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落羽河
    见识过彭墨儿如此坚韧后,风乙墨动了传授他“九天罡风诀”的念头,他虽然没有灵根,无法修炼,可是“九天罡风诀”拥有炼体功效,强健筋骨非常不错,便一句句的传授给彭墨儿,并让彭墨儿称呼自己为师傅,算是收下的第一个徒弟。

    彭墨儿郑重其事的跪下行拜师礼,脆生生叫了一声“师傅”,风乙墨欢喜的不得了,拉起彭墨儿,把一张金刚符封印在一块玉佩之中,挂在他的脖子上,这是一张三级符箓,足以让小彭墨儿承受三次金丹修士全力一击!

    让彭墨儿睡了一会儿,天刚亮后,牵着他的手,直奔一千二百里之外的彭家寨而去。

    彭墨儿虽然年纪小,却十分聪慧,已经把来龙去脉说了清清楚楚。

    死去的老人名叫彭渊,是彭家寨的寨主,原本也是儿孙满堂,其乐融融,在两个月前,儿子救了一个人,那人伤好后不辞而别,谁知几天前,那人恩将仇报,带来一众手下杀进彭家寨,却是此人看中了彭墨儿娘亲的美色。

    这一伙人是方圆千里赫赫有名的匪徒狼山十虎!被救之人是十虎的老大飞天虎。

    彭渊的儿子气急攻心,在战斗中死去,儿媳愤然自杀,让飞天虎十分恼怒,因此下令屠寨,好在彭渊功夫还算不错,在忠仆曲三的掩护下,杀出重围,带着小孙子一路逃命,不曾想曲三也被人收买,祖孙两个如果不是遇到了风乙墨,早已魂归黄泉了。

    因此,风乙墨决定收拾狼山十虎,替彭渊报仇!

    彭家寨,还是需要彭墨儿主持!

    一千两百多里,彭渊跑了五六天,风乙墨却用了两天时间就赶到了,这还是他故意减慢速度,多多传授彭墨儿九天罡风诀的缘故。

    来到彭家寨,远远就能闻到一股血腥气息,高大寨门紧闭,箭楼上站住三四名匪徒,看到一大一小两个人来到寨门之前,拉弓搭箭,对准了风乙墨二人,喝道:“干什么的?”

    “讨债的!”风乙墨朗声说道,不待匪徒继续发问,手指一抬,两道指风射出,箭楼上的匪徒顿时惨叫着跌落下来。

    几人的惨叫惊动了里面的一众匪徒,纷纷叫嚣着拿起武器冲出来,只见一个人带着一个孝从天而降,众匪徒一个个呆若木鸡,扑通扑通匍匐在地:“恭迎上仙!”

    风乙墨右手成鹰爪状,虚空一抓,众匪徒脸上顿时生出痛苦表情,惨叫不已,一缕缕神魂从头顶溢出,在风乙墨掌心出形成一颗绿色的珠子,他把珠子塞到彭墨儿嘴边,道:“墨儿,吃了它。今后,你就可以控制这些人的生死了。你年纪还小,不足以震慑众人,需要有人辅佐。他们这些人就是最好的帮手!”

    彭墨儿似懂非懂,乖巧的吞下珠子,顿时发觉只要自己一个念头下去,眼前所有人全都能给死去!

    “师傅,这是什么?”彭墨儿惊喜的问道。

    风乙墨道:“这是为师送给你的礼物!希望你能够有所成就。虽然你没有灵根,可是你有一颗坚持的心,或许有一天能够改变自己的人生,踏上不一样的修炼之路!墨儿,为师走了,你好自为之!切记不可为恶,不可自傲,不可恃强凌弱!不然,为师数千里之外也要取了你的首级!”

    彭墨儿怔怔的望着师傅严肃的表情,不知所措,那边风乙墨已经腾空而起,声音远远传出:“从今天起,彭墨儿就是彭家寨的寨主,所有人务必听从他的命令!”

    “是上仙,遵法旨!”全寨的人跪了一地,彭墨儿也跪地叩头,等众人抬头后,风乙墨早已不见了踪影。

    “恭送上仙!”

    “恭送师傅!”

    ......

    了却了一个心愿,风乙墨再一次踏上去往商道联盟的征途,有了自己的震慑和一众匪徒的帮衬,小彭墨儿应该生活的很好,也算是给彭渊一个交代了。

    在路上,风乙墨抽出大部分精力钻研“望气术”,越研究,越震惊,越感到修真界各种法术的博大精深。

    两个月后,风乙墨出现在一条看不到边际的大河之前,河对岸,就是商道联盟的地盘了,再走三万里,就是商道联盟的总部所在天机城!

    眼前的河名为落羽河,意思就是羽毛落在上面都会沉入河底,一条河长五万八千里,宽二十八里。

    茫茫河面,无风无浪,风乙墨试着祭出一件上品灵器飞剑,最多也只能飞离河岸边三十丈,再远就无法控制了,似乎那滔滔河水之中,有巨大的吸引力,吸引一切悬空的事物。

    “该怎么过河呢?”风乙墨迷茫起来,凫水过河肯定是不行的,连羽毛都会沉入河底,更何况是人了。正犹豫间,只见茫茫河面上出现一艘渔船,飘飘荡荡的来到河岸边,从上面下来五个人,上岸后急匆匆离去了。

    风乙墨微微一愣,怎么落羽河上还能渡船吗?连忙问道:“船家,我想到河对岸,不知道船家可否载我一程?”

    船家是一位老叟,须发花白,不经意间,风乙墨施展了望气术,眼中光芒一闪,暗暗吃了一惊,那一位船家老叟竟然是一名金丹后期修士!表面上,船家就是凡人一个。

    两个月时间苦修望气术,已经有所成绩,可以轻易的看穿修士的修为。哪怕是化神修士也无法在望气术下遁形!

    “呵呵,小哥可知道一次渡河需要多少钱吗?”老叟笑呵呵的问道。

    风乙墨摇了摇头,“还请老人家示下!”

    老叟伸出一根手指。

    “一百两银子?”风乙墨问道,他明知老叟是修士,却故意没有点破。

    老叟笑着摆了摆手,道:“一百块中品灵石!”

    什么?风乙墨跳了起来,一百块中品灵石可是一万下品灵石了,算是一笔巨款,怎么渡河一次就如此昂贵吗?

    老叟看到风乙墨非常吃惊,便道:“一百中品灵石可是往返一趟的费用,除非你过去后不想回来。刚才那五人就是一个月前前往商道联盟的,今天才折返回来。”

    风乙墨暗暗叹了一口气,摇橹一趟,就赚了五万灵石,简直就是抢劫,可是没有办法,谁让自己没有能力过河呢,乖乖的交了一百中品灵石,上船等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