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夜黑杀人时
    原来是祖孙二人。

    “老人家,过来烤烤火!”风乙墨让出靠近庙门的地方,对老人说道。

    “多谢小哥!”老人拱手致谢,拉着小孙子,来到篝火旁边坐下,看向风乙墨,问道:“荒山野岭的,小哥一个人?”

    风乙墨笑了笑,点头道:“嗯,一个人,习惯了。”

    老人年约七十,头发花白了一半,脸色灰暗,似乎身体不太好的样子,小男孩粉妆玉琢般,模样俊俏,睁着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看着风乙墨,一点也不怕生。

    车夫从车上拿下一些东西,搬到庙里,一件包裹,一张兽皮,车夫把地面清扫出干净的一块,铺好兽皮,这才过来把老人搀扶过去。

    风乙墨发现老人步履蹒跚,走几步就喘的不行,不由的暗中摇了摇头,老人时日不多了。

    小男孩没有跟着老人,而是拿了一根木材扔到篝火中,激起一片火星,小男孩咯咯笑了起来,甚是欢愉。

    老人坐在兽皮上,凝视着孙子,满脸不舍跟哀愁,他指了指孙子对车夫道:“曲三,你把小少爷带过来。”

    “是,老爷!”车夫应了一声,过来把小男孩抱到老人身边,老人疼惜的搂在怀里,也不说话,就一直看着孙子,仿佛怎么看都看不够的样子。

    车夫打开包裹,里面是几只烧鸡、猪蹄膀还有一些面饼,一个酒袋,他撕下一个鸡腿递给小男孩,小男孩接过来递到老人嘴边,脆生生道:“爷爷吃!”

    老人眼中噙满了泪水,“墨儿乖,爷爷不饿,你先吃吧。”

    小男孩这才大口大口的啃咬起鸡腿来。

    虽然隔了两丈多,风乙墨还是听到了祖孙两个的谈话,让他想起了外公,也是称呼自己墨儿的,没有想到在破庙中,竟然遇到跟自己同名之人,也算是一种缘分了。不知道外公他们怎么样了,还在枫叶镇吗?

    正在发楞,车夫曲三倒了一碗酒,并拿着一只烧鸡走过来,道:“这位小哥,我们老爷让我送来的,谢谢你给我们一个避雨之所!”

    风乙墨点点头,没有推辞,接过烧鸡和酒碗,吃喝起来。

    祖孙俩舟车劳顿,很快就入睡,外面大雨落在庙顶,噼噼啪啪作响,时不时一声响雷炸开,吓的小男孩一个劲的往老人怀里钻。

    风乙墨没有睡觉,一直守着篝火,让篝火保持燃烧,这样一来,庙堂内就不怎么寒冷。

    车夫曲三惊诧的看了风乙墨一眼,依偎在老人身边,半卧着,也睡去,并没有把身上湿透的衣服换下来。

    时间到了子时,外面的雨小了,不过风乙墨还是在稀稀落落的雨中听到了密集的马蹄声音,神识悄然探出,十八骑疾驰而来,方向正是自己这一座寺庙!

    风乙墨心中冷笑,果然是江湖仇杀,一个老人跟一个幼童,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让十八名世俗高手连夜奔袭,斩草除根!

    哒哒!

    马蹄敲击在地面,溅起无数水花,由远及近,震得庙宇棚顶灰尘簌簌落下,老人蓦然睁开双眼,眼神由不解变成愤怒,他扭头看向曲三,厉声喝问:“曲三,老夫自认对你不薄,为何要背叛老夫?”

    曲三一个翻身,单膝贵地,嘭嘭嘭磕了三个响头:“老爷,您对曲三有活命之恩,曲三就是死了也无以为报。只是他们抓了小的的妻儿,如果小的不答应他们,妻儿难以活命!您放心,等小的救出妻儿,一定会为您和小少爷报仇,然后就自尽,去陪老爷!”

    “你......”老人颤抖的手指指向曲三,最终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罢了,你走吧。告诉他们,那位小哥是无辜的,不要伤及无辜!”

    轰!

    残破的院墙被骏马冲塌,十八骑已然冲到院内,人欢马嘶,把小男孩吓的哇哇大哭。

    老人颤巍巍站起身,目光炯炯,望着十八骑当先一位,朗声道:“夺命虎常二爷竟然亲自出马,老夫深感荣幸啊!”

    那人哈哈一笑,摘掉头上的斗笠,露出一张满脸横肉的脸,轻轻一偏腿,从马背上跳下,动作行云流水,十分潇洒,却是一位世俗武功高手!

    “彭寨主别来无恙啊,我们大哥想要请彭老寨主喝一杯,谁知彭老寨主不给面子,不辞而别,大哥只好命令兄弟我连夜追赶而来,还好没有错过,多亏了这为曲三兄弟了!”常二爷说道。

    曲三满脸羞得通红,双拳握紧,额头青筋暴起,最终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退出丈许,离开了庙堂。

    其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