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风遁术
    老叟微微一笑:“小友不必客气,当初你可是付了往返船资,老夫有责任把小友送到河对岸!”

    听老叟如此说,风乙墨心中涌起无尽的佩服、感激,冒着得罪一大批元婴修士救自己,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他回头看向河岸上的左山等人,哈哈一笑,竖起大拇指,然后慢慢的朝下转去,点了点。

    左山等人的肺都快要被气炸了,左鹏垫着脚尖朝老叟喝道:“那个老儿,快把船划过来,本座重重有赏!”别看他是元婴修士,却也不敢轻易进入落羽河内。

    老叟打了一个哈哈,轻轻挥动船桨,向落羽河中心划去:“对不起了客官,小船既然已经离岸,断无回头的可能,还是等下一次吧!”

    “你......”左鹏气的七窍生烟,手腕一抖,一把上品灵器飞剑激射而出,直奔小船飞去,然而刚刚飞离河岸丈许,宛如折断翅膀的飞鸟一样,向河中落去。

    “左鹏,不要白费力气了,落羽河就算是法宝,也无法飞出十丈!”左山挥手制止了暴跳如雷的左鹏,“那小贼必然会上岸,只要上岸,咱们就有机会抓到他,走!”

    一行人呼呼啦啦的走了。

    风乙墨见状松了一口气,再一次抱拳致谢,老叟微笑着摆摆手:“小友不要太得意,距离此处一万九千里有一处浮桥,一旦他们过了浮桥,你还会有危险。因此,你有十九个时辰,能不能逃出他们的追杀,就看你的造化了!”

    风乙墨吃了一惊,以为彻底安全了谁知只是拖延了一段时间罢了,心中盘算起来。

    刚才已经看到对方有十四名元婴修士,如果不偷袭,正面交锋,二十个自己也必然落败被擒,上一次对战虫修不过是占了噬灵蚕的便宜,如果没有噬灵蚕,自己的脑浆早就被飞天金蜈吃的干干净净,变成一具尸体傀儡了。

    仔细想想,从修炼到现在,不过十余年时间,除了上一世遗留一些经验外,手段匮乏,落叶斩、刀葫都是因为修为受限,无法发挥最佳战力,法术中只有阴阳指能够拿的出手来,可惜最多释放两记就耗光了阴阳灵力,各种符箓都是炼制不少,威力却不大,用的最多的就是神行符了。

    还是自己修为太低啊,如果也是元婴初期,这些元婴老怪追杀自己,起码让他们损失一半!

    修炼,我要修炼!

    风乙墨盘膝坐在船上,双手各执一块中品灵石,开始修炼九天罡风诀。自从进入金丹期,还没有正式修炼此功法呢。外公风岐山曾经说过,九天罡风诀修炼到大成,完全可以束风成兵!在此功法对应的金丹功法的疾风部分,就可以疾走如风,提升飞行速度的法术,被称为风遁术,比之风移术高出太多!

    在修真界,五行中有金光遁术、木遁术、水遁术、火遁术、土遁术五大遁术,并且衍生出风遁术、雷遁术等旁支,都是数一数二的飞行法术,传闻上古时期,曾经有一个妖猴,一个风遁术就能飞出十万八千里,可谓是把风遁术修炼到极致!

    然而,岁月流逝,各种遁术都消失,人类修士反而借助各种法宝飞行,省去法力消耗,还更加安全,极少有人修炼各种遁术了。

    风乙墨拥有红与黑代步,原本不想耗费时间修炼风遁术,可如今,逼不得已必须要修炼此术了。

    因为在船上,风乙墨不想拿出臭不可闻的炼体液涂抹全身,只能咬牙坚持九天罡风诀带来的诸多痛楚,好在之前一直使用炼体液,骨骼、肌肉的强度翻了数翻,痛感减弱不少,却还是疼的满头大汗。

    船家见风乙墨这个时候还在修炼,不由的点头称赞,难怪此子能够以金丹一层修为跨界干掉了元婴一层修士,幸运成分固然有,更多的还是他勤奋刻苦修炼,而且他修炼的功法不一般啊,竟然隐有风雷声。

    风乙墨陷入修炼之中,并没有发现当他修炼时候,落羽河上竟然刮起了狂风,吹动河面掀起大浪,而且风啸之中,隐有风雷响彻。

    在九天罡风诀金丹期部分,除了风遁术之外,还有一种攻击法术:风啸大地,是以疾风为中心,形成龙卷风,修炼至大成可以形成三道丈许粗细龙卷风,摆出三才阵,攻击对手,让方圆数百丈天昏地暗,狂风大作,十分厉害!

    风乙墨刚刚就是修炼此法术!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乙墨睁开双眼,眼中青光闪过,刚才好像是陷入的了顿悟状态,完全掌握了风遁术、风啸大地两种法术!

    “多谢前辈!”风乙墨见小船已经靠岸,老叟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连忙致谢。

    “小友悟性不凡啊,这么短的时间就能进入顿悟状态,不错!”老叟由衷的赞了一句,“你还剩下十五个时辰了,对了,小友,你抓到的元婴没有用处吧,不如给老夫吧。”

    风乙墨吓了一跳,这么久了吗?自己感觉只有一炷香时间啊,连忙一礼后跃到河岸之上,抛出被禁锢的严严实实的汤淮元婴玉盒,疾驰而走。区区一个元婴,远不如自己的性命重要!

    施展刚刚掌握的风遁术,整个人好像变成一缕清风,几乎毫不消耗灵力,就飘出三十几丈,赶得上贴上神行符了,速度和元婴初期修士相当!

    风乙墨忍不住仰头长啸,心情愉悦,展开身形,向着死亡之海方向奔去。

    他没有看到老叟抓住了汤淮的元婴,嘿嘿冷笑,两指捏住元婴,舌头突然一卷,那汤淮的元婴立即被卷入口中,咔嚓咔嚓咀嚼起来,吃的津津有味!

    “好吃,真是太美味了!”

    ......

    距离风乙墨三万余里的落羽河对岸,遁地梭内只有左家的数名元婴修士,其他的无妄商盟、独一商盟的人全都被左山抛下,经过半天的追杀,左山可以肯定风乙墨除了拥有天机策外,还有十分高级的炼体功法,还有散发黑白灵力的特殊法术,并且有用不完的各种符箓,更重要的是在风乙墨身上一直没有发现图中山画卷,能够容纳空间宝物的宝物听都没有听说过!因此这样的人不能落在他人手中!

    无桥、无路等无氏元婴修士跟后赶来的独一商盟的丘辰等人也在商量。

    丘辰,元婴二层修士,来的晚,不明白这么多元婴老祖为何紧追着一个金丹一层修士不放,问道:“无桥兄,那小子身上只有天机策吗?这么多人为了一部天机策,如此兴师动众,值得吗?”

    无桥冷笑道:“如果只有天机策,兄弟我怎么可能通知你共享呢,你不是一直觊觎左家的图中山画卷吗,那画卷就在小子身上,你我两家合作,我要天机策,图中山画卷归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