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收服左树心
    其他矿工也都不是傻子,无神的双眼中全都迸射而出希冀的光芒,一个个围拢过来,哀求道:“好汉、不、前辈,能不能帮我们恢复法力?”

    风乙墨摇了摇头,道:“暂时还不能,因为还不到时候,如果你们恢复的法力,那些人就会发觉,咱们的计划就会功亏一篑。你们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打探出如何才能离开这里,一旦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帮你们解开封灵禁制。”

    矿工们听风乙墨莫如此说,眼中露出失望,不过精神状态明显发生了变化,他们齐声道:“一切都听前辈的安排,我等无不遵从!”

    风乙墨让人把黑熊放下,黑熊单膝跪地,右手举起,发誓道:“我黑熊,从今天起就追寻前辈左右,为前辈效力!”

    风乙墨满意黑熊的表态,把黑熊拉起来,威严的环顾四周,冷生道:“这里现在一共是四十六人,我希望你们以灵魂发誓,绝不能把今天的事情透露出半点,如果哪一位敢透露泄消息,必定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众矿工无不举手发誓,在他们看来,这样的消息是最大的事情了,能够活着离开图中山是所有人毕生的愿望。

    有了凝聚力风乙墨安排绝大部分人开始挖矿,少部分人去联系其他矿工,并且派几个跟左龙他们比较熟稔的矿工去打探消息,看看怎样才能离开这里。

    到了傍晚收矿石的时候,左龙本以为能看到风乙墨的笑话,好好惩治他一番,谁知风乙墨的竹筐里装满了矿石,完全达到了二百斤的标准,让他吃惊不小。被重点照顾的左树心可就惨了,一天下来只挖了七十多斤的矿石,好在左龙看在他是前任家主的少爷份上,只是没有给他饭吃,并没有进行鞭刑。

    左树心见同样一起进来的风乙墨竟然弄到了二百斤的矿石,吃了一惊,十分费解,在休息的时候凑了过来,低声问道:“你,你是怎么做到的?能不能教一教我?”

    风乙墨笑了笑,没有吱声。

    左树心还要发问,却被旁边儿的黑熊一巴掌推到一边儿:“滚一边儿去,不要打扰我们老大休息。”

    不仅是黑熊,其他几名矿工,都对左树心也怒目而视,似乎他找风乙墨说话,触犯了什么规矩一般,让左树心不由得更是大惊失色,这小子刚进来没多久,竟然笼络了这么多的手下,他是怎么做到的?

    哪怕他是前任家主的少爷,现在也必须夹起尾巴做人,左树心灰溜溜的走了。

    第二天,依旧按照风乙墨的安排行事,到了交纳矿石的时候,风乙墨手底下的人已经变成了七十多人,而且他又交了二百斤矿石,而左树心却依然只有一百多斤左右,没有完成任务。

    今天,左龙可就没有那么好心了,让人把左树心按到地上,噼里啪啦的抽了二十鞭子,把左树心打得皮开肉绽,嚎叫不已。

    等众人都离去,风乙墨才来到还趴在地上不敢起来的左树心旁边,道:“如果想要不挨打,我有办法。”

    “哎呦,疼死我了,什么办法你快说啊!”左树心满头冷汗,哆嗦着嘴唇问道。

    “从今往后听我的安排指挥,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保证你完成任务不用挨打!”风乙墨道。

    “这个......”左树心犹豫起来,要让自己堂堂金丹后期修士听一个筑基修士的命令,他心里感觉十分别扭,而且眼前年轻人虽然按照父亲的遗嘱送来东西,可里面是什么,他也不知道,谁知道此人有没有私藏。

    风乙墨见左树心犹豫不决,起身立刻离去,任凭左树心如何呼唤,都没有回头。

    第三天,被风乙墨纠集在一起的矿工达到了一百人,在矿洞里,风乙墨被黑熊及另外两名矿工小头目供奉在宽敞凉爽的地方,看着矿工们挖矿,根本不像是矿工,反而更像是监工的。

    另外两人一人叫巴通,一人叫求力,后来的这些矿工都是二人带来的,他们在这里工作了五六年,算是老人了。风乙墨用望气术观察二人,全都是金丹后期修为,只不过巴通是金丹八层,求力是金丹九层罢了。

    两个人一直被封印了灵海,五六年时间,修为丝毫没有任何进展。因此,他们二人比其他所有人更加渴望逃出此地。

    令风乙墨失望的是,三天时间,没有一个人能够打探出如何才能离开图中山。风乙墨甚至在想如果能够把这一座大山打通,对面会是什么。

    最惨的当属左树心,因为第三天依然没有完成任务,又被打了十鞭子,整个后背血淋淋的,趴了两个时辰才敢动,一瘸一拐的来到风乙墨面前,哭丧着脸:“兄弟,你是我亲哥,从现在开始,我左树心一切都听你的,我发誓!”

    风乙墨笑了,站起身,拍了拍左树心的肩膀,手里出现两颗疗伤灵丹,“跟着我,你不会吃亏的。”

    左树心接过灵丹,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服下灵丹,后背上的伤痛明显减缓,不到半个时辰,就好利索了。

    “风、不,老大,有什么指示尽管说!”左树心期期艾艾的来到风乙墨身边,谄媚的问道,如果明天再挨打,有灵丹服用,就不用太痛苦了。他身上虽然有储物袋,可是里面的灵丹都是增加修为的,没有疗伤的,因为他根本不认为自己会受伤!

    风乙墨呵呵一笑,没有回答,而是勾了勾手指,让左树心靠近,低声道:“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想办法弄清楚离开图中山的办法,只要你能找到办法,我就有办法带你离开这里!”

    啊?左树心愣住了,顿时兴奋起来,“老大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好,你就等好消息吧!”左树心兴冲冲的跑了。

    望着左树心离去的背影,风乙墨眯起眼睛,他之所以极力拉拢左树心,就是因为他的身份--前任家主的少爷!他不相信堂堂前家主的儿子会如此窝囊,一事无成,左良玉既然当了左家家主,肯定有自己根基和背景,而且,修为能够修炼到金丹后期,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虽然跟左树心接触时间不长,却能在其邋遢形象之下感受到内心到奸猾,他是以这种颓废、不求上进的样子来麻痹左山,从而得以生存下去!

    因此,在无所事事的背后,隐藏了其特有的力量,风乙墨有理由相信,左树心有一股暗中力量支持他,也只有他这个前任家主少爷有能力找到离开此地的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