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图中山
    风乙墨终于见到了左树心,看到满头乱发、样子颓废的家伙,他以为自己看错了,这样的人就是元婴老祖的后人?此人样子三十多岁,金丹后期修为,不修边幅,浑身酒气,连站都站不稳,眼睛里布满血丝,斜着眼睛看向风乙墨:“你、你是谁?又是冒充我、我爹派来的吧?”

    风乙墨扭头看看管家,“他就是左树心?”

    老管家左权点点头,“如假包换!”

    风乙墨摇了摇头,取出了乾坤砖,道:“你爹的法宝你总该认识吧。”

    左树心看到乾坤砖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扑上来,一把夺过去,激动的搂在怀里,满脸泪痕:“爹,爹,真的是你吗?你在哪里啊,儿子想你啊!爹----!”

    风乙墨静静的等在一边,等左树心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完,这才道:“在下已经证明是左良玉前辈委托而来的,那乾坤砖就是左良玉前辈赠予在下的酬劳,还请这位前辈证明是左树心才行!”

    虽然眼前之人哭的十分悲怆,可是他不认识左树心,为了小心起见,必须要严格审验才是。

    左树心擦了擦泪水,愣愣的看着风乙墨,半晌才问道:“你当真见过我爹,他是怎么死的?”

    “在下遇到左良玉前辈的时候,他跟一头四级妖兽同归于尽,仅剩半具元婴中毒之身,匆匆交代几句就仙逝了!”

    左树心叹了一口气,满脸悲伤,取出一块身份令牌交给风乙墨,风乙墨接过来,见令牌上果然是左树心三个字,不过他还是冷冷问道:“光凭区区一块身份令牌还是无法证明你是左树心。”

    左树心也不搭话,运起功法,从指尖逼出一滴血,滴落在身份令牌之上,令牌顿时爆发出一片光芒,左树心三个字好像活了过来一样,从令牌中飘出,在半空停顿了几息才消散。

    “这样足以证明我是左树心了吧。”邋遢的左树心说道。

    风乙墨点点头,这应该是真的了,从腰间取下储物袋递过去:“左良玉前辈让晚辈交给前辈的东西都在里面。既然完成了交易,还请前辈把乾坤砖还给晚辈,晚辈也就告辞了。”

    “哈哈哈,好!”左山大笑着走来,“小友重情重义,信守承诺,左家怎么会亏待与你呢,到会客大堂坐一坐,看看该怎样奖励你才对!”此时,左山的心情非常差,早知道东西就在此人身上,应该早早动手抢夺过来才是,何必等左树心回来呢。

    “晚辈就不叨扰了,就此......”告辞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感觉左山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势,让风乙墨打了一个寒颤,连忙改口:“既然前辈盛情,那就坐一坐吧。”

    左树心手里握着储物袋,泪水又流了下来,爹爹没有忘记自己,哪怕生命垂危还想着自己,正要打开储物袋,忽然见左山目光一直盯着自己,连忙把储物袋塞入怀中,道:“禀家主,弟子舟车劳顿,要去休息了。”

    左山收回目光,哈哈一笑,道:“贤侄这样做可就不对了,这位小友不远十几万里,前来送还令尊遗物,如果不好好招待一番,恐怕说不过去。你手里的乾坤砖可是令尊赠予小友的酬劳,你是不是该还给人家?”

    左树心脸上显出不舍之态,这是父亲唯一的遗物了,睹物思人,他不想还给风乙墨,于是对着风乙墨深深一揖,道:“这位小兄弟,可否能把先父的遗物转让给在下,需要什么你尽管开口便是,只要在下能够做到的一定完成!”

    “这个......”风乙墨犯难了,其实乾坤砖被雷劫轰到根本,已经不是法宝,而变成上品灵器,作用大大减弱,变成鸡肋一般的存在,可有可无,如果能以此换成更多的资源,倒也不错,可是换什么好呢?

    正犹豫当中,左山不满道:“两位还是到会客大堂再仔细研究吧,总不能一直站在这里,让下人看热闹。”

    没有办法,风乙墨、左树心二人只好跟着左山来到会客大堂。

    宾主落座,风乙墨已经想好换什么,便道:“左树心前辈,晚辈眼看就要成就金丹,需要打造自己的本命法宝,您看有没有上好的炼器典籍跟炼器材料?”

    左树心听风乙墨同意交换,顿时大喜,不过听风乙墨的要求,脸上又露出难色,他看了一眼左山,道:“炼器典籍在下倒是有几本,关键上好的炼器材料暂时还没有......”

    坐在主位上的左山突然左袖袍一卷,左树心怀里收藏的左良玉储物袋立即飞到他的手中,接着不等风乙墨、左树心惊愕,右手虚抓,二人浑身灵力被封,身形不由自主的飞向挂在正中间的画卷之中:“既然没有炼器材料,你们两个好好寻找吧,不用着急!”

    嘭!

    风乙墨跟左树心摔倒在乱石堆中,激起一片尘土,风乙墨因为肉身强悍,倒也没有什么,倒是左树心被摔的呲牙咧嘴,半天才哼哼唧唧的爬起来。

    风乙墨环顾四周,内心十分震惊,刚才被左山突然出手偷袭,淬不及防封了浑身灵力,然后向着画撞去,怎么一下子出现在一片荒山之中?嗯,这山怎么如此眼熟?他仔细的看了看,顿时大惊,原来自己竟然出现在画卷之中了!

    “你发现了吧,我们都被困在图中山里面了,你我二人灵海被封印,无法逃出去,只能等死了!”左树心愁眉不展的说道,“唉,是我连累了你啊。左山狼子野心,早就觊觎家主之位,可惜一直没有找到家父的家主令牌,无法名正言顺,如今,他愿望得逞,恐怕不会留着咱们两个!”

    风乙墨一愣,自己给左树心的储物袋里只有十几株完整的四级灵药,还有一株五级灵药,别无他物,等等,此人说的家主令牌,是不是自己在黄泉城抛出去的那一枚令牌呢?如果是它,那么左山的愿望就会落空,起码现在自己不会有生命危险,想到此,心中大定。

    “左树心前辈,既然乾坤砖已经在你手中了,还请完成刚才的交易,把炼器典籍给晚辈吧,如果有什么好的炼器材料也可以给晚辈几块。”风乙墨十分淡定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