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离开图中山
    风乙墨接过阵符,冷冷看了左树心一眼,此人私心极重,这枚阵符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弄来的,或许一开始就有,因为他的储物袋没有被左山收走,哪怕他挨打,也没用透露身上有储物袋,心中到底如何打算,旁人不得而知。

    左树心被风乙墨刀一样的目光看的浑身发冷,不由的后退一步,讪讪笑道:“我开玩笑的。对了,老大,我父亲给我的东西都有什么?里面的东西我一眼都没看,就被左山抢走了,万一出去后,他把里面的东西贪墨了,我岂不是吃了哑巴亏?”

    风乙墨笑了笑,道:“也没有什么,一共保全根系的四级灵药十五株,五级灵药一株,价值连城啊。”

    “啊?就这么点东西?”左树心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怎么会只有这么点灵药?不可能!”

    风乙墨冷笑道:“树心少爷是认为在下贪污了里面的东西?如果如此,在下何必不远十几万里跑到天机城来,何不全都贪污算了,你也不会知道我这个人,对吧?你有所不知,那十几株灵药都是上千年年份,特别是五级灵药,已经有六七千年的年头了,一株就足够卖出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灵石了!”

    “真的?”左树心激动起来,连忙一揖,道歉道:“老大你误会了,我刚才不是这个意思,以老大你的人品,怎么会如此龌龊呢。”

    “好了,你去干活吧,等我的消息!”风乙墨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认真研究手中的阵符。

    当初曾经承诺所有矿工,要带他们一起离开,自然不会言而无信,因此他要炼制出更多的阵符来!

    如果把阵法比作锁头,那么阵符就是开启锁头的钥匙,就像当初在枫叶镇,风家弟子身上的玉佩内就暗含阵符,可以自由出入药田护阵。只不过那个极其简单,而手中的阵符却十分复杂罢了。

    神识一点点探入道阵符之中,里面一道道繁杂的阵线出现在眼前,风乙墨数了数,大概有一百多道,不由的乍舌不已,区区一枚阵符,赶得上三级阵法了!以他目前的阵法水平来说,破解此阵符不是问题。

    他的神识刚要完全深入,忽然意识道自己差点犯了错误,连忙收回神识,找到左树心,要了一滴精血,滴入阵符之中,阵符内阵线急速的移动,排列发生了改变,不由的惊出一身冷汗。刚才如果冒然动手破解阵线,阵线已经彻底毁了!

    看清楚真实的阵线,风乙墨的神识缓慢的小心的渗入其中,寻找起阵线起源,只要摸透了阵线排布规律,他有信心复制出一个个阵符来,有了足够的阵符,里面的矿工就全都可以离开了。不过,两寸大小的阵符中密密麻麻排布了一百二十四道阵线,其密集程度可想而知,他必须小心谨慎,不能犯一点错误。

    两天后,风乙墨搞清楚了阵线排布,躲入矿洞深处,取出火符,开始炼制阵符。阵符的载体一般都是妖兽皮,能够承受阵线的力量,好在他储物袋里还有几块三级妖兽皮。

    又过了四天时间,在风乙墨面前,摆放着九十六枚阵符,跟左树心送来的完全一样,不过还差最后一道程序,他叫来左树心以及其他拥有左家血脉的弟子,把九十六枚阵符中全都滴入精血,这样一来,大乾坤阵就不会排斥阵符了。

    左树心望着数排阵符,惊得是目瞪口呆,他没有想到风乙墨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炼制出如此多的阵符来,要知道阵符的炼制都是请了全城最有名的阵法师,不仅仅是一人,而是三人共同完成的。一来,防止一个人熟悉了阵符结构,二来,一个人想要独立完成阵符,非常的困难,没有数月时间根本完成不了。

    加上左树心拿回来的,一共有九十七枚阵符,可以携带一百九十四人,只要能够解除所有矿工身体内的封灵禁制,就可以激活阵符,离开了!

    接下来风乙墨利用七天时间,以破禁手法,逐一破解了封灵禁制,他可不敢用噬灵蚕去破禁,如此逆天的东西传扬出去,他相信自己肯定无法活着走出天机城!

    凡是被解开禁制的人全都留在矿洞最深处,免得引起左龙等人的注意,好在现在他们只要求完成产量,而用不着盯着所有矿工挖矿。所有恢复法力的矿工激动的热泪盈眶,他们等这一天太久了!

    左树心、巴通、求力再一次见证了风乙墨禁制水平,双手指尖灵力闪动,勾勒出一道道禁制,钻入矿工丹田内,一点点、逐步的破除封禁了矿工丹田灵海的封灵禁制,一个人需要半个时辰时间,这是因为风乙墨不想惊动布置封灵禁制之人,又不能伤及矿工的灵海,减慢了速度。

    最后一人是左树心,当周身灵力再一次涌现,充满了强大力量,自己终于可以自由的掌握命运,心中的舒畅难以言表,忍不住想要长啸,却看到风乙墨冰冷的目光,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生生忍住了。心中却不屑,自己堂堂金丹后期修士,怎么会害怕一个筑基期修士?在所有矿工之中,他的修为是最高的!

    当一百九十四名筑基期、金丹期矿工恢复了法力,出现在左龙面前,左龙等人全都惊呆了,不知所措,竟然忘记了示警。

    矿工们急于逃出图中山,也顾不上找左龙他们算账,两人一组,激活了阵符,化为一道道光芒,消失在原地。

    会客大堂内,顿时人满为患,乞丐般的矿工潮水般涌出了会客大堂,架起遁光,向左家大院之外逃去。

    然而不知道大院被布置了裂空困杀阵的他们刚刚飞离地面十几丈,裂空困杀阵嗡嗡的启动,一道道刃芒出现,组成了天网,飞起来的数人顿时被刃芒分割成碎尸,散落下来。

    “不要飞,跟我走!”风乙墨大吼一声,随时抛出十几杆阵旗,阵旗落地后,在纷乱的刃芒之中,形成了一道甬道,把刃芒都隔绝在外,他率先钻了进去,向着大门冲去。

    其他人看到后,纷纷跟上来,这里所有人除了风乙墨跟左树心有储物袋跟兵器外,其他人全都是赤手空拳,不过他们人多势众,特别是金丹修士数量占据了一半,一起发狠冲击,各种法术漫天,大门、院墙瞬间就被轰碎,离开了左家大院!

    让风乙墨窃喜的是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左家元婴老祖竟然没有出现一人,让他非常奇怪,可现在不该关心此事,还是逃命要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