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黄泉城现
    然而,让金丹修士震惊和不解的是,落叶斩一刀刀连绵不断的劈来,根本没有他想象中神识枯竭的样子。他以法力激发上品灵器的潜力,前几下还可以跟落叶斩对轰,可是一连十几次,铜锤吃不消了,发出阵阵悲鸣,咔嚓一声,锤身出现一道裂痕。

    金丹修士大吃一惊,心疼宝物,连忙召回,然而落叶斩尾随而来,巨大刀刃来到修士头顶,大有把他一劈两半的架势!

    金丹修士恼羞成怒,成名以来还是第一次被筑基修士逼迫的如此狼狈,脸上露出狠毒之色,“小子,你一心求死,怨不得旁人了!”说完,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张符箓来,一口鲜血喷在上面,符箓嘭的一声燃烧起来,火光散尽,一只火鸟若隐若现,仰头啼鸣,双翅一展,直奔风乙墨扑来。

    火鸟浑身燃烧着火焰,两丈大小,一对翅膀展开后达到六七丈,就像一只被放大了数百倍的山雀,并没有实体,而仅仅是一副精魄!

    是三级高阶妖禽风火雀!

    风乙墨心头一凜,此人竟然有罕见的兽魂符,看来是大有来头之人,可是生死攸关之际,哪里顾及许多,伸手一招,落叶斩急转而来,跟风火雀精魄斗在一起。

    金丹修士面带冷笑,一道道法诀打出,强大的灵力注入风火雀精魄内,那风火雀身上的火焰越来越旺盛,鸣叫之声更加响亮,嘴里喷出一道道火线,煽动的翅膀掀起了热风,周围树木、花草全都燃烧起来。

    风乙墨满头大汗,一拍储物袋,赤月剑飞出,划出一个圆弧,直取金丹修士面门。

    金丹修士这一惊非同小可,此人年纪不大,怎么能够在驾驭一件法宝同时还能操控一件上品灵器呢,他的神识强大到如斯地步了吗?

    来不及细想,连忙祭出一面盾牌护在身前,正好挡住了赤月剑。

    风乙墨见偷袭没有得逞,略感失望,就在此时,缠绕在左臂上的红与白嗖的飞出,贴着地面直扑金丹修士而去。

    “红与白,回来!”风乙墨惊呼道,可是红与白速度太快,二十丈距离转瞬即到,就在它距离金丹修士两丈开外时候,突然一张嘴,一道雷电飞出,正好劈中金丹修士的头顶。

    雷电只不过尺许长,威力不大,不过金丹修士被劈的面部发黑,头发焦枯,灵力顿时为之一滞,赤月剑灵巧的躲开盾牌,重重斩在他的左肩上,一条左臂顿时飞到半空之中!

    啊!金丹修士惨叫起来,法诀无法施展,半空中的风火雀精魄后劲不足,被落叶斩逼迫的步步后退,最终被劈成两半,消散在空中!

    金丹修士面无血色,右手捂在左肩伤口上,惨然一笑,道:“没有想到我堂堂金丹修士,竟然会被你这个筑基八层打败,只可恨本座没有法宝,不然你早就做鬼去了!”

    说道后来,他须发喷张,说不出的恐怖,红与白十分反感,嗖的窜到他后背,对着他的脖颈一口咬去。金丹修士两只眼珠子顿时突了出来,眼睛、鼻子、耳朵、嘴里都是黑血流出,面带惊惧,直挺挺倒了下去,死了。

    好厉害的剧毒!

    风乙墨暗暗吃惊,红与白只咬了一口,金丹修士就死了,可见毒性有多厉害。此人死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一无所知,连对方姓名、宗门都不知道。他叹了一口气,张开手,扔出一个火球,尸体就变成了飞灰,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储物袋跟铜锤上品灵器。

    收了储物袋跟铜锤、赤月剑、落叶斩,风乙墨落寞的向回走去。

    红与白见风乙墨不搭理自己,知道自己做错事了,也不敢缠着他了,悄悄的跟在后面。

    回到山洞,玉娥焦急的等在洞口,看到风乙墨连忙迎上来:“风师兄,发生了什么事情?”

    风乙墨指了指红与白,没有好气道:“你问它!”

    玉娥顿感无语,它是一条蛇,我问它,它能回答我也行啊。

    “刚才我见灵气波动的厉害,风师兄你跟人斗法了?他是谁?问没问出来其他一些情况?”玉娥追着风乙墨问道。

    “还问?不等问,就被它毒死了,问个屁!”

    “啊?”

    当玉娥得知风乙墨干掉了一名金丹初期修士,不由的呆若木鸡,看来自己的判断是对的,师傅都不是风师兄的对手了,他怎么会这么厉害?

    同时庆幸自己能够跟风师兄结伴,这样一来,生命有了保障,于是她对风乙墨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不说毕恭毕敬,也是恭恭敬敬,未语先笑,甜言蜜语,就差以身相许了。

    两个人带着一条银蟒,倒也十分惬意,遗憾的是红与黑至今还没有醒来,继续在晋级当中。

    两个月后,两个人极目远眺,纷纷露出惊喜的表情,因为在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座巍峨、雄壮的古城!

    有城的地方就应该有人!

    两个压制不住激动、兴奋的心情,快速的向古城飞奔而去。

    古城东西有三十里,南北二十里,可是风乙墨、玉娥二人来到城外就站住了。在城门外,竖着三根高五丈的旗杆,每一个旗杆上悬挂着一具尸体。

    尸体早已经风干,随风飘荡,从三人衣服上的服饰不难看出,三人都是修士。最为诡异的是三人腰间的储物袋都还在。而且城门上方的名字若有若无,好像被一层烟雾所遮蔽,看不清楚。

    风乙墨散开神识,偌大的城内,竟然看不到一个人影,整座城充满着诡谲的气氛,似乎有阵阵死气传来,压抑的要命。

    “风、风师兄,咱们还是走吧!”玉娥害怕了,颤声说道,并依偎到风乙墨身边,伸手搀扶住他的手臂。

    风乙墨表情凝重,他也觉察到此城邪门的紧,点头道:“好,咱们走!”

    二人正待转身离去,城门突然吱嘎嘎打开,走出一个人来,向他招手:“乙墨表弟,到家门口了,怎么还不进来?”

    那人赫然就是风家的风麒麟!

    而且那一直看不清楚的城池名字的牌匾露出三个黄色的大字:黄泉城!

    玉娥啊的尖叫起来,吓的后退几步,几乎快要哭了,央求道:“风师兄,咱们快走吧。”

    风乙墨不为所动,因为他发现那个人是真正的风麒麟,而不是旁人变幻的,既然牵扯到风家,他必须要弄清楚才行。于是,他大踏步向黄泉城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