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幼崽
    ,!

    “曲兄,在下有一事不明,这些冰黎虎为何聚集一起,攻击这里?它们的生活习性如何,有什么特殊的嗜好?”风乙墨问道。

    曲寒山一愣,看了看四周,因为事发突然,他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听风乙墨如此问,才意识到事情有些怪异。

    “你是说这里有什么东西吸引它们?”曲寒山问道。

    风乙墨点点头,“肯定如此!不然,它们为什么要不要命的向里面冲呢?它们是妖兽,不是傻子,也知道危险。”

    曲寒山深有同感,命令手下开始寻找,年纪最大的卜姓老者似乎想起了什么,低声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曲寒山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却没有跟风乙墨提任何事情。

    风乙墨回到大祭司身边,心中苦笑,自己这边只有自己一个人战斗,对方却是多人,如果不是自己拿出许多三级攻击符箓,他们肯定不会把自己放在眼中,就算如此,双方不过是临时组合而已,他们怎么可能跟自己说实话?

    如今,还是必须靠自己,于是,他拿出了天机盘,施展天机策,天机盘指针滴溜溜乱转,最后生门指向了东北方向,而东北方向正是雪山宗一众修士所在的方位!

    虽然他是第二次使用天机盘,并不是十分熟练,可是他认为天机盘所示是真的!

    风乙墨想了想,站起身,来到护阵旁,望着外面不断进攻护阵的冰黎虎,回头看看内部护阵中的雪人,手一挥,护阵打开,十几头冰黎虎立即冲来进来。

    不过,在冰黎虎冲击来的时候,风乙墨已经快似退回雪人帐篷四周的护阵中。

    曲寒山等人见状大惊,一边祭出法宝对抗冲进来的冰黎虎,一边高声问道:“风兄弟这是何意?”

    “哼,何意?曲兄是不是应该如实相告冰黎虎为何不断攻击这里的原因吧,不然,若找不到原因,如何才能让它们退去?难得你们有能力把它们全都杀光吗?”风乙墨声音远远传来。

    曲寒山满头大汗,长枪法宝骤然刺出,挡住了一头冰黎虎的冰刃,喊道:“风兄弟赶快封住大阵,咱们有话好好说!”

    风乙墨见越来越多冰黎虎冲进来,再多下去,里面的护阵无法坚持太多冰黎虎的攻击,于是再一次抛出阵旗,关闭了外层的护阵的缺口。

    不过短短三十多息,已经有三十多头冰黎虎冲入里面,雪山宗的修士们奋起还击,因为破山车已经装备完全,尖矛嗖嗖的飞出,慌乱中,射中了二十多头,却还有十几头扑到近身,疯狂的攻击众修士,令风乙墨奇怪的是没有一头冰黎虎攻击雪人这边。

    看来问题就出在雪山宗修士身上!

    十四名雪山宗修士围成两个圈,中间是筑基弟子,外围是金丹修士,曲寒山、冯姓老者、卜姓老者等人杀红了眼睛,拼尽全力轰击冰黎虎,然而还是被几头冰黎虎的冰刃伤了几名弟子,其中两人伤势颇重,眼看活不成了。

    “风兄弟,之前没有如实告知是在下不对,还望看着同为人类修士的份上,出手相助!”曲寒山等人因为之前经过厮杀,灵力消耗颇大,还没有完全恢复,此时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不得不向风乙墨求助。

    风乙墨想了想,一步迈出,锁魂烟一抖,宛如一道黑色闪电,嗖的缠住最近一头冰黎虎,让然后用力一拽,一下子甩到银狼面前,银狼大喜,扑上去,一口就咬在冰黎虎脖颈之上,就听咔嚓一声,脖子应声而断,尸体上刚刚浮出一只冰黎虎妖魂,就被锁魂烟卷了进去,一人一狼配合的相得益彰。

    然而没有一头冰黎虎攻击风乙墨,反而更加疯狂的攻击雪山宗那一位宫装女修。

    曲寒山等人齐齐出手,保护女修,风乙墨在其躲闪之际,发现她腰间有一个灵兽袋。

    锁魂烟再一次飞出,卷住一头冰黎虎,手腕一抖,那冰黎虎被拖拽的飞到半空,银狼纵身一跃,在半空就一口咬住它的脖子,落地后扔给几只雪狼,重伤的冰黎虎哪里是雪狼的对手,很快就被分尸而食了。

    风乙墨见这样速度太慢,右手一抛,斗云兜飞到半空,瞬间变成二十丈大小,手指虚点:“收!”

    斗云兜唰的来到冰黎虎群上方,急速落下,一下子就兜住了四头冰黎虎,他右脚一步踏出,左手拉紧绳索一端,右臂沉肘,大喝一声,重达4000多斤的在斗云兜的四头冰黎虎就被其拖拽回来。

    因为斗云兜的收缩,四头冰黎虎被完全收缩成一团,动也不能动了。

    风乙墨解决了六头冰黎虎,缓解了曲寒山他们的压力,很快,他们就解决了其他冰黎虎,不过,那两个重伤的筑基弟子死了,还有三人身上带了伤。

    一名金丹期修士对风乙墨怒目而视,吼道:“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打开护阵,我们的人就会死!”

    风乙墨一抖斗云兜,里面的四头冰黎虎发出怒吼,吓的那人后退一步。

    “这个护阵是我布置的,我自然有权利决定开启关闭,之前是看在你我双方同为人类立场上才让你们待在阵内,可是你们却对我有所隐瞒。事实证明,这些冰黎虎都是你们引来的!”风乙墨冷冷说道:“曲兄,你难道不想说点什么吗?”

    曲寒山苦笑一声,抱拳道:“对不起,是在下的不对,的确有事情隐瞒了风兄弟。”

    “哦,是什么事情?”

    “风兄弟可否借一步说话?”曲寒山挥手使用刚才说话修士退后,低声道。

    风乙墨点点头,径直走上前来:“曲兄请说!”他手中还牵着斗云兜,仿佛斗云兜里是他圈养的灵宠一般。

    “是这样的,我们在回来路上,经过一个城池,在其中一个拍卖会上,鄙师妹见一头冰黎虎幼崽飞出可爱,便拍了下来。之前一直没有向这件事情想,直到你提出之前的疑问,我们也是怀疑,所以没有跟你说,如今看来,外面的冰黎虎都是冲着幼崽而来的。”曲寒山道。

    风乙墨没有说话,看了看那个女修,女修十分不情愿的从腰间解下灵兽袋,一抖,一头毛绒绒十分可爱的白色冰黎虎幼崽就出现在风乙墨面前。

    幼崽不过只有一只猫大小,却已经是二级中阶妖兽,身上还有多处血迹,好像刚刚染上没有多久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