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损失惨重的左家
    风乙墨等人是非常幸运的,今天左家所有的元婴老祖都一早匆匆离开了左家,现在全都集中在天机城最北部的一个不起眼的破败小楼之前,不仅仅左家三名元婴老祖,还有无妄商盟的两名元婴老祖,独一商盟的两名元婴老祖,共有七名元婴老祖一同出现在此!

    在小楼前,站着五名神情凄惨、悲凉的女修,全都是金丹期修为,最前面的就是被风乙墨在落羽河救了的羽灵珑,她手里拿着一个黄色的玉简。黄色玉简极为少见,大部分玉简都是白色的,常常会有黑色、绿色的玉简出现,不曾见过黄色的,十分罕有。

    “各位前辈真的要把小女子逼的鱼死网破吗?天机门数百年来式微破败,仅有的‘天机策’镇门之宝,你们也要抢夺吗?如果家祖还在,你们敢如此放肆吗?”羽灵珑动听的声音显露出极为愤慨却又无可奈何的语气。

    独一商盟的一名元婴老祖咳嗽了一声,神色一板,沉声道:“话不是这么说的,‘天机策’重现天日,乃是修真界一大盛事,我等仰慕天机策由来已久,就是想要一睹风采,利用天机策更好的造福修士。更何况,如此重宝放在你们几个女娃娃手中,必定给你们带来杀身之祸!”

    羽灵珑惨然一笑,手中加大了力量,爆发出一片光芒,道:“既然它与我们有害无益,晚辈就毁了它吧,免得让它害人!”

    “不可!”

    “住手!”

    一众元婴老祖纷纷大喝,左家一名元婴初期老祖甚至右手一探,灵力大手闪现,对准羽灵珑抓了过去。

    羽灵珑脸上显出惊恐、凄惨的神情,正要绝望的跟玉简一起粉身碎骨,忽然,她美丽的眼眸中爆射出两道精光,娇喝一声,纤弱的手指孔雀开屏般散开,五道指芒骤然射出,宛如五道利剑,射向五名元婴老祖!

    众位元婴老祖嗤笑不已,区区金丹初期修士在元婴修士面前敢出手,而且还是分袭五人,简直不知死活,不知所谓!

    眼看左家元婴老祖的灵力大手就要捏住羽灵珑,一股骇然的、令所有元婴老祖都心悸的气息从羽灵珑身上散发出来,只见羽灵珑左手在发出五道指芒后,轻轻向前一拍,左家元婴老祖的灵力大手立即摧古拉朽的碎裂,在他惊骇的目光下,羽灵珑小手印在他胸口上,一颗跳动的心脏从其后背离体而出,然后嘭的炸开,那略显迷茫的元婴刚刚从头顶溢出,就被羽灵珑的雪白小手抓住,带回眼前,樱唇微启:“你不是想要看天机策吗,好好看吧!”说完,五指并拢,捏碎了元婴!

    而此时,五道指芒才落在五名元婴老祖身上,噗噗噗噗噗,一连六道血箭,从余下六人身上射出,原来其中一道指芒竟然穿透一人后,又伤了另外一人!

    所有人全都惊呆了,受伤的元婴老祖惊骇莫名,刚要后退,一股强大的神识笼罩在所有人身上:“欺负了我天机门的人就想走吗?我天机散人只不过闭关五百年,你们这些鼠辈竟然欺辱到我天机门头顶上,真是岂有此理!”

    天机散人?左山打了一个冷战,其他人听到这个名号,加上远超元婴后期的强大神识,无不瑟瑟发抖,独一商盟、无妄商盟的元婴修士噗通跪地求饶:“前辈饶命,晚辈知错了,前辈饶命!”

    左山嘴唇哆嗦了几下,满嘴苦涩,一个照面,左家就损失了一名元婴修士,早知道天机门老祖天机散人还在世,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逼到人家门前,索问天机策了,同样拉着另外一名左家元婴老祖左鹏缓缓跪了下去:“散人看在先祖跟前辈相识的缘分上,饶了我等吧。”

    天机散人却没有了声音,气氛更为凝重,六名元婴老祖额头上尽是冷汗,连身上的伤口都来不及处理,任凭血水汩汩流淌,刚才死去的左家元婴修士的下场历历在目,生怕惹恼了化神期前辈。

    “唉,既然提到了故去的老友,瞧在你们没有太过分的分上,留下你们所有人的储物袋,去吧,不要让本座再看到你们!”

    六名元婴如释重负,连忙扯下储物袋,落荒而逃,别提多狼狈了。

    此时,左山才发觉左家大院内的裂空困杀阵被触发,怒火攻心,带着左鹏展开瞬移,向左家疾驰而去。

    天机门的几位女修此时已经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道:“恭迎老祖回归!”

    然而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出现,几人正在惊诧,一个两寸有余的元婴凭空出现,急匆匆的对羽灵珑道:“快,收了储物袋,立刻出城!我法力支撑不了多久,如果不是凭借强大神识,无法吓住他们!”

    那元婴赫然就是风乙墨曾经遇到的天超,此时的修为已经降低到化神初期,而且通体发黑,显然无法有效的遏制尸毒,正在缓慢的溃散。

    羽灵珑等人大大的吃了一惊,来不及细问,连忙收了七个元婴老祖的储物袋,匆匆的离开了直奔天机城北门而去。

    ......

    从左家出来的风乙墨正要向天机城东门飞奔,忽然觉察到在天机城北部涌出一股熟悉的气息,心头大喜,连忙改变了方向,向北门奔去,为了不被别人发现,他用藏魂术把修为隐匿在练气十层,并且专门挑选偏僻的巷子行走。

    身后,跟来左树心,他见风乙墨突然变成了练气十层修为,哪里还不清楚人家利用特殊秘法隐匿了修为,刚刚升起动手的念头按耐下来,紧紧跟上。

    等左山赶回左家大院,大部分矿工早就跑的无影无踪,满院血腥,十几个贪婪的金丹修士见左家大院没有元婴修士镇守,四处掠夺财物,杀了数人,正待离去,碰到了从天而降的左山跟左鹏,两个人分外眼红,祭出本命法宝,把十几人轰成了碎渣。然而裂空困杀阵的启动,让大院内水榭楼台、小桥等建筑物变成了废墟,损失惨重!

    “啊--!是谁?”左山仰头悲呼,忽然想起了图中山画卷,一个闪身来到会客大堂内,顿时目瞪口呆,原本挂在大堂上的图画竟然不见了!有人收走了图中山画卷!要知道图中山画卷是空间宝物,根本无法容纳到储物袋内,可是这样的宝物竟然被盗走了!

    刚才,他被天超的指芒伤到了右胸,此时怒火攻心,惊怒交集,一口血没有忍住,噗的喷射而出,直挺挺倒了下去,吓的跟来的左鹏连忙上前搀扶:“家主,家主你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