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斩杀金丹五层
    ,

    “事情是这样的,那一天玄天秘境开启,我们正好在天外峰,爷爷立即带着我们进入了秘境之中,在秘境中,爷爷帮助我们筑基,他修为也从金丹二层提升到金丹四层。昨天,我们就发现了这个地方,里面宝物惊人,在爷爷的带领下,我们轮番攻击护罩,眼看就要成功了,谁知这些人突然出现,他们打伤了爷爷,目的就是要霸占里面的宝物!”风袭人见哥哥呆住了,便抢着说道。

    这个结果跟风乙墨猜测的相差无几,不然风善全等人也不会是满脸愤懑了。

    几伙人对于风乙墨的到来不闻不问,专心致志的攻击护罩,因为护罩马上要用破碎,是时候分享胜利果实了。

    眼前一共是三伙修士,一伙两人,全都是金丹初期修为,一伙三人,为首的是金丹四层,其余两人是筑基中期修为,最后一伙人修为最高,金丹五层,他是一个人。

    风袭人指着金丹五层修士,恨恨道:“就是他打伤了爷爷!”

    风乙墨暗中唤出了红与白,这个家伙速度奇快,而且奇毒无比,最适合偷袭,对于那个打伤外公的金丹修士,他完全记恨上了。那修士使用的是一件毛笔状法宝,不断在空中点来点去,每点一下,护罩就向内塌陷一分,威力不小。

    眼见护罩就要破碎,风乙墨大吼道:“我来助你们一臂之力!”说完,张嘴喷出落叶斩,落叶斩一晃变成五丈之巨,向金丹五层修士附近的护罩劈去。

    “法宝?”正在围攻护罩的四名金丹修士全都吃了一惊,这小子明明是筑基十层,怎么能催动法宝?就在一愣之际,落叶斩突然转了方向,向金丹五层修士脑袋斩去!

    金丹五层修士冷笑一声,手指一挥,毛笔法宝立即调转方向,迎向落叶斩,可是一直趴在旁边的红与黑突然尾钩高高扬起,乌黑的钩子直奔金丹五层修士面门刺去!

    “好个孽畜!”金丹五层修士勃然大怒,区区三级妖虫竟然也敢对自己动手?左手五指张开,一面圆形盾牌出现在掌心,迎风涨大变成丈许,挡在身前。

    然而红与黑的尾巴极为灵活,半路就改变了方向,划了一个圆弧,刺向金丹五层修士的后背。

    金丹修士一惊,好快的速度,连忙操控盾牌换到后背。

    虽然落叶斩同样是法宝,而且比毛笔法宝还要高一些,可是风乙墨才筑基十层,对方是金丹五层,法力差了许多,如果他不是神识强大,根本不敢出手。因此威力差了许多。

    当!落叶斩被毛笔弹开,刃身一震,翻了两个跟头,被风乙墨纵身一跃握在手中,双手紧握刀柄,大喝一声,持着五丈大小的落叶斩向金丹五层修士脑袋重重的劈落!

    这种打法在修士斗法中极为少见,好似世俗界武士比武一般。

    金丹五层修士轻蔑一笑,手腕一转,毛笔法宝滴溜溜盘旋起来,呼呼生风,搅动四周方圆数十丈内的山风,形成一个巨大的风团,向正在落下的风乙墨胸口轰去。

    谁知风乙墨不躲不避,直直的撞向风团,就在风团即将轰在他胸口上的时候,他手中的落叶斩也马上劈到金丹五层修士头顶。

    那金丹修士吓了一跳,这是要跟自己同归于尽吗?自己的命可比他的值钱,连忙身形一闪,躲避开来,然而一道白光从风乙墨袖口飞出,在金丹五层修士右手手腕上咬了一下,闪电般又缩了回去。

    嘭!

    风乙墨胸部被毛笔风团轰中,整个人倒飞出去。那正在轰击护罩的两个金丹初期修士暗暗摇了摇头,小子就算不死也要重伤了,区区筑基就敢挑战金丹,简直是不自量力。然而,风乙墨并没有倒地,也没有吐血受伤,而是一个筋斗飞了回来,收起落叶斩,看向金丹五层修士。其他人见风乙墨在法宝的重击下居然完好无损,不由的楞在当场。

    金丹五层修士左手握住右手手腕,看向风乙墨,神情古怪,众人正在奇怪,他要干什么,就听当啷一声,毛笔法宝居然落地,而那圆形盾牌同样没有了法力支持,被红与黑尾钩扫飞,接着噗嗤一声,尾钩从金丹五层修士后背刺入,从前胸刺出,把尸体高高的挑起,示威一样朝其他金丹修士晃了晃。

    两名金丹初期修士、一名金丹中期修士呆若木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的占上风的人突然死了呢?

    “怎么,你们还走吗?也要学此人这样吗?”风乙墨冷冷的说道。

    五人打了一个冷战,后退两步,场面太诡异了,好好的金丹五层修士就这么死了,都没有看清年轻人是如何杀了他的。

    几人犹豫当中,疗伤的风际会站起身,向这边走来,五人立即调转方向,狂奔而去。

    “墨儿,你竟然有如此修为,能够独立杀了金丹五层修士?”风际会震惊的无以复加,问道。

    风乙墨没有说话,而是一直观察五人,见他们已经远远的离开了,这才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墨儿,你受伤了?”风际会大惊失色,连忙上前搀扶住风乙墨。

    “没事,多亏有银雪丝绦,不然肯定重伤了。法宝的一击果然不是好接的!”此前,他仗着身上穿了银雪丝绦内甲加上炼体小成,这才冒险接了毛笔法宝一记,并以此镇住三名金丹修士,可是法宝一击威力岂能小觑,还是震伤了他的内脏,如果不是炼体小成,早就筋断骨折重伤了。

    他冒险以身接了毛笔法宝一记,让红与黑分散金丹五层修士的注意力,给红与白创造机会,一击得手,那剧毒要了金丹五层修士的命!

    “外公,快轰碎护罩,取了宝物!此地不宜久留!”风乙墨一边取出一颗回春丹服下,炼化药力,一边对风际会说道。

    “好!”风际会祭出法宝,几下轰碎了护罩,袖袍一扫,收了玉佩和极品灵石,命令风袭人收起毛笔法宝跟盾牌,让风善全把风乙墨搀扶到红与黑背上,一行人急匆匆离开了。

    就在几人离开半个时辰之后,一道身影从远处闪电般飞来,见护罩破碎,里面东西不见了,脸色变的十分难看,阴沉沉道:“不管是谁,拿了本座相中的东西,就算跑到天边,本座也会把你追回来!”言罢,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竟然是一名元婴修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