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天机门门主
    风乙墨刚刚出了北门,就看到前面行色匆匆的羽灵珑一行人,心中却好奇,刚才熟悉的气息哪里去了?

    羽灵珑等人发现了身后的追兵,正紧张的不行,羽灵珑认出了风乙墨,松了一口气,对同伴道:“不用紧张,他不是坏人。风兄,又见面了,你为何如此狼狈?”

    风乙墨气息提升上来,变成了金丹初期,速度加快,“说来话长,一言难尽啊,你们这又是去往何处?”

    羽灵珑迟疑片刻,没有说话,反而舍弃了官路,向偏僻的方向飞掠而去:“风兄,请随妾身来!”

    风乙墨心中好奇,跟了上去,后面的左树心犹豫一下,就要跟上,忽然脑海中炸响一道声音:“滚!”

    仅仅一个字,让他头疼欲裂,七窍流血,吓的魂飞魄散,立即向另外一个方向飞遁而走。

    是化神期老祖!想起刚才那一声断喝,左树心肝胆俱裂,双手掐诀,浑身数十穴窍喷出血雾,竟然施展出血遁之术,化为一道血光,逃的无影无踪!

    风乙墨发现左树心突然改变方向,而且用上极为伤根本的血遁之术,正十分费解,前面羽灵珑纤弱的肩膀上出现一个散发死气的元婴,对自己苦笑道:“小友,又见面了!”

    风乙墨吃了一惊,“前辈,你的肉身.....?”

    天超苦笑道:“一言难尽啊,也是我太贪心,中了尸毒竟然还带走了万年尸丹,谁知尸毒跟万年尸丹交相呼应,爆发的更加猛烈,肉身彻底被毁了,如果我不是及时溢出了元婴,恐怕元婴也被尸毒所侵蚀了!”

    风乙墨闻听耸然动容,好厉害的尸毒啊!

    羽灵珑听见二人交谈,露出惊喜的神色:“老祖,您跟风兄认识?”

    “呵呵,有过一面之缘,如今再一次相见,说明十分有缘!”天超元婴小脸笑了笑,忽然神色一凜,“朝东北前方走,那里有一片沼泽,沼气可以隔绝神识!”

    风乙墨隐约发现天机城北门出现了两道元婴修士身影,暗道不好,立即放出红与黑,“羽道友,快上来!”

    羽灵珑大喜过望,连忙跟同伴一起飞到变成五丈大小的红与黑背上,红与黑立即化作一道银光,向东北方向奔去。

    红与黑走后没有多久,两道身影出现在原地,却是无妄商盟的元婴老祖,一个叫无桥,一个叫无路,是兄弟二人,两个人伤的最轻,一个是左肩受伤,一个是右肩贯穿,就是被一道指芒串糖葫芦的两个人。

    他们惶恐不安的返回无妄商盟,惊魂未定,化神期老怪数百年不曾出现了,传闻五百多年前,天机门的化神期老祖天机散人跟仇家同归于尽,天机门这才日渐破败,走到现在只有寥寥几个弟子罢了。正是因为如此,当天机门的镇门之宝天机策出现后,他们才争相恐后的前来逼迫、讨要,谁知已经死去多时的天机散人现身,一招就杀了一名元婴初期修士,伤了六人,他们怎么会不害怕呢。

    等二人服下疗伤灵丹,发现伤势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重,心中起了疑心,按理说,这些人欺辱到门上,差一点灭了天机门,任谁都得暴跳如雷,为何只杀了一人呢?要说化神期老祖心怀善念,不忍杀生,打死他们都不会相信,而且那么久,迟迟没有看到人影,因此他们二人壮着胆子,悄悄跟了上来,发现羽灵珑一行人匆匆的逃离天机城,这让他们兄弟二人更加疑惑。

    “大哥,你说天机门的弟子有了天机散人化神期老祖当靠山,应该耀武扬威,重振天机门才是,她们为什么要走呢?还有,后来的那个年轻人是谁?”无路向无桥问道。

    无桥皱了皱眉头,看着风乙墨一行人离去的方向,脑海涌出诸多念头,正犹豫间,左山以及左鹏出现在他们二人身边,“无桥兄,你也发现了不妥之处?”

    无桥看了左山一眼,暗道,世上聪明之人可不止自己一人啊,点点头,道:“英雄所见略同,既然左山兄也疑窦重重,何不一起去拜见一下天机散人前辈呢?”

    左山打了一个哈哈,“走吧,到底怎样,一探便知!”

    他气急攻心昏厥被唤醒后,神识锁定了风乙墨,下面的弟子已经汇报,是这个风乙墨带头并扔出阵旗,抵挡住裂空困杀阵的杀伤力,带着矿工逃走的,因此他怀疑是风乙墨盗走的图中山画卷,别看风乙墨隐匿了行踪,可是在他左山眼中,跟透明的一样。

    不过让左山奇怪的是在风乙墨身上并没有发现图中山画卷的踪迹,而且鬼鬼祟祟的跟天机门的余孽勾结在一起,引起了他的怀疑,因此带着左鹏匆匆赶来,碰到了无氏兄弟二人。

    四人化为四道遁光,向风乙墨一行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

    在天超元婴的指引下,红与黑驮着众人来到一处雾气昭昭的沼泽边缘,浓浓的雾气连神识都无法穿透,天超示意风乙墨停下,抛给羽灵珑一个玉简:“这是沼泽内的地图,你们找一处安全的地方,凭借元婴老怪的储物袋内修炼资源坚持修炼,等修为有成再出来。玲珑丫头,把天机策玉简给我。”

    “是,老祖!”羽灵珑乖巧的应了一声,递出玉简,问道:“老祖,您要离开我们?”

    天超接过天机策玉简,径直塞到风乙墨手中,不顾羽灵珑等人的惊愕,道:“我跟小兄弟把后面四人引开,你们才能安全。快走吧!”

    “是!”羽灵珑等人跪地叩首:“辞别老祖,老祖保重!”站起身后,羽灵珑又对风乙墨一礼:“拜见门主,属下等告退!”

    风乙墨稀里糊涂的拿着天机策玉简,不知道怎么回事,直到听羽灵珑称呼自己为门主,愣了愣,“喂,羽道友,什么意思?”他根本不知道天机策的重要性!

    羽灵珑等人已经走远了,没有任何回答,只有天超元婴嘿嘿一笑,道:“小友既然接了天机策,从今往后就是天机门的门主了。希望你能够担起光复天机门的重任来。羽灵珑她们先潜伏在这里修行,等你振臂一呼,她们自然会来策应与你,重振天机门!”

    风乙墨哭笑不得,正要说话,天超元婴已经飘然而去,“门主快走吧,如果被后面追来的四人知道你有天机策,定然会被撕成碎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