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干掉虫修
    汤淮正在得意,打算看风乙墨痛不欲生的样子,忽然心神跟本命灵虫一缕联系断了,心神巨震,伤及神识,一口血没有忍住,喷了出来,惊恐的望着风乙墨:“你、你把它怎么了?”

    风乙墨松了一口气,冷笑道:“还有没有,都送过来,好让我品尝品尝,滋味不错!”说着,还砸吧砸吧嘴,一副急不可耐的馋样。

    汤淮尖叫一声,转身就跑,能够把四级高阶妖虫飞天金蜈一口吃了的家伙,可不是金丹期,而是化神期老祖!

    然而他刚刚转身,后背就中了一记阴阳指,左边身子彻底衰老,骨肉分离,肌肉、毛发、指甲脱落,变成了骸骨,右边身子却陷入疯长,手臂变成大腿办粗细,肌肤肿胀,被肌肉挣开一道道裂痕,最后嘭嘭的炸开,血肉模糊!

    一个元婴惊慌失措的从头顶溢出,一个瞬移飞出数丈,不等他继续瞬移,风乙墨的风困囚笼就笼罩在元婴之上,任凭他如何左冲右突都挣脱不得,元婴不由的呼喊道:“前辈,饶命!”

    风乙墨哪里有时间跟他废话,右手掐诀,数道禁制飞出,禁锢了元婴,左手收了汤淮的储物袋、灵虫袋跟刀葫,展开身形,立即遁走。

    整个战斗不过才持续了六十几息的时间,前面追寻红与黑的元婴修士发现了身后的异常,已经调转方向,飞奔而来了。

    这里刚刚发生了斗法,第一阵线的左山就发现了,这里面他的修为最高,元婴三层巅峰,眼看就要进入四层,神识强大,覆盖一百三十里范围,不过为了节赎力,他一直盯着前面的红与黑,当另外一个风乙墨出现,他意识到自己上当了,立即调转方向,并且祭出了遁地梭,不管其他人,朝风乙墨追来。

    一下子出现两个风乙墨,其余元婴修士全都吃了一惊,不知道哪一个是真的目标,停在半空,发现左山调转方向,全都明白过来,后面偷袭汤淮的人才是真的,也纷纷掉头,谁知刚刚飞出数里,汤淮就已经被那小子毁了肉身,抓住、禁锢了元婴,内心的震惊变成了惊恐,不由的放慢了速度,那还是金丹一层的修士吗?杀一个元婴修士如同探囊取物,太令人震惊了!

    他们哪里知道风乙墨偷袭汤淮已经用尽了全部手段,没有再战的能力,两记阴阳指就耗光了阴阳灵力,丹田灵海内只剩下九天罡风诀生出的青色灵力了,无法激发阴阳指!

    风乙墨自然发现了身后掉头的追兵,深吸一口气,把最后两张神行符贴在腿上,风移术施展到极致,一晃二十丈,向着红与黑方向疾奔。如果没有红与黑的帮忙,光凭两条腿,下场就只有被抓住!

    红与黑也调转方向,朝风乙墨这边飞奔,快似闪电,转眼超过了左山的遁地梭,不过,当风乙墨跟红与黑回合后,遁地梭已经距离他不过十里了!

    然而让风乙墨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红与黑刚刚接到他,神行符以及红与黑承受能力都到了极限,六条腿血迹斑斑,气息紊乱,速度大大的降低,仅仅能够跟元婴初期修士持平罢了,即便如此,用不了多久,就会力竭而亡,神行符透支了它太多的体力。

    风乙墨心疼的收了红与黑,放开双腿,凭借强悍的肉身,疾驰而走,脑海中搜寻脱身的办法。如今,虫修死了,无人能够操控觅踪飞蚁追寻自己的踪迹,解决了一个隐患,只要摆脱身后的追兵,就能安全许多。

    以他目前奔行速度,几乎是跟遁地梭持平,可是三级神行符时间限制却成了致命缺陷,最多一炷香时间就会消失,到时候自己可就成为鱼肉,任人宰割了。

    风乙墨打定主意,一旦神行符作用消失,就施展极为伤根本的血遁逃命,重伤总比死了的强,而且他深知,一旦施展血遁术,刚刚进阶的金丹境界势必会倒退,跌落至筑基期!

    时间一点点过去,追逐之势形成四个梯队,第一的就是风乙墨,紧随其后的就是左山的遁地梭,接着是左鹏等五名元婴修士,再后面是从妖魔岭西面、南面追踪而来的其余元婴修士,最近的左山距离风乙墨不过才十余里,可以说唾手可得!

    眼看神行符时限将至,风乙墨做好准备,立即施展血遁术逃命,忽然发现前方出现了一条见不到边际的河流。

    是落羽河!

    风乙墨心中大喜,落羽河上空禁制飞行,河水连羽毛都无法漂浮,虽然非常诡异、危险,却是一条出路,他离开用尽全部力气,落到河边,气喘吁吁的回头凝望,正好看到遁地梭从地里遁地而出,左山出现在十几丈外,冷笑的看着他:“小子,你倒是跑啊,我看你往哪里跑!”

    风乙墨哈哈一笑,脚步后移:“老匹夫,今天你把小爷追杀的像条狗,等来日,只有小爷不死,势必灭了你左家满门!”说罢,纵身向落羽河跃了进去。

    左山见状大惊,连忙挥出右手,灵力大手一闪而出,急抓风乙墨的后背,可惜还是晚了一步,风乙墨已经噗通落入落羽河中,消失在滚滚河水之中。

    左山仰面长叹,感到无比的憋屈,耗费了大了人力物力,损失了数十名弟子,竟然只落得个人财两空的下场,他无法接受!

    嗖嗖!

    左鹏等人落在左山身边,看了看空荡荡的河岸,问道:“家主,那小子呢?”

    左山指了指落羽河,无奈的说道:“跳入落羽河了!”

    众人面面相觑,心中暗暗佩服,那小子跳河自杀也不愿意落在他们手中,勇气可嘉。

    “咦,河水有一条船!”一名元婴修士突然指着落羽河惊呼起来,众人连忙看去,果然在距离河岸二十丈左右的地方,一艘小船出现,船夫把手中的船桨探入滔滔河水之中。

    风乙墨一跃入落羽河,身体就好像石块一样,沉入河底,无论他如何游动,都无法漂浮,不由得绝望的闭上双眼,看来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变成河底中的一具枯骨了。

    在他脚下,数具森白的骸骨躺在河床之上,不知道死了多久了。

    就在此时,一根船桨从河面探了下来,风乙墨毫不犹豫的伸手抓住,身子随着船桨向上浮去,很快,露出河面,被带入小船之内。

    “多谢前辈!”风乙墨感激的向船家抱拳致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