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噬灵蚕立功
    风乙墨见觅踪飞蚁不再靠近,风困囚笼失去了作用,只能远远望着觅踪飞蚁兴叹了。

    看来无法摆脱此虫的跟踪,没有想到在对方修士中竟然有虫修,失算了!

    红与黑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众多元婴修士包围中冲了出去,然而只能坚持半个时辰,最多能够落下他们一千余里,当红与黑力竭后,自己势必会落入他们的包围之中,该怎么办?

    脑海中百转千回,也没有想出什么办法,除非能够冒险干掉那个操控觅踪飞蚁的虫修,不然,只要此虫一直跟着自己,断然没有逃脱的可能!

    风乙墨一咬牙,示意红与黑放慢速度,他要看看那个释放觅踪飞蚁的虫修到底是什么人,如果修为较低,是金丹修士,他拼着受伤也要除掉此人!

    ......

    “左山道友,那小贼速度变慢了,看来那妖虫无法一直保持高速飞奔,咱们加快速度!”汤淮感受到觅踪飞蚁传来的信息,惊喜的叫起来。

    左山、左鹏等人闻听大喜过望,立即加快速度,飞驰而去。

    很快,风乙墨就发现身后追来的七名元婴修士,在自己的左侧还有数道强大气息直奔这里而来,显然也都是元婴修士,不由嘴里发苦,却还是集中神识,发现了那一名虫修,嘴里更苦,原来是元婴修士,计划泡汤,任凭他有天大的胆子,也不能在七名元婴修士中干掉那元婴虫修啊,还是逃跑吧。

    红与黑再一次加速,甩开了众人,然而最多还能够持续四柱香时间,该怎么办呢?

    左山等人见风乙墨又突然加速,不由的恼羞成怒,在他们看来,这小子是在戏耍他们,区区一个金丹一层修士居然没有把十几个元婴老祖放在眼中,太气人了、太狂傲了!

    “追!”

    “追!”

    众位元婴修士义愤填膺,纷纷拿出各自的手段,追了上去,这样一来,众人之间的距离反而拉开了。

    风乙墨发现了这一现象,心中大喜,他发现虫修不过刚刚进入元婴一层,境界还不太稳定,速度最慢,心中有了计较,拿出一张三级幻符贴在红与黑背上,自己手中掐了一张三级隐匿符,激发幻符的同时激发隐身符,从红与黑背上落了下去,贴在一棵大树之上安静的站好。

    红与黑继续向前疾驰飞奔,其背上依旧盘坐着一个“风乙墨”,左山等人嗖嗖的从风乙墨头顶上飞过,直奔红与黑而去,没有发现隐匿在下面的风乙墨。在他们眼中,风乙墨依旧坐在红与黑背上,哪里能够想到风乙墨会疯狂的留下隐匿起来,偷袭元婴修士的汤淮呢。

    汤淮距离前方最后一名元婴修士有四十里的距离,一旦风乙墨出手攻击汤淮,必须要在半柱香时间内结束战斗,不然其他元婴修士反应过来,他就危险了。

    眼看汤淮越来越近,风乙墨屏气凝神,注意力高度集中,右手阴阳指已经准备妥当,同时落叶斩、刀葫都已经准备完毕,就等虫修汤淮的到来!

    汤淮并不知道危险一点点临近,正在全力一边操控觅踪飞蚁跟踪红与黑,一边全力飞行,因为分心,速度不能发挥极致,慢了许多,更加想不到目标会躲起来偷袭自己。刚刚掠过一棵巨树上空,下方一把巨刃一闪而出,斩断了树干树枝,迎头劈来,汤淮哪里能料到有埋伏,顿时吓了一跳,连忙祭出一面盾牌,然而迎接他的还有漫天遍地的一把把飞刀,九九八十一把飞刀尽数激射而出,组成一个方圆五丈的圆形刀阵,从四面八方向他射来。

    好一个汤淮,他一拍灵虫袋,一片黑色的甲虫飞出,密密麻麻的覆盖了全身,飞刀射在他的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飞刀竟然被蹦飞,伤他不得!

    风乙墨大吃一惊,没有料到此人已经把灵虫驯化到以虫为甲的地步,既然落叶斩、刀葫都没有作用,那就剩下阴阳指,如果阴阳指再毫无建树,自己只能继续逃亡,而且陷入极度危险的境地!他毫不犹豫的调动丹田黑白灵力,最强大的一指射出,黑白相间的指芒仿佛搅动了天地之间的生机、死气,涌向了汤淮。

    汤淮能够以虫修成就元婴,见识过人,却还是第一次看到黑白色的指芒法术,那指芒落在他眼中,只感绝一会儿暮气沉沉,好像濒临死亡,了无生机,一会儿又决定充满了力量生机,两种力量撕扯、争夺身体,难受的要命,不由的暗暗吃惊,这是什么法术?

    觉察到阴阳指的厉害,汤淮就要闪身躲避,然而风乙墨激发了双腿上的神行符,整个人化为一道青烟,手持落叶斩逼近汤淮近身,狠狠的一记劈在盾牌之上:“给小爷回去!”

    嘭!汤淮身前的盾牌被落叶斩重重的劈落回去,正好挡住了汤淮的去路,那阴阳指准确无误的落在他的身上!

    覆盖在身上的一半黑色甲虫发出惊恐的嘶鸣,纷纷脱落,黑色甲壳飞快的变成灰色,然后变成白色,风一吹,变成了齑粉,散落下去。另外一半身子上的黑色甲虫发出欢畅的鸣叫,然而很快就被充盈的生机鼓胀的变成圆球状,嘭嘭的炸开了!

    残余的指芒落在汤淮身上,汤淮只感觉一边生机流失,死气侵入,破坏了脉络,另外一边,异样的生机涌入,跟身体格格不入,痛痒难当,然不知仰头惨叫起来:“啊---!臭小子,本座要杀了你!”

    只见汤淮面目狰狞,右手屈指在自己胸口一点,一条黄色的金线从他胸口心脏部位向喉咙涌去,他一张口,一条两寸来长,通体金光闪闪的蜈蚣飞出,嗖的飞向风乙墨。

    因为风乙墨距离汤淮不足丈许,那蜈蚣速度快如疾风,唰的就飞到他的身上,银雪丝绦内甲在金色蜈蚣面前,好像纸糊泥扎一样,被它钻破,一头扎进丹田之中。

    飞天金蜈!

    这可是四级高阶妖虫,一张嘴无坚不摧,最喜欢吃人的大脑,风乙墨吓的魂飞魄散,连忙爆退,只听汤淮哈哈大笑:“中了本座的本命灵虫飞天金蜈,等它吃了你的脑子,老子就把你炼成傀儡,永世被本座奴役!”

    风乙墨感觉到身体内飞天金蜈正在向自己的脑袋游走,正惊魂未定,不知如何处理,一直沉默的噬灵蚕突然睁开眼睛,白白胖胖的嘴巴用力一吸,飞天金蜈惨叫着倒飞入它的嘴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