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偶遇雪山宗修士
    其他人并不知道风乙墨帐篷里发生过惊心动魄的事情,见天气转晴,各自收拾东西,装在爬犁上,准备出发。

    风乙墨把乌拉带到身边,放到银狼背上,在前方开路。一天一夜的暴风雪,让地面上的积雪厚了一倍,如果没有雪狼拖行物品,雪人们将寸步难行。

    这一天,仅仅行走了不到二百里路程。

    晚上,难得的晴空,一轮月亮高悬苍穹,风乙墨望着清冷的月亮,心中一动,盘膝而坐,心中默念月之影斩口诀,修炼起来。

    大祭司走出帐篷,望着远处那个坚若磐石的背影,心中佩服,难怪上仙如此年轻,就有这样的修为,这跟他极为刻苦是分不开的,正要回去叫族人出来观看学习,忽然发现一道极为清淡的月华从天而降,钻入风乙墨胸口之中。

    大祭司以为自己眼花了,连忙擦拭眼睛,哪里有月华?他摇了摇头,自己想多了,就算是真正的雪人乌赫部落人也无法如此快的吸收月之精华,何况他还是一个人类修士,转身离去,连人都忘记喊了。

    大祭司毕竟年纪大了,回到温暖的帐篷倒下睡着,半夜,忽然惊醒,钻出帐篷,只见地平线上多出一个光团,散发莹莹冷光,完全就是一个月亮坠落在地面上!

    “这、这是......”大祭司激动的无以复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月神!月神来拯救我们啦!”

    大祭司匍匐在地,老泪纵横,宛如受委屈的孩子找到父母一样失声痛哭,其他雪人闻讯,纷纷出来,看到地平线上的月亮全都惊呆了。

    银狼带领雪狼站成一排,对准那月亮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

    “月之影斩!”月亮发出一声轻叱,一道两丈大小光刃从其中飞出,闪电般飞出十丈之外,坚硬的地面立即被光刃劈出一道五丈长深沟!

    光华逝去,月亮变成了风乙墨,他站起身,发现身后满地的雪人,连忙道:“你们在干什么?还不起来!”

    “遵命,月神大人!”大祭司眼含热泪:“当大人拯救我们那一刻起,老朽就知道大人非同一般,不是寻常人,却没有想到大人是月神附体,我们乌赫部落有救了!”

    风乙墨哭笑不得,自己哪里是什么月神,只不过机缘巧合修炼了月之影图腾术罢了。

    “大祭司,你搞错了,我刚才是修炼你赠与我的月之影,不是什么月神附体。”风乙墨解释道。

    大祭司摇了摇头,“不会的,老朽不会看错,希望月神大人不要抛弃我们!”

    “希望月神大人,救救我们!”乌鹏月等人齐声道。

    风乙墨见自己如何解释,都无济于事,也就随他们去了,反正自己把他们安全送到裴炎部落,就会离开。

    “你们随便吧。”

    回到帐篷,风乙墨仔细回味刚才修炼的过程,当开始修炼时候,的确感觉月亮中有什么东西钻入胸口图腾之中,一股莫名力量向外涌出,遍布全身,就好像沐浴在纯净而清冷的冰泉之中,随着口诀继续,那力量越来越大,当到达一个极限,自然而然的就施展出月之影斩!

    虽然只有两丈大小,威力也不是很大,可是风乙墨能够清楚感觉到这一招拥有无限的成长空间,当有所小成,必然超过法宝的攻击!

    他非常期待月之影分跟月之影遁了。

    ......

    次日启程,雪人们看向风乙墨,眼中多了敬畏,之前是感激,现在变成了畏惧,甚至有崇敬。就连小乌拉也不敢跟他同骑了,让风乙墨奇怪的是坐下的银狼温顺了许多,后面拉爬犁的雪狼更是看都不敢看自己了,这是为什么?

    他不知道,狼族,一直以来也都是崇拜月亮,才有天狼啸月的传说,黑暗、月亮、狼自古以来就是一体!

    十天后,一行人来到一个废弃的土堡,这里曾经有人类居住过,后来废弃了,虽然是残垣断壁,可是还是能够遮挡风雪,再走几天,就会到裴炎部落了。

    雪人们快速的支好帐篷,生火做饭,小乌拉拿着一块肉给风乙墨送来,风乙墨接过肉,看着小乌拉:“你还怕我吗?”

    小乌拉摇了摇头,“不怕,不过爹不让我打扰你,说你是月神大人,不能随便惊扰。”

    风乙墨笑了笑,拿出一颗红果:“这个给你,吃吧。我还是希望你叫我大哥哥。”

    “谢谢大哥哥!”小乌拉笑逐颜开,接过果子,啃了起来。

    “月神大人,多谢您对乌拉的眷顾。”大祭司弯着腰,神态异常恭敬:“再有三天时间,就会到裴炎部落了,月神大人有什么指示?”

    风乙墨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拉着小乌拉一句话也不说走了。

    大祭司不敢发牢骚,转身离去。

    “乌拉,你长大想要干什么?”风乙墨问道。

    “当然要恢复乌赫部落的辉煌!阿爹说,部落有了月神大人的眷顾,必然会再度崛起,我要带领乌赫部落,统一雪人族!”小乌拉振臂高呼,说的慷慨激昂。

    风乙墨呆了呆,乌拉不过五岁,其志向远大啊!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密集的蹄声,好像是马队。

    只片刻,十几头头上长角的马鹿出现,每个马鹿身上都坐着一个人,浑身上下用兽皮包裹的严严实实,遮挡住面孔,只露出两只眼睛。

    他们似乎不知道这个废堡有人,愣了愣,纷纷从马鹿上跳下来,里面正在吃饭的大祭司等人听的蹄声,纷纷跑出来,看到陌生人群,吃了一惊。

    那一队人本来只是注意到风乙墨,忽然一下子出现这么多雪人,停下脚步。

    最后一个从马鹿上下来的一个人拨开人群,走到风乙墨面前,摘掉脸上的遮物,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孔,面白无须,中年男人。

    是人类修士!

    大祭司们紧张起来,下意识的靠拢在风乙墨身后。

    “这位小兄弟怎么跟雪人搅在一起?”中年修士看了风乙墨一眼,问道。

    “哦?人类难得不能跟雪人一起吗?”风乙墨反问道。

    中年修士皱了皱眉头,他看不出眼前年轻人真正修为,总感觉不一样,道:“数千年,雪人被咱们人类压制的抬不起头,双方成了死敌,很少有人类跟雪人交往,他们顽固不化,饮毛茹血,小兄弟还是小心一点好。对了,自我介绍一下,在下雪山宗外门执事曲寒山,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风乙墨。”风乙墨淡淡回了一句,发现曲寒山腰间挂着十几个储物袋,显然是负责采买的执事。

    还在找”吞天仙帝”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