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裂空困杀阵
    “罪过,罪过,是老奴糊涂了,这就送上来!”跟来的老管家左权一个劲的道歉,转身准备茶水去了。

    左山大步走到中间的高大靠背椅上坐下,示意风乙墨坐,风乙墨淡淡一笑,抱拳一礼,重新坐在刚才的椅子上。

    “本座左山,现任左家家主,听老管家说小友带着我左良玉师弟的遗物返还,可有此事?”左山身体坐的笔直,微微前倾,以强大的气势看向风乙墨,问道。

    在左山开门进来后,风乙墨就看出此人乃是元婴初期修为,而且已经到来突破的界限,机缘到了,随时都能进入元婴中期,心头骇然,左家比自己想象中底蕴要深厚的多。

    听左山如此发问,风乙墨连忙站起,道:“回前辈,在下机缘巧合进入了玄天秘境,碰到了重伤的左良玉前辈,他老人家在临终前委托晚辈把一些终于的物品送到贵府,并把他的法宝乾坤砖赠送给晚辈,当做酬劳。”说着,风乙墨取出了乾坤砖,不过此时的乾坤砖已经受损严重,跌落至上品灵器的级别。

    左山点点头,以他的目光自然看出乾坤砖伤了根本,很难恢复到法宝级别,说明左良玉临终前经过极其激烈的斗法,他却不知道乾坤砖是被风乙墨用坏的。

    “小友果然是我辈中人,讲信誉,守承诺,令人佩服。从天外峰到天机城,足足有十三万一千里,小友辛苦了,本座必定会重赏与你!既然见到了本座,还请小友把东西交给本座吧?”左山微笑着伸出手道。

    风乙墨面露难色,道:“对不起,前辈,晚辈答应左良玉前辈,要把东西亲手交给左树心道友。不知道他现在在没在府上!”

    左山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竖起大拇指:“小友好胆色,重承诺,果然不是一般人!树心贤侄外出公干,还有一段时日才能返回,小友安心的在府内等候吧。本座就不奉陪了!”

    “前辈您请!”风乙墨恭敬的说道。

    左山满脸微笑,等出了会客大堂脸一下子阴沉下来,双眼几乎喷火,“小子,真是不知好歹,哼!”

    此时,管家左权正好端来一壶茶,左山见状,把脸一板:“回去,不用搭理此人!”

    左权一愣,随即转身离去,心中叹了一口气,家主生气了。

    风乙墨一直在会客大堂待到晚上,也没有人过来送茶端水,不由的苦笑,看来自己得罪了左山了。正不知道怎么办,房门打开,左权走了进来,“对不住了,老朽一直在忙,竟然忘记了小哥,还请小哥见谅。小哥饿坏了吧,请随老夫来,饭菜准备好,小哥用后就休息吧。”

    ......

    躺在床上,风乙墨明显感觉房间周围有人关注着自己的房间,暗自庆幸,在来左家之前,率先把须弥铁隐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并以三级隐匿符外加三级幻境符掩盖起来,哪怕是元婴修士,不仔细寻找也发现不了。随时携带只有两个储物袋,一个装着要送给左家的四级、五级灵药,一个装了百十块灵石,几件上品灵器,十几瓶灵丹、各种符箓,其他贵重物品全都留在须弥铁中了,除此之外,保留了灵兽袋,万一逃跑,红与黑是不错的代步工具。

    既然被监视,也就不用提心吊胆,因此风乙墨放心大胆的睡去,他确定左山在没有拿到东西之前,是不会对自己不利的。不过,他心里却犯愁起来,整个左家置于裂天困杀阵之中,自己虽然记住了阵基位置,以微末的阵法水平,无法破除,如果强行逃跑,恐怕会被大阵撕成碎片!

    这是不是典型的农夫跟蛇的故事?如果自己贪墨了所以东西,也就不会被困于此地,可是那样一来,自己就是违背了诺言,一辈子心里都不会好过,算了不想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

    左山书房内,管家左权垂手而立,只听家主的手指不停的在桌子上敲击,忽然,手指停下,左山问道:“那小子怎么样?”

    “还算老实,并没有发牢骚,吃了晚饭睡觉去了。”

    “嗯,熬他几天再说。本座不相信,区区一个筑基修士还能有如此冷静的心性。”

    “是!”

    等管家退出去,左山站起身,脸上阴沉的吓人,“左良玉,你死了还要搞那么多事情吗?当年,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是家主了,现在我掌管了整个左家,生意蒸蒸日上,你却阴魂不散的想要扶持你的儿子,哼,可惜你永远不会如愿!只要得到了家主令牌,你的儿子就会下去陪你了!”

    ..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