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获得锦盒
    ,!

    正要转身离去,丹田内的噬灵蚕突然动了动,睁开双眼,吱的叫了一声,风乙墨停下脚步,飘身而下,落在导火管上,默默的静气凝神,感受四周。有修罗黑芯焰护体,根本不怕地火焚身。

    良久,风乙墨睁开双眼,欣喜异常,右手握拳,对准十字导火管猛的砸了下去,咔嚓一声,导火管被砸落,风乙墨将其卷起来,飞身来到坑上,等热量逐渐褪去,导火管露出呈现黝黑色的本体。

    “竟然是赤铜精髓,没有想到寻常的赤铜被灼烧了数千年,竟然演变成赤铜精髓,这可是炼制极品法宝不可多得的材料。噬灵蚕,谢谢你了!”风乙墨高兴的收了导火管,离开了兵器打造室。

    “元康,你们手里有没有保存完整的祖地之物?”风乙墨问道。

    “有!”元康回答道。

    “真的?在哪里?”风乙墨欣喜若狂,刚才,他只不过随口一问,谁知真的有祖地宝物。

    “主人,请随属下来。”元康转身向祖地之外走去。

    风乙墨收了骨傀儡,冷声对一众雪人战士及雪人法师道:“你们就一直呆在此地吧,不要妄图反抗。”

    “是,上仙大人!”无论是天师还是雪人战士齐齐跪地,那一日的惨烈景象至今还在他们脑海之中,无法磨灭,深深震慑他们的内心。

    离开了祖地,外面的祭司们似乎听到了什么风声,又或许是大祭司元康的缘故,见到风乙墨,叩首不已。

    乌赫部落大祭司奇科等人见状,还以为风乙墨完全降服了整个裴炎部落,暗暗吃惊,陪着跪下。

    风乙墨恼怒他们出卖自己,看都没看他们一眼,跟着大祭司元康来到他的木屋内,只见元康在木屋地板上撬开一块,取出一个精致的锦盒,恭敬的递给风乙墨,道:“主人,这个盒子是在岩浆池内保存下来的,属下先祖一代代传下来,可惜始终无法打开。”

    风乙墨接过盒子,神识掠过,咦了一声,盒子上依旧是那些看不懂的文字,而且遍布高级禁制,别说这些雪人,就连自己的禁制水平也无法解开,只能依靠噬灵蚕了,他把盒子收入须弥铁中,对元康道:“好了,你出去吧,叫乌拉进来。”

    “是,主人!”

    很快,乌拉进来,看到风乙墨非常高兴,他怀里抱着两只冰黎虎幼崽,道:“大哥哥,你看,它们两个都听我都话了!”

    风乙墨和蔼的摸了摸乌拉的脑袋,道:“乌拉非常棒!这些天裴炎部落的人对你们怎么样?”

    “嗯,还行,给我们吃的、用的,不过把我阿爹他们的一些兵器拿走了。大哥哥你要走了吗?”乌拉瞪着乌黑的眼睛看着风乙墨问道。

    “对,很快就要走了。重振乌赫部落的担子可就要放在你身上了,来,把这个吞下。”风乙墨拿出一个青色的珠子,递给乌拉。这是凝聚他神识印记的控心虫控珠,只要乌拉吞下,就会控制大祭司元康,这样一来,裴炎部落就会听从乌拉的安排。

    乌拉不疑有他,立即听候的吞下,只感觉脑海里出现某种东西,可以十分轻松的控制大祭司,不由的一惊:“大哥哥,这是......”

    “这是控心虫的控珠,今后大祭司就听你的命令。来,你不是想要学习法术吗,我传授给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一定要非常强大之后才能用!”

    “好,谢谢大哥哥!”

    风乙墨领着乌拉来到祖地,挑选了一门火系功法《赤焰诀》,悉心的传授给他,并且把藏魂术也传授给乌拉,让他务必勤学苦练,七天后,风乙墨把八个储物袋的粮食全都放在祖地之中,告诉乌拉只能他一个人动用,并给他留下一件下品法宝、一件中品法宝,这才离开了裴炎部落,向着北方行去。

    ......

    遥远的死亡之海北海海域,陷沙岛,断狱。

    “啊!!”一声惨叫打破了断狱的宁静,让幸存的修士无不惊恐万分,亲眼目睹同门道友被一个个截断四肢躯干,换到海妖身上而死去,恐惧无时无刻不充斥着他们的身心!

    鲨鱼王摇了摇头,又失败了,自从他开始想要让海妖学习人类的功法、法术,就想尽一切办法让海妖提前化形,如果没有化形草妖兽化形千难万难,这才逼着他想到换身体的办法,把俘虏来的金丹修士一个个截肢,换到不同海妖身上,可惜根本不行。

    此外,当他看到二妹跟人类结婚生子,外甥鱼兴周竟然能够变成半人半妖之人,有了新的想法,把抓到的元婴修士一股脑的全都送到自己的宫殿,招来许多母海妖,进行不停的交配,只要产子,必然也是半人半妖,这样一来就可以提前化形了。

    只可惜这么久,还没有什么动静,他只好重返断狱,继续折磨人类修士。

    嘭!

    鲨鱼王捏碎了一个人类修士的脑袋,白花花的脑浆跟红色鲜血喷溅的到处都是,引得几个海妖不停的舔舐嘴唇,恨不得扑上去舔舐干净。

    “哼!没用的东西,难不成我们海妖一族只能全凭本能而无法修炼人类的功法?化形、化形太难了,啊---!”鲨鱼王仰头咆哮,如雷般的吼叫在断狱内响彻,把一群海妖手下震得东倒西歪,而牢房内的金丹修士们一个个七窍流血,头疼欲裂,满地打滚。

    良久,鲨鱼王止尊叫,大踏步离开了断狱,返回宫殿。

    沙刚见父王脸色难看,上前问道:“父王,您哪里不舒服?”

    鲨鱼王摆了摆手:“没事,对了,银川儿失踪的事情调查的如何了?这都两个多月,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你二伯都催了好几次了。”

    提到银川儿,沙刚脸色微变,银川儿都已经在自己肚子里变成粪便了,还到哪里寻找?他讪讪道:“孩儿一直加派人手寻找,希望尽快有结果,也好回禀二伯。”

    “唉,多事之秋啊。对了,那些人类如何了?有没有让咱们的人受孕?”

    沙刚摇了摇头,“还没有,他们一天跟二十多个母海妖交配,一点动静都没有。”

    “走,咱们去看看。”

    二人来到一个巨大的铁笼子前面,左山等九个元婴修士全都被铁链绑在地面上,九个相貌丑陋的半妖化海妖尽情在他们身上蠕动,媾和,而九人一个个面黄肌瘦,再强壮的人,也经不起一天二十几次的折磨。

    死去,反而成了九人最大的奢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