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离开外公
    ,

    一行人狂奔了两个时辰,经过疗伤,风乙墨的伤好了七七八八,命令红与黑变成十丈大小,风善全、风袭人等人全都坐在上面,又快又稳。

    见证了风乙墨一人干掉了金丹五层修士,虽然有金丹五层修士轻敌的原因,可风善全等人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敬畏,爷爷也不能轻易的干掉那人吧,乙墨表弟到底在秘境中有了什么样的奇遇,让他如此厉害了?还有身下的巨大蝎子速度真快,都超过爷爷飞行速度了,真是让人羡慕!

    见已经远离刚才的地方,风乙墨示意红与黑减速,众人从其背上下来,他向外公大致讲述了一下自己的遭遇,并且告诉外公,风麒麟表哥、风涛表叔已经被邪恶之人炼制成尸傀儡,听的众人唉声叹气。

    “墨儿,真没有想到是外公看走眼了,你能取得今日的成就全凭自己的努力得来的,外公替你高兴,替你死去的娘高兴!”风际会拉着风乙墨的手说道,“墨儿,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外公,我还是想要趁着还有三年多时间,再在秘境中好好闯一闯,寻求我的机缘,毕竟难得遇见一次玄天秘境。”风乙墨道。

    “好,有志气,外公支持你。这个玉佩还有极品灵石你都拿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用上的。”风际会把从护罩里得到的玉佩和三块极品灵石都递给了风乙墨。

    “外公,这”风乙墨愣住了,心中感激不已,外公竟然把所有的宝物都给自己。

    “孩子,这些东西如果没有你,根本不会出现在外公手中,是你付出了努力而获得的。这玉佩看起来就不同凡响,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外公留着也没有用,你年轻,潜力巨大,希望有一天能够帮的上你。极品灵石在修真界已经极为少见了,关键时候或许能够救你一命,你既然选择继续冒险,那么就安心的拿着吧!”风际会语重心长的说道。

    “谢谢外公!”风乙墨感动的热泪盈眶,他把储物袋里的所有三级灵丹全都拿出来,“外公,这些灵丹你留下,用在修炼上。”

    风际会震惊的看着数百瓶灵丹,惊得说不出话来,“这些、这些灵丹都是你炼制的?”

    风乙墨点点头,并拿出两瓶夺灵丹,严肃道:“外公,这里面的灵丹是夺灵丹,可以解决丹毒的问题,切记不能过多服用,不然修为就会停滞在元婴期,而无法寸进了!”

    “什么,你还会炼制夺灵丹?”风际会差点跳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外孙,楚家老祖筹划了那么长时间,想要谋取夺灵丹,结果出现在外孙手中,他怎么能不震惊呢。

    “我也是偶然间得到了夺灵丹的丹方,就照着炼制了一下,没有想到竟然炼成功了。外公,夺灵丹的事情切记不能泄露出去!”

    “墨儿,你放心,外公不会泄露半个字的!”

    风乙墨离开了外公他们,临走时把他会的炼丹经验利用两个时辰,传授给风袭人,风袭人对于这个表哥佩服的五体投地,原来不起眼的表哥如此厉害,顿时升起想要拜师学艺的念头。风乙墨哪里肯,带着她寻宝太危险了。

    望着风乙墨一个人离去的背影,风际会叹了一口气,这孩子像他的爹爹墨子雨。

    “走,咱们找个灵气充盈的地方闭关修炼,抓紧一切时间修炼!”风际会大手一挥,有了大量灵丹,加上充盈的灵气,孩子们的修为还会有所提升!

    金丹五层修士的尸体被红与黑吃了个干干净净,储物袋被风乙墨直接扔进了须弥铁中,须弥铁的事情他连外公都没有告诉,不是不相信外公,而是东西太过珍贵,一旦泄露出去,对风家对他都会是灭顶之灾。他能赠送夺灵丹,已经是冒着极大风险了,可是没有夺灵丹,外公他们修炼起来,每天服用的灵丹数量就会大大的被限制,无法快速提升修为。只有解了丹毒的后顾之忧,外公他们才可以放心大胆的服用灵丹进行修炼而不用顾及丹毒。

    那件毛笔法宝跟盾牌风乙墨送给了风善全,引得其他人的羡慕,风善全受宠若惊,还没有成就金丹就有了法宝,真是喜出望外。不过他在三叮嘱风善全,不到金丹期不能使用法宝,杀人夺宝的事情在修仙界可是层出不穷。

    在经历了黄泉城的事件,之前差点死在不知名恐怖妖兽嘴里,又想到了坟墓里的守墓人,风乙墨越发觉得这玄天秘境十分神秘。机缘存在,同时伴随着高度危险,让他不得不小心谨慎行事。

    再说,他进入玄天秘境之后,获得了圣元果、多件法宝,又获得了红与黑、红与白,更加珍惜的是得到了须弥铁跟阴阳诀后续功法,收获非常丰富了,因此他不想更多的冒险。减慢了行进速度,在确保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搜寻其他的宝物。

    一路走来,发现了许多尸体。有人类的,也有妖兽的,唯一的相同之处都是尸体残破,没有一具是完整的。妖兽尸体重点部位都被割去了,那应该是人类的手法,人类修士的储物袋尽数被收走,同样是人类的做法。

    人类修士进入玄天秘境,宛如蝗虫过境一样,尽情收割、掠夺。

    这一日,风乙墨正在烤着一具妖兽尸体,红与黑、红与白两个小家伙呆在一旁,望着篝火上的妖兽尸体馋的不行,它们一直生吃妖兽尸体,很少吃到被烤熟的肉。那种香味儿阵阵扑鼻而来,急的两个小家伙不停的转来转去,可惜没有风乙墨的命令,它们不敢妄动。

    “救命,救命啊!”一道遁光从远处投来,落在风乙墨面前。风乙墨抬头看去,是一个狼狈不堪的老道,浑身是血,一条左臂齐肩断掉,血如泉涌,唯有脚下还有一柄飞剑托着他,才刚刚落地,老道一个踉跄就摔倒了,而飞剑当啷一声落在地面上。

    风乙墨连忙上前搀扶起他,问道:“道友,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老道惊恐的向后面瞥了一眼,“有人要追杀我,请道友为我挡一档。”

    “是什么人?什么修为?”风乙墨急切的问道,老道是金丹初期修为,能够把他伤到如此狼狈,看来对方修为不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