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侥幸逃生
    两个储物袋里二级、三级灵药数千株,二级妖兽尸体数十具,低级练器材料数百块,灵石十多块,下品、中品灵器百十件,不知道抢了多少人呢。

    风乙墨把储物袋直接扔进须弥铁中,妖兽尸体尽数取出,给红与黑、红与白划分了一个区域,专门放置妖兽尸体,供二两个家伙进食,这样它们也能尽快补充妖元,尽早进化。

    走了片刻,觉的速度不快,于是召唤出红与黑,让它变成三丈大小,坐在上面,红与黑的速度竟然远超金丹期修士,速度极快。

    红与黑进阶后最显著特点就是速度大大提升,这或许跟它吃了花冠银蟒尸体有关,因为花冠银蟒就是以速度见长的。而且,红与黑尾巴上的尾钩呈现出紫黑色,显然毒性更进了一步。

    行进了两日,逐渐的遇到更多的人类修士,有几次看到两伙修士为了争夺某种灵药大打出手,他直接绕开,不想搀和进去。

    玄天秘境入口这一次出现在天外峰,而且在人类跟妖兽之间的大战战区,因此进入秘境中的人类修士非常多,妖兽同样不少,人类寻求机缘,妖兽亦是如此。妖兽最渴望的就是化形成人类,能够学习人类的功法、法术。各种天才宝它们不懂炼丹,只能生吞活咽,效果降低了许多。

    风乙墨就遇到两头四级妖兽为了一株灵药争夺的你死我活,外来妖兽不敌本土妖兽,被一口咬死,撕扯着吃了。

    人类亦是如此。

    一晃又是一年,风乙墨的修为提升到筑基十层,气息强大,颇有自信和自豪感。谁能一年一小阶的晋级?

    忽然,一直飞奔的红与黑突然停住,差点把风乙墨从背上扔下去,不等他发火,红与黑竟然掉头狂奔,把风乙墨弄懵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这时,一股让他毛骨悚然的感觉涌上心头,好像被什么极度危险之物盯上了一般。

    要知道红与黑已经算是三级高阶妖虫,能让它害怕成这个样子的存在肯定厉害非常,风乙墨立即趴在红与黑背上,任凭它驮着自己闪电般逃离出去,其速度几乎跟元婴初期修士相当了。

    那如芒背刺的感觉一直在红与黑逃出二百里才消失,此时,他已经汗流浃背、惊魂未定。

    “红与黑,今次多谢你了!”风乙墨跳下来,拍了拍红与黑说道。刚才,他沉浸于晋级后的喜悦,认为附近不会有危险,就算有,以红与黑的速度也能安全逃离,谁知遇到了逆天的存在,如果不是红与黑机警,率先发现危险,掉头就跑,他恐怕已经葬身妖兽腹中了。

    那妖兽所占的地盘极大,他应该是无意中闯入了妖兽的地盘,被妖兽盯住了,而且,妖兽似乎对他这个外来人类不感兴趣,不然以那强大的压迫威压之感,收拾自己肯定是易如反掌,想到此,风乙墨后怕不已。

    玄天秘境中危险重重,危机四伏,看来任何时候都不能粗心大意呀。

    休息了片刻,稳定了一下心神,风乙墨让红与黑朝另外一个方向行去,远远躲开刚才那片令他惊恐的区域。

    就在他离开不久,几名修士有说有笑的奔那个区域去了,在行进了300余里后,突然一阵妖风传来,几人全被刮得晕头转向,身不由己的腾身而起,被一头巨大的好像小山一样的蛤蟆吸入了嘴里,根本没有咀嚼,直接吞咽到腹中。

    那蛤蟆身高百丈有余,浑身金光闪闪,厚重的身体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饿了,只需张开嘴,用力一吸,附近的野兽、弱小的妖兽全都被它吸入肚中。方圆千里都是他的领地,那些弱小的妖兽不敢距离他太近,又不敢逃走,之前有试图想要逃走的妖兽全都被他率先一口吃了,也就是说,千里范围之内的所有的妖兽,都是它圈养的口粮而已。

    两天后,风乙墨已经远远的离开了那片危险的区域,来到了一个破旧的寺庙前。他让红与黑自己去玩耍,独自一人进入到寺庙中。残破的寺门已经掉了一半,另外一半也只有一半门轴挂着,歪歪斜斜的靠在门框上。门口,结了一个很大的蛛网,一只拇指大小的黑色蜘蛛正在来来回回忙碌着,结网捕虫,吃虫。

    风乙墨看了一会儿,没有打扰蜘蛛,迈步走入大殿。没想到玄天秘境中原来竟然有寺庙,可惜寺庙早已荒废,破败了许久,里面唯一的一座佛像金身,早已经漆面斑驳,脱落了不少,露出里面的泥胎来,那佛像的一只手断了,落在地上,另外一只横卧在盘着的膝盖上。

    风乙墨看了看,发现在大殿的一角有一具骸骨,身上的黑白道袍早已破破烂烂,骸骨的腰间还悬挂着一个落满灰尘的储物袋。根据骸骨的情况,这人应该死了数十年了、甚至上百年。

    因为本次玄天秘境开启不过六年时间,显然不是这次进来的修士,而是200多年前进入玄天秘境的修士,可谓是前辈高人。他对着骸骨遥遥拜了拜,捡起储物袋,把骸骨整理成一堆,拿到寺庙后面,挖了一个坑,埋了进去。死者为大,既然已经死了,就让它入土为安吧。

    他在收拾骸骨的时候,发现死者数根肋骨全都折断,向里内插,应该是伤及内脏重伤而死,他在临死前,逃到了这个寺庙,结果,却没能救得了自己的性命,陨落在此。既然是受如此重伤,说明应该是跟妖兽斗法造成的伤势,而不是跟修士,如果是修士,他腰间的储物袋早就被捡走了,而且,他死前应该是还中了毒,毒侵蚀了肉身,因为元婴修士身死后,肉身不会腐烂如此快。他把目光投向门口结网的蜘蛛,那家伙似乎觉察到风乙墨在看它,扯了一个蛛丝,晃走了。

    风乙墨很轻松的打开了储物袋,里面的灵石几乎没有,灵丹也仅仅剩下一瓶,早已化成了粉末,失效了。

    最多的就是一些玉简,还有两件法宝,看样子此人生前应该是一名金丹期修士,或者是元婴期修士。他拿出玉简,一个个、仔细的甄别起来。突然,他高兴的一下站起,因为在一枚玉简中,他发现了“阴阳诀”三个字。而且,这阴阳诀的功法一直延续到元婴期,看来此人是阴阳门的元婴期高手,没想到,一次玄天境探险竟然死在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