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虎王驾到
    ,!

    风乙墨一愣,脸色难看起来,如果刚刚出生幼崽就有二级中阶妖兽级别,那么它成长起来,就非常有可能成为四级妖兽,说明这一只幼崽是冰黎虎虎王的孩子!这就能够解释清楚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冰黎虎攻击这里了!

    果然,幼崽一出现,外面攻击护阵的冰黎虎更为疯狂,嘶吼不断,拼命的猛烈的攻击起来,弄得护阵风雨飘摇,马上就坚持不住了。

    曲寒山等人面如土色,这个时候,如果看不出这头冰黎虎幼崽有问题,他们也就枉为修士了。

    风乙墨转身就走,“你们招惹来的麻烦你们自己解决,恕在下不奉陪了!”

    “风兄弟请留步,请留步,有话好好说!”曲寒山脸色一变,连忙上前拦住风乙墨:“现在大家伙同舟共济,都在一条船上,应该齐心协力才对。如果我们被冰黎虎撕成碎片,你们也无法幸免。”

    风乙墨站住身形,冷冷道:“既然要通力合作,曲兄是不是应该说实话?这一只幼崽我看它应该刚刚出生几天,不是在某个拍卖行上买到的吧?”

    曲寒山一愣,叹了一口气,苦笑道:“没想到风兄弟目光如炬,看出来了。没错,四天前,我们经过一个峡谷,看到一头冰黎虎正在产仔,鄙师妹看到幼崽就喜欢的不得了,因此我们杀了那一头刚刚生产的冰黎虎,带走了幼崽。”

    风乙墨转过身,盯着曲寒山:“曲兄,据我所知,一头母虎一次应该产下两到三头幼崽,这里只有一头,另外一头呢?”

    曲寒山张了张嘴,心道这个家伙怎么什么都知道?他看向女修,道:“夜师妹,把另外一头也放出来吧,不然,今晚咱们可能都得死!”

    女修撅着嘴巴,一拍灵兽袋,又一头冰黎虎幼崽出现,两个小家伙一见面,立即滚在一起,玩耍起来。

    风乙墨哼了一声,正要说话,外面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啸,接着一道巨大白影坠落在护阵之外,却是一头七八丈大小的白色冰黎虎,它刚刚降落,其他冰黎虎全都匍匐地上,瑟瑟发抖。

    不好,冰黎虎虎王到了,风乙墨袖袍一扫,两只幼崽就飞向雪山宗夜姓女修面前,然后他身形爆退,退入雪人部落护阵之中。

    “卑鄙!”卜姓老者张口大骂,曲寒山脸色骤变,蓦然回头,外层护阵在白色冰黎虎虎王攻击下,只坚持了数息,就啵的一声破碎了,无数冰黎虎蜂拥而至,潮水般涌向雪山宗修士!

    夜姓女修一抖灵兽袋,收了两只幼崽,手一抬,竟然把灵兽袋向风乙墨这边抛去,“快撤!”

    一众雪山宗修士向废堡东北方向进行突围。

    见灵兽袋就要落在雪人这边,一部分冰黎虎分出来,直奔这里而来,风乙墨见状纵身飞起,一把抓住灵兽袋,手中的斗云兜带着四头冰黎虎全都收在须弥铁中,身形一晃,手中抛出数杆隐匿阵旗护在护阵之外,向废堡外面冲去:“大祭司,你们不要动,我把它们引开!”

    “嗷---呜!”冰黎虎虎王发出一声怒吼,带着一百多头冰黎虎追向风乙墨,其他二百多头冰黎虎却继续围攻雪山宗众修士。

    “曲师兄,我已经把东西扔了,它们为什么还要追杀咱们?”夜姓女修大惊失色,一边抵御冰黎虎的攻击,一边问道。

    曲寒山面带苦笑,道:“你虽然扔了幼崽,可是带着它们时间较长,身上沾有它们的气息,自然不会放过咱们了。唯今之计,只能各自突围,能活一个算一个!”

    夜姓女修一呆,脸色惨白,凄苦无比:“曲师兄,你、你是想要抛弃我了吗?”她知道,是自己的贪婪给师兄弟们带来了危险,如果自己不是贪图那冰黎虎幼崽,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不是!师兄会跟你并肩作战!可是其他弟子、师兄是无辜的,希望他们能够侥幸逃出去!”曲寒山目光坚定,看着师妹,然后突然大喝道:“众位师兄、弟子,大家各自逃命去吧,能逃走一人是一人,不要再犹豫!”

    冯姓老者、卜姓老者互相看了一眼,身形一闪,脱离大部队,以各自法宝杀出一条血路,向废堡之外逃命去了。

    其他人见状纷纷拿出各自本领,逃之夭夭,追杀他们的冰黎虎立即分出数波,纷纷追击,可怜受伤筑基弟子,很快就惨叫着死于非命。

    还有二十多头冰黎虎继续疯狂的攻击曲寒山、夜姓女修,两个人背靠背,全力抵抗,然而冰黎虎疯了一样,不停的喷射冰刃,腾跃抓咬,弄得两个人手忙脚乱,眼看就抵挡不住了。

    “师兄,你一个人逃吧,不用管我!”夜姓女修惨声叫道。

    曲寒山周身灵气鼓动,大喝一声,空中长枪发出一片寒光,无数寒息喷涌而出,对面两头冰黎虎瞬间被冻在里面,他顾不上收起长枪,左手一揽夜姓女修的后腰,右手中蓦然出现一张符箓,飞快的激发,只见符箓爆发出一团光芒,两个人的身形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些冰黎虎见目标消失,飞快的改变方向,向其他雪山宗修士追杀而去,很快就传来一声声惨叫,除了修为最高的冯姓老者、卜姓老者外,其他人全都葬身冰黎虎嘴下!

    就算冯姓老者修为高绝,可是在近百冰黎虎的围攻下,也是岌岌可危,当他发现曲执事带着他的师妹用远距离传送符逃走,顿时明白,他们这些人都成了牺牲品!他双目赤红,运起最后的灵力,注入到大鼎之内,然后一口精血喷出,整个人跃入大鼎之中,一掌掌拍打在鼎壁上,大鼎突然爆发出一片血光,以雷霆之势冲向冰黎虎群,嘭嘭,居然让它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冰黎虎的包围,化为一道红光,消失不见!

    卜姓老者惨然一笑,面对一百多条冰黎虎,断无生的可能,他大喝一声,丹田内金丹骤然膨胀,接着他的身体好些被充满了气体一样,迅速鼓胀:“孽畜,本座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轰!

    一声巨响,金丹中期修士自爆,顿时让数十头冰黎虎死于非命,地面出现一个深大数丈的大坑。

    其他冰黎虎见状,四散而走,竟然没有一头攻击雪人的。

    待在护阵里面的大祭司等人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目睹了雪山宗所有修士的惨状,吓的脸色惨白,心脏差点都快要蹦出胸膛了,庆幸的是所有冰黎虎全都走了,没有攻击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