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斗大修士
    风龙一出现,搅动天地风云,狂风大作,足有二十多丈高,把之前倒塌的废墟全都卷入其中,声势浩大的撞向混元掌!

    轰!

    宛如极品法宝自爆,风龙节节崩溃,却也把格鲁的混元掌卷的七零八落,最后跟风龙同归于尽!

    “咦,这是什么法术?”格鲁吃了一惊,混元掌虽然不是自己最厉害的法术,可也不是寻常金丹修士所能抵抗的,没想到一个金丹八层修士释放出来的法术竟然跟自己斗的旗鼓相当,身形一晃,出现在南门,却是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头,望着风乙墨急速离去的背影,稍作迟疑,便追了上去。

    空中人影一闪,独一商盟元婴初期修士出现,望着满目疮痍不由的吃惊、苦笑,现在年轻人都这么厉害了么?大供奉都没有办法留下此人,多亏自己没有冒然行事,自己就无法再风龙的袭击下全身而退!

    “来人,去左家灭火,这里也着手清理,全城一级戒备!”元婴修士的声音远远传扬出去,顿时一道道身影飞奔出来,救火的救火,清理现场的清理,显示井井有条的秩序。

    ......

    风乙墨一路狂奔,却始终无法摆脱后面的格鲁,不由的暗暗叫苦,自己太过大意,应该炼制几张三级神行符再行动,原本以为城内只有一个元婴初期修士,肯定追不上自己的风遁术,谁知出来一个后期大修士,而且擅长遁术,时间一长,自己灵力耗尽,可就要被追上了,如果红与黑在就好了,此时此刻,他非常想念红与黑!

    他叫苦,后面的元婴大修士越追越惊讶,此人虽然只有金丹八层修为,可是遁速并不比自己差,显然施展了某种遁术,心头不由的火热起来,此子身上定然有许多秘密啊,想到此,他长啸一声,加快速度。

    然而,只要他追近,风乙墨就抛出一件法宝自爆,哪怕他是元婴后期大修士,也不敢硬扛着法宝自爆,只能后退,因此,一直无法追上风乙墨,气的他暴跳如雷,更加心疼,因为两个时辰,风乙墨已经自爆了十几件法宝了!

    这让格鲁更加震惊,这小子得有多少法宝浪费啊,恨不得马上抓住此人,把所有的宝物都占自己所有!

    风乙墨叫苦连连,这样下去可不行,此地距离妖魔岭还有一段距离,无法坚持到地方,只能孤注一掷了,打定主意,他收住身形,转过身,祭出青光月牙轮,同时手里扣住了乌鳞针,等待追兵到来。青光月牙轮就是楚铃铛使用的兵器,属于上品法宝,威力远超落叶斩等兵器。

    格鲁见风乙墨突然不逃了,颇为惊诧,放慢速度,来到风乙墨三十丈之外,注视着年轻人:“怎么不逃了?法宝用完了?”

    风乙墨淡然一笑,“无论怎么逃,你都跟狗皮膏药一样紧追不舍,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打一场!”

    “哦,你自信打的过本座?”格鲁惊讶的问道。

    “打不打得过,只有打过才知道,看招!”说话间,盘旋在风乙墨头顶上的青光月牙轮呼的飞出,直奔格鲁飞去,把大修士气乐了,他还是第一次碰到金丹修士主动攻击元婴大修士的,也不祭出法宝,右手中指一探,一道指芒飞出,撞在飞轮之上,发出锵锵的声音,竟然把青光月牙轮撞飞出去!

    然而,在青光月牙轮飞出瞬间,一道乌光从下面飞出,快似闪电,直刺大修士面门。

    格鲁微微一惊,身形一晃,整个人突兀的消失在原地,让乌鳞针落空。

    风乙墨暗暗叹了一口气,自己修为还是太弱,只能依赖阴阳指跟吞魂虫了,如果这两样都还没有作用,只好继续逃跑,说不定还要施展血遁术!

    “还要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吧,也让本座开开眼界!”在风乙墨右侧三十丈之外,格鲁现出身形,傲然道:“本座就空手接你的招数!”

    风乙墨大喜,只要对方大意,自己就有机会,可是脸上却装作惶恐的样子,“前辈饶命,晚辈知错了,本以为自己修炼一身本领,谁知在前辈面前,如同萤火之光,实在是无知透顶,还望前辈恕罪!”

    面对态度突然转变的风乙墨,格鲁不为所动,冷笑一声:“小子,不要跟本座耍花样,如果你不动手,本座可就要动手了!”

    风乙墨把手背在身后,头一样,一副引颈待割的样子:“前辈动手吧!”

    这样一来,格鲁反而糊涂了,这小子真的要投降了?右手屈指,几道禁制打出,封禁了风乙墨的灵海丹田,他才放心的走过来,这小子真的害怕了。

    格鲁摇了摇头,颇为惋惜,这个小子资质上乘,如果是自己的弟子就好了,更心疼之前被爆掉的法宝,“小子,你早这样该多好,本座也能为你求情,只可惜你杀戮太重,本座也只好把你交给左家了。”

    风乙墨见大修士已经来到丈许之外,突然张嘴,一团黑色的火焰飞出,直奔大修士面门而去。

    大修士冷笑一声,似乎早有准备,右手虚抓,就要抓尊焰,谁知火焰嘭的炸开,三百多吞魂虫振翅高飞,眨眼就把大修士包围在中间,疯狂的吞噬起来。

    “啊--!”格鲁惨叫起来,他感觉自己的魂魄被这些丑陋的虫子一点点所吃掉,不由的惊恐万分,身形一晃,飞出数十丈,并且真元鼓动,想要震飞吞魂虫,然而吞魂虫好像黏在他身上一样,更可怕的是黑色火焰竟然把灵气护罩都引燃,强烈的痛感传来,许久不曾出现的恐惧情绪涌来,他害怕了!

    “小子,你欺人太甚,本座......”格鲁怒吼起来,随即好像见鬼一样,声音嘎然而止,因为他看到被自己封印了灵海的风乙墨飞到身前,右手一记白色指芒,落在他的右腿之上,右腿下方一条山藤飞快的疯长,居然缠住了他的腿,而小子左手一记黑色指芒,自己的左腿生机快速消散,死气入体,一条好好的左腿变成了骷髅!

    这怎么可能,他不是被我封印了灵海吗,怎么还能施展法力?

    此时,格鲁被山藤高高的吊起,就好像一具残尸,堂堂元婴后期大修士何时如此凄惨?魂魄被吞魂虫吞噬了一半,神魂就好像风中摇曳的油灯,随时都能灭掉,他不甘心!

    双手掐诀,身上灵力流转,格鲁拼着掉级,施展血遁之术,化为一道血虹,消失在天边,山藤上悬挂着一条断腿,接着连腿带山藤嘭的炸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