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红与黑身死
    借助纯阴指,风乙墨一路畅通的推进三千里,根据地图指示,还有不到两万里就会到达死亡之海,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了,能不能逃出升天,就看最后两万里了!

    红与黑再一次被他收起,风遁术被他施展到极致,因为一直在使用风遁术,掌握的相当熟练,如果不是在逃命,他可以悠闲的凭借空中的风飘荡,丝毫不消耗任何灵力,这就是风遁术的优点!

    四个时辰之后,风乙墨精疲力尽,放眼望去,前方竟然是一片看不到头的荒漠,没有一座高山,没有一片绿树,全无藏身之处,不由的满脸苦笑。

    他放出了红与黑,示意它独自逃生,可是红与黑还是倔强的把他放在背上,用仅剩下的三条腿狂奔而走。

    风乙墨心中感动,这个时候红与黑都不放弃自己,自己有什么理由放弃呢?连忙抓紧时间恢复。

    三个时辰之后,红与黑正在飞奔,前面的沙土之中突然炸开,遁地梭破土而出,出现在地面之上,风乙墨叹了一口气,还是差了一点点啊,再给自己两个时辰,自己就能逃入死亡之海中了。

    他缓缓从红与黑背上下来,拍了拍红与黑的脑袋,示意它靠后,然后直面从遁地梭出来的左山等人。

    左家一共来了六名元婴修士,都是元婴初期,其中飞龙的气息跟左山相差无几,都是处于元婴三层巅峰。

    “小子,投降吧,你跑不掉了!”左山收了遁地梭,面无表情的对风乙墨道。

    “我投降你们会饶了我的性命吗?我杀了你们那么多人,如果不杀我恐怕无法对下面的人交代吧,因此,我投降是死,不投降也是死,何不拼一拼呢?”风乙墨低头看着自己的左手,“死亡左手,就看你的了!”

    “不知好歹的小子,既然你求死,本座就成全你!”左鹏咆哮起来,祭出了一件三尖蛇首钺轰向风乙墨。

    同样是法宝,在元婴修士手上施展出来的威力不同凡响,那三尖蛇首钺快如闪电,一闪而至,钺身灵力澎湃,宛如一条三首蛇直扑而来!

    风乙墨临危不乱,落叶斩迎头对准三尖蛇首钺劈了过去,只听当的一声巨响,落叶斩被轰的倒飞,风乙墨身形爆退,一直退出十几丈才停下,胸口气血翻涌,自己还是太弱了!

    不过,落叶斩还是成功的阻挡住左鹏的一记三尖蛇首钺的攻击!

    左鹏脸色难看起来,自己堂堂元婴修士,竟然被金丹一层修士挡住了一击,面子都丢尽了,爆喝道:“再吃我一记!”

    左山对旁边一名元婴修士道:“启亮,你去帮助启鹏,速战速决!”

    “是,家主!”启亮祭出一根白色长鞭,从另外一侧攻向风乙墨。

    站住风乙墨身后的红与黑见状,立即俯身趴地,身后尾钩幻化出一条影子,急刺启亮。

    启亮大怒,区区三级妖虫也敢对自己动手,喝道:“孽畜,尔敢!”

    在红与黑眼中,主人是至上的,任何威胁到主人的人都是敌人,它可不管对方是谁,什么级别,挥动尾钩,刺出一道道虚影,那尾钩顶端的尖刺散发黝黑色的光芒,一看就知道剧毒无比,让人忌惮。启亮惊怒交加,手中长鞭好像活过来一样,变成一圈圈的游龙,啪的一声,缠嘴与黑的尾巴,抖的笔直,形成拉扯之势。

    风乙墨心中大急,红与黑别看是三级高阶灵虫,可是面对元婴修士还是差了许多,连忙喝道:“红与黑,回来!”

    然而红与黑的尾巴被启亮的长鞭缠住,无法挣脱,它怒吼起来,身体倏地变成十丈之大,启亮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手中长鞭传来,身体身不由己的被带起,飞向半空。

    他大喝一声,周身灵力疯狂的涌入长鞭之中,灵力四溢,长鞭脱手而出,一圈圈缠绕在红与黑身上,他要活捉红与黑!

    风乙墨大惊,身形一晃,施展风遁术,避开左鹏的三尖蛇首钺,右手一扬,十几张三级攻击符箓就轰向启亮,逼的启亮手忙脚乱,连忙躲避,而风乙墨一闪,已经来到红与黑身边,双手抓住长鞭,大喝一声,竟然硬生生扯断了那件长鞭法宝,然后猛的一推红与黑,道:“快逃!”

    左山、飞龙、启亮等人无不骇然,长鞭虽然只是一件下品法宝,却不是能够被轻易毁掉的,风乙墨竟然凭借肉身就撕扯断裂,看来此人的炼体已经到了很高的境界,说明炼体功法是高级功法,每个人心中火热起来。

    启亮见自己的法宝被毁,心疼不已,祭出一件长棍法宝攻向风乙墨:“小子,用你的命赔偿本座的法宝!”

    前面是启亮,身后追来左鹏,风乙墨腹背受敌,左手屈指,就要激射纯阴指芒,谁知身后的左鹏突然手腕一抬,一道乌光激射而出,直奔风乙墨后心射来。

    在那乌光之中,风乙墨感受到强大的威胁,心神震颤,暗道不好,虽然有银雪丝绦内甲护体,却不敢丝毫大意,身形一晃,向左跨越丈许,可谁知启亮的长棍已经横扫而来,把他硬生生逼退回原来的位置,眼看就要伤在乌光之下,远处的红与黑悲嘶一声,三足发力,化为一道白光挡住风乙墨身前!

    嗤!

    乌光穿入红与黑身体内,风乙墨只感觉红与黑的生机快速消失,悲痛万分,仰头长啸,赤红的双目盯着左鹏,“你、该、死!”说完,收了红与黑的尸体,双臂一振,浑身喷射出一团血雾,直奔左鹏冲去!

    “不好,快阻止他!他施展血遁之术要逃走!”左山一愣,高声尖叫道。

    左鹏被风乙墨想要吃人的眼神盯着,心底发寒,召回三尖蛇首钺,可是风乙墨血遁速度太快,一闪就来到他面前,右手猛的抓住了三尖蛇首钺,左掌成剑,直刺他的咽喉。

    左鹏大惊,连忙摆头,咽喉虽然躲过去了,左肩却被刺了正着,顿感生机快速的消散,并且向全身蔓延的趋势,吓的他亡魂大冒,舍了三尖蛇首钺,爆退而走。

    身后,左山、飞龙急追而来,风乙墨长发飞舞,落叶斩一闪而逝的冲向众人,“爆!”

    轰!

    一声巨响,法宝落叶斩自爆,左山等人被轰飞数十丈,最倒霉的左鹏只来得及溢出元婴,肉身在爆炸中化为虚无!而风乙墨化为一道血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追!他施展血遁术,坚持不了多久!”左山挥去漫天尘土,脸色铁青的吼道。六名元婴修士追杀一名金丹一层修士,结果让一人毁掉肉身,让他们情何以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