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被利用
    此时,风乙墨发现左山等人距离自己不过三十余里,以他们的速度,半炷香时间就会赶到,连忙催促红与黑远离沼泽,疾驰而去。

    “老东西,小爷我记住你了!”风乙墨心中发狠,不过神识还是落在天机策上,顿时惊呆了。

    修炼一途,是人类逆天改命,与天地抗争,改变自身命运的过程。因此,修士在被上苍眷顾的时候,又会经历诸多磨难,诸如雷劫、心魔劫等等,修士陨落十分普遍、常见。然而,一些道法高深的修士钻研天道,经过无数年沉淀,总结出一些特殊的规律,看破天机,形成了一个独立的法门,命名为“天机策”!

    天机策不是什么功法,而是可以以某种特殊的方法看出一个人、一座城、一片区域气运所在,借助气运,进行驱灾避祸,甚至可以通过手段,增加自己的气运,诸如选择渡劫的时间,掐算运道在何处等等,一旦完全掌握,足以加快修炼速度、提升渡过雷劫的几率。

    而且,到了元婴期后,修为增加起来极其缓慢,除了需要不断修炼外,更多的依赖破障的契机,而天机策恰恰能够帮你选择契机的方位!

    当年,天机散人天超就是凭借天机策,以短短八百年修炼时间,就成为了化神期修士,他就是利用天机策不断的寻到突破契机,一次次完成了突破!

    风乙墨不淡定了,这个天机策可是无价之宝!他连忙收到储物袋中,催促红与黑加快速度。

    ......

    羽灵珑等人在沼泽内小心翼翼的行进,刚刚走出数里,天超元婴出现在眼前,众人大喜:“老祖,您没走?”

    元婴撇撇嘴,“老祖我现在法力匮乏,之前杀了一个元婴修士,伤了六人,已经超过极限了,别说四个元婴,就是一个元婴修士,我也对付不了。我刚从说的那些话,无非是为了稳住那小子,让他引开元婴修士的。快,跟我走!这边距离外面太近,还不安全!”

    羽灵珑一愣,“这样一来,风兄岂不是会很危险?”

    “嘿嘿,老祖我怎么说也钻研天机策数百年,那小子是个大气运的家伙,不是短命鬼,不会有事。如果你们再见到他,可要好好依附在他身边,说不定天机门重现辉煌的机会就在他身上!”

    啊?羽灵珑惊呆了,老祖对风兄评价如此高吗?

    “当然,他必须活着离开这里才行!”天超元婴又补充了一句。

    ......

    左山等人发现前面一行人分出两伙,一伙人以羽灵珑为首,钻入沼泽之中,另外一伙是风乙墨跟一个元婴,那元婴很快离开了风乙墨,不知所踪,却也证实了他们的猜测:天机散人肉身丧失,只剩下元婴,法力大打折扣!之前,众人都是被唬住了!

    想到此,四人无不恨的咬牙切齿,白白丢了储物袋不说,还丢尽了面子。

    “无桥兄,你们追哪一伙?”左山问道。

    无桥心中冷笑,所有人都看到天机策在那个少年身上,虽然天机散人只剩下元婴,可是之前借助羽灵珑那丫头的手,一掌就拍死了一名同阶修士,他即便觊觎化神修士身上的宝物,也不敢有任何想法,便道:“我们去追那小子!”

    “哼,我们左家的宝物被这厮偷走了,作为家主必须拿回左家的东西,他属于我了!”左山似乎料到无桥会如此说,骤然加快速度,向风乙墨追去。

    无桥、无路两兄弟为之气结,同样不甘示弱的跟上。

    可是四人越追越心惊,因为他们发现少年坐在一只三级妖虫背上,速度惊人,跟他们的遁速相差无几,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妖虫!

    风乙墨发觉后面的四个元婴老祖竟然全都舍弃了天超等人,奔自己追来,不由的暗骂天超卑鄙,拿自己当诱饵了,他取出天机策玉简,掂量几下,还是重新装入储物袋中,这等异宝如果被抛起了,会遭天谴的!他取出一张三级神行符贴在红与黑身上,红与黑的速度立刻提升两成,把左山等人追近的距离又拉开了一些。

    左山等人无不惊讶,这到底是什么异类妖虫,竟然能够承受三级神行符?

    “左山兄,到了此时,你也就不用藏着掖着了,据说你有一个法宝遁地梭,速度极快,现在不用更待何时?”无桥看了一眼左山,说道。

    听无桥如此说,左山再也不好有所隐瞒,张嘴吐出一个梭子状的法宝,迎风变成十丈长,两丈宽,丈许高的两头尖尖的飞行法宝。

    “诸位道友,请吧!”左山说完,率先投入遁地梭中,左鹏其次,无桥、无路兄弟二人互相看了一眼,纷纷钻入里面,遁地梭立即钻入地下,快如闪电的向红与黑方向追去,速度惊人,超过了红与黑。

    “此宝果然非同一般,居然镌刻上土遁阵法,只可惜维持土遁阵法,消耗的灵石也不少吧?”无路拍了拍遁地梭,赞叹道。

    左山心疼的点点头,“一个时辰需要两枚上品灵石,自然是烧钱的玩意!”

    “啧啧,也只有左山兄这样的人才能养得起此宝,如果放在我身上,早就破产了!”无桥说道,“不过速度还真快,不出一个时辰,就应该追上那小子了!”

    ......

    风乙墨一边催促红与黑加快速度,一边以神识注意身后的四名元婴修士,忽然发现四人钻入一个奇怪的梭子中,梭子钻入土里消失了,他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让红与黑改变方向,朝着死亡之海方向疾驰。

    他却不知道,在地下的遁地梭也跟着改变了方向,越来越近。

    风乙墨感觉危险越来越近,心中焦虑不安,他藏在外面的须弥铁还需要抽时间找回来,里面的瞬息金、黑晶钻、圣元果、生命之沙等物品不能有任何闪失!可是,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摆脱后面的四名元婴修士!如果仅仅有一人,他或许能够试一试,可是现在是四人,一旦被追上,下场就是死!因此,他恨透了天超,心里把天超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十几遍。

    如今唯一的出路就是死亡之海,不过此地距离死亡之海有九万里之遥,一个金丹初期修士如何能够逃脱四名元婴修士的追杀?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没有办法,风乙墨心疼的取出两张三级神行符,一并贴在红与黑身上,并且拿出一把上品灵石塞入红与黑嘴里,让它吞咽,补充妖力。极速狂奔了一个时辰,红与黑也有些吃不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