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断狱
    ,!

    “大哥小心!”风乙墨高声疾呼,可是鱼兴周已经被黑沙吞没,只露出一只手,风乙墨想都没想飞身扑来,伸手抓住鱼兴周的手,试图拽住大哥,谁知一股大力传来,他也被吸进黑沙漩涡之中!

    两个人一前一后,被黑沙卷在其中,不停的下坠,无法制止,好似所有法力在这一刻都失去了作用。

    眼前一片漆黑,风乙墨却能够感觉到足足下坠了百十丈,才停止,只感觉脚下一空,人好像从半空中坠落下去一样,他生怕大哥受到伤害,连忙用力一拉,把鱼兴周轻轻抛到半空,等他双脚落地,这才伸手接住落下来的鱼兴周:“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多谢二弟!”鱼兴周惶恐的问道:“这、这是什么地方?”

    风乙墨环顾四周,见四周都是黑色的礁石建成的一个密闭空间,前方是一条黑漆漆的通道,不知道通往何处,在通道墙壁上,每隔十几丈,悬挂着一颗发光的珠子,光线暗淡,一股股腥臭气味从通道里面传来,既有尸体腐烂的气味更有海水的潮气。

    “这里好像是一座地下牢房!”风乙墨道:“大哥你小心一点,咱们去看看!”

    风乙墨祭出青风月牙轮,提高警惕,率先向前方走去。

    鱼兴周取出一件上品灵器,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

    陷沙岛上,黑色沙粒吞噬了风乙墨二人后,恢复了平静,好像从来没有人来过这里一样,只不过沙子从这边挪移到那边而已。

    两个时辰后,左山的巨**船出现在远处,他们看到了陷沙岛,慢慢的靠近,飞龙看了看陷沙岛,道:“家主,这里是死亡之海中转站陷沙岛,那小贼会不会在岛上?”

    左山神色严肃,右眼皮跳了跳,“上去看看,如果有什么异动,马上下来!”

    “是,家主!”飞龙应了一声,带着两名金丹弟子飞离法船,落在陷沙岛上,开始搜寻起来。

    “左山道友,陷沙岛虽然是中转岛屿,可是它的凶名流传已久,还是尽早离开为妙!”说话的是一名叫奎汉的散修,元婴二层修为,左山请来的外援之一,刚刚到达陷沙岛,他就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出言建议道。

    右眼皮又跳动几下,左山深吸一口气,“再等两个时辰,如果飞龙没有任何发现,咱们马上离开!”

    “也只好如此了!”奎汉见左山如此坚持也只好同意下来。

    ......

    风乙墨在前,鱼兴周在后,两个人行走了数十丈,前方豁然开朗,腥臭气味更加浓郁,通道两侧都是一个个铁栅栏围建起来的牢房,最前面两个各挂着两具骸骨,一个是人类的,一个是蛇形海妖的,两具骸骨上没有一丝血肉,显然死了许久,血肉早已腐烂干干净净。

    鱼兴周骤然色变,以手掩面,“二弟,咱们、咱们走吧,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

    风乙墨皱了皱眉头,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何有人类还有海妖?人类是被谁抓进来的,海妖又是被谁囚禁的?

    “大哥,放心,一切有我!”风乙墨道,拉着鱼兴周继续向前。

    前方同样是牢房,里面不是骸骨就是尸体,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直到走到第十三间牢房,里面匍匐着一个黑影,虽然他一动不动,风乙墨还是能够觉察到他是活着的。

    “喂,请问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风乙墨朝里面的黑影喊道。

    黑影一动不动,风乙墨又喊了两声,正待离开,人影动了一动,慢慢扬起一张被脏乱头发遮住的脸,看到那面孔,风乙墨吓了一跳,而鱼兴周尖叫起来,因为那一张脸左半边没有了脸皮,两只眼睛也被挖掉,嘴唇剩下一半,舌头断裂,根本无法发声!除此之外,那人一双腿被砍掉,两条手臂也被穿透琵琶骨,被两条婴儿手臂粗细的铁链锁住,动弹不得。

    是谁如此残忍?

    怒火一点点在胸膛燃烧,风乙墨挥动手中的青风月牙轮轰向牢房栅栏,谁知砰的一声,青风月牙轮竟然被磕飞出去,伤它不得!

    风乙墨心中大骇,这栅栏是什么材料,为何如此坚硬?要知道青风月牙轮可是上品法宝,威力巨大。

    “年轻人,不要白费力气了,没用的,这钢筋乃是万年沉铁打造而成,坚硬无比。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人类修士,何其幸哉。”风乙墨脑海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前辈,你是谁,为何会被关押于此?”风乙墨知道那是神识传音,连忙问道。

    “我是谁?我是谁?念头太久,我已经忘记我是谁了。这里是断狱,是关押途径陷沙岛人类修士以及海妖叛徒的地方,老夫被关押于此三百余年,生不如死,如果小兄弟能够有办法让老夫解脱,老夫铭感五内!”

    “他们是谁,为什么要关押你?”风乙墨又问道。

    “还能有谁,自然是北海鲨鱼妖王!他为了学习人类修士功法,特意建造了陷沙岛,就是吸引出海的修士,然后趁机抓住,想要学习人类功法、法术,然而他乃是海妖,灵智不够,无法学习高深法术。后来,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一种极为残忍的秘法,夺灵**,想要以此秘法夺取人类的灵根,转嫁到他们海妖身上,可惜一直没有成功,被他们害死的人类修士不知道有多少了。或许因为一直没有成功,最近三十年都不曾做过夺灵之事了。”

    风乙墨、鱼兴周二人听的毛骨悚然,原来那些骸骨是因为这样出现的,自古人类、妖兽道不同,无法融合,只听说过人类强行吸纳妖兽魂魄,进行短暂的妖化,并没有听说妖兽在不化形基础上可以生出跟人类一样灵根的,这种逆行倒施的做法自然不会成功。

    鱼兴周有些失望,既然这里三十年没有外人进来,说明父亲根本不在这里,他还是带着一丝期许问道:“前辈,二十年前,可曾有一个金丹中期修士到过此地?”

    那人沉吟片刻,好像陷入回忆,半响才缓缓道:“二十年前的一天,海族之人的确来过,不过当时他们一进来,就把所有人全都弄晕了,包括老夫,等我们醒来后,他们已经走了,不知道是不是有新人关押进来。”

    “真的?”鱼兴周激动起来,“老前辈,您知道新人都被关押在何处吗?”

    老人摇了摇头,“不清楚,你们慢慢找一找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