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裴炎部落
    ,!

    乌拉怀里抱着一只冰黎虎幼崽,另外一只趴在风乙墨怀里,这是风乙墨取出幼崽后,乌拉特别喜欢,抱了一只过去玩耍的。

    须弥铁里面虽然可以存放活物,可是如果没有吃的,两个幼崽就会饿死,因此,风乙墨把它们放出来,让雪人熬制一些肉汤给两个小家伙服用,别看它们刚刚出生没有多久,却吃的非常香,也不害怕人。

    “大哥哥,你可以把它送给我吗?”乌拉睁着大眼睛问道。

    风乙墨犹豫起来,如果乌拉是修士,修炼法术,拥有神识,便能驯化幼崽,成为他的灵宠,这样还可以保护他,可惜乌拉不能修炼,无法驯化冰黎虎幼崽,一旦幼崽成长起来,野性难驯,兽性大发,雪人部落就会遭殃!

    “呵呵,没有问题,如果你能让它完全听你的话,哥哥就把两只都送给你!”风乙墨笑着说道,在他看来,即便是幼崽,乌拉也不会完全驯服它们。

    “耶,太好了,大哥哥要说话算数!”

    “当然!给你两天时间,如何?”

    “好!”

    远处雪人裴炎部落涌出一伙人,领头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看到大祭司等人显得十分激动,快步上前,跟大祭司拥抱在一起:“奇科,我们有二十多年没见了吧,你们乌赫部落的事情我们听说了,请节哀!”

    “尊敬的元康大祭司,感谢您的慷慨,收留我们!”大祭司向裴炎部落大祭司深施一礼道。

    “奇科老弟,你们放心,只要有我们一口吃的,就不会饿着你们,来来,快请!”元康忽然看到了人群后面的骑在银狼身上的风乙墨,吃了一惊,“狼王?人类修士?”

    大祭司连忙道:“元康大祭司,多亏了这位小兄弟,如果没有他,整个乌赫部落早就不存在了,你也见不到我了,他是乌赫部落的救命恩人!”

    风乙墨从银狼身上跳下,来到元康大祭司面前,道:“你好,尊敬的大祭司,在下风乙墨,是一名散修。”

    ......

    风乙墨躺在木制地面上,仰望棚顶,心中盘算接下来的计划。既然已经把大祭司、乌拉他们安全的送到裴炎部落,那么自己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不过,刚才裴炎部落大祭司元康望着自己的奇异表情甚为奇怪,有惊喜还有担忧,更多的是一种复杂情绪在里面。

    而且,跟在元康身后几名强壮的雪人看见自己,眼睛里也都充满惊喜的神色,难得自己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吗?

    躺了一会儿,风乙墨坐起身,跟冰黎虎幼崽玩耍了片刻,外面传来敲门声,乌拉声音传来:“大哥哥,我能进来吗?”

    风乙墨手一挥,木门打开,乌拉钻了进来,带上木门,笑嘻嘻道:“大哥哥,我这只已经完全听我的命令了。”

    “嗯?真的?”风乙墨来了兴趣,“那你让它做一些动作我看看。”

    乌拉立即把怀里的幼崽放下,它立即向风乙墨的那只爬去,谁知乌拉脆生生的声音命令道:“站住,给我回来!”

    让风乙墨吃惊的是,那一头冰黎虎幼崽竟然真的站住,并且向回爬去。

    “转个圈!”

    “直立行走!”

    “把门口拿根木棍叼来!”

    “趴下!”

    随着乌拉的一个个指令发出,幼崽居然全都完成了!

    这怎么可能?如果妖兽没有被驯化,是不可能听从命令的!

    “乌拉,你是怎么做到的?”风乙墨惊奇问道。

    “我也不知道。刚才,我只是想到大哥哥你的条件,想要留下它,就一直对着它看,跟它说话,告诉它如果想要留着我身边,就必须听话,谁知它真的听我的命令了。”乌拉说道。

    风乙墨叹了一口气,这个小家伙真的是妖孽,寻常人做不到的事情,他竟然十分轻松的就做到了,天生就是一个驯兽师!

    “好吧,它属于你了。还有这一只,如果你也能驯化,也归你!”风乙墨把他身边的那一只幼崽也推给乌拉:“既然它选择了你,你一定要善待它,把它当成朋友、伙伴,尊重它、爱护它、保护它!它是妖兽,拥有灵智,会感受到你的心,同样会保护你!”

    “嗯,我知道了!多谢大哥哥!”乌拉抱着两只冰黎虎幼崽高高兴兴的出去了。

    送走了两只幼崽,风乙墨反而松了一口气,来到外面,见银狼带着十几头雪狼,好像卫士一样守护在木屋旁边,招招手,银狼走了过来。

    “我的任务完成,大祭司他们安全到达这里,现在就放你自由,带着你的子民走吧。不过,要记住,不要随便伤害人类了。”风乙墨说着,解除了银狼妖魂内的神识印记,银狼发出一阵欢快的长啸,对准风乙墨跪了下去,然后跳起来,带着雪狼离开了裴炎部落。

    风乙墨正要回屋,大祭司奇科带着乌鹏月走了过来,对他深深一礼:“月神大人,在下有事情需要向您汇报。”

    风乙墨打开木林:“请,里面说话。”

    奇科跟乌鹏月跪坐在风乙墨对面,神情有些局促,半响才道:“月神大人,您把银狼放走,它们还会不会再攻击部落了?”

    “不会!”风乙墨非常肯定的说道。

    “这我们就放心了。嗯......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大祭司似乎不太好意思,突然匍匐在地上,叩头道:“裴炎部落的大祭司看到乌鹏月他们的兵器后,非常喜欢,得知是大人您炼制后,想要请求您帮助他们炼制一些!所以希望月神大人务必帮忙!”

    风乙墨笑了笑,伸手搀扶起大祭司,道:“这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总不能白白帮忙吧,毕竟炼制兵器需要材料,还需好消耗我大量的法力。”

    “这个自然!”大祭司苍老的脸上绽放笑容:“他们说会给您丰厚的报酬!没想到大人如此通情达理,之前老朽还担心大人会不高兴而惴惴不安,现在放心了,多谢大人!”

    风乙墨摆摆手,“不用客气,我们也是各取所需罢了。对了,如果他们有诚意,让他们今晚带着材料跟报酬过来吧,我们好好谈一谈。”

    “好!大人您休息,今晚会有一扯迎会,许多裴炎部落的祭司都会参加,大人也可以一饱眼福。”大祭司带着乌鹏月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风乙墨的脸却冷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