,顶多发挥乾坤砖四成威力,再多试几次也是白费力气,还是算了吧。

    玉娥又一次震惊了,左良玉跟风乙墨交易她是知道的,非常羡慕可以得到法宝作为报酬,可她不知道风乙墨已经炼化了法宝,而且刚才乾坤砖那重重一击,就算师傅再生也不可能抵挡住,风师兄竟然能够以筑基期修为驾驭法宝?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去管目瞪口呆的玉娥,风乙墨抄起还在游走的银蟒,向刚才的路行去。

    为了方便呼唤花冠银蟒,风乙墨给小家伙起了一个名字:红与白。因为花冠银蟒额头上是红色的冠子,而银色几乎跟白色差不多,更重要的是他怀里有一个红与黑,两个家伙名字自然要相似了。

    听了这个老土的名字,玉娥直翻白眼,嘟囔道:“白瞎一条漂亮小蛇了,叫小白不好吗?或者叫银花也行啊,偏偏叫红与白,没有品味!”

    风乙墨瞪了她一眼,吓的她赶紧跑开了,人家有法宝,四个自己也不是一个人的对手啊。

    这一日,风乙墨正在山洞里休息,远处传来红与白焦急而恐惧的嘶鸣,风乙墨身形一晃,出了山洞,强大神识立即发现有一名修士正在对红与白紧追不舍,速度竟然极快,而红与白不知道为什么速度慢了许多,不然,以它的速度,就算是金丹后期修士都难以追上。

    有人!?

    风乙墨大喜,转而变的异常愤怒,因为他发现那金丹二层修士竟然祭出一件上品灵器对红与白轰了过去。

    此时,红与白距离他有十余里,风乙墨想要出手相救已经来不及,不过,他相信红与白,不会轻易被击杀,于是沉着的展开风移术,风驰电掣的迎着红与白飞去。

    果然,就在那上品灵器快要落在红与白身上时候,红与白速度骤然加快,化身为一道银色闪电,瞬间就把那修士落下数十丈开外。

    修士勃然大怒,他被一条银蛇戏弄了好几次,忍无可忍,这才出手击杀它,谁知这个家伙太过狡猾,还隐藏了速度,真是岂有此理,不抓住它剥皮抽筋,难消心头之恨!

    风乙墨乐了,原来红与白是戏耍那人,不由的放下心来,脚下速度却没有减慢,很快就迎到红与白,小家伙跐溜缠绕在它手臂上,仰着小脑袋看着追来的修士,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金丹修士看到风乙墨一愣,见他只有筑基八层修为,把脸一沉,冷声道:“刚才孽畜是你圈养的?”

    风乙墨听他如此称呼红与白,不高兴了,本来他笑脸相迎,打算好好问一问眼前金丹修士一些情况,谁知他出言不逊,上来就骂人,不,骂蛇,他淡淡道:“是我家的,前辈要怎的?”

    那金丹修士愣住了,寻常筑基修士见到金丹修士都是毕恭毕敬,诚惶诚恐,眼前家伙却如此猖狂,莫不是哪一个大宗门的弟子?

    “那好,你把它交出来,让本座带走!”金丹修士傲然说道。

    风乙墨鼻子差点被气歪了,这个家伙以为自己是谁啊,自己辛辛苦苦带着红与白,差点被雷劈死,他一张口就要带走,真是不知所谓!

    “前辈是要以大欺小,强行抢夺晚辈之物吗?”风乙墨把脸一沉,问道。

    “哈哈哈,小子,你在出来时候,家里的长辈没有告诉你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法则吗?像你这样的家伙,本座杀了上百人了,既然你不识抬举,也就别怪本座不客气,替你家长辈好好教训与你!”说完,修士狞笑着凝聚出一只灵力大手向风乙墨抓来。他认为自己是金丹修士,对付一个筑基八层修士,还用不着兵器。

    风乙墨早就防着此人,见他对自己动手,张嘴一吐,法宝落叶斩嗖的飞出,迎风涨至两丈有余,唰的迎头斩落,那灵力大手立即被劈成两半,消散在空中。

    “法宝?”金丹修士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堂堂金丹期修士,还没有法宝呢,眼前筑基期年轻修士竟然拥有威力不俗的法宝,眼睛顿时红了,升起杀人夺宝的念头。

    风乙墨见那人露出贪婪的目光,心中鄙夷,为什么人一见到好东西都想占为己有?当初铁风岭的周扒皮看中了自己家的良田,设计害了父亲,最终被自己手刃,报了仇;看到千年人参后,赤阳子豪夺,也被自己杀死;眼前的金丹修士突见法宝落叶斩,无一例外表现出占为己有的**,贪婪是一切战争的源头啊。

    不等对方有任何动作,落叶斩急飞而去,向金丹修士头顶劈落!

    “小辈,别以为有了法宝就认为自己可以对抗金丹修士,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金丹修士跟筑基修士之间的巨大差别!”金丹修士大喝一声,手中上品灵器爆发出一片赤芒,迎头轰向落叶斩,只听当的一声巨响,法宝落叶斩竟然被上品灵器轰飞出去!

    那上品灵器是一件铜锤模样的兵器,重量要远大于落叶斩,风乙墨吃亏在法力没有金丹修士浑厚,如果使用的是乾坤砖,铜锤恐怕就无法撼动分毫了。

    风乙墨并不害怕,集中精神,操控落叶斩不停的向金丹修士发起攻击。炼化法宝后,还是首次对敌,正好借此机会增加熟练程度。

    金丹修士哪里想到风乙墨把他当成陪练,心中冷笑,区区筑基期就强行催动法宝,神识消耗极大,用不了几下,神识枯竭,法宝跟那妖兽都是自己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