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千幻青心焰
    梦烟的话音刚落,一人就高举手牌喝道:“6万灵石,谁都别跟我抢!”

    “哼,龟老怪,难不成这里是你家开的?6万2千灵石!”另有一人冷哼出价。

    先前的龟老怪勃然大怒,“曲成龙,你非要跟我作对吗?7万灵石!”

    “7万2!”

    “8万!”

    两个人你来我往,不等别人加价,一件上品法宝五股托天叉就已经炒到十万灵石,让其他人望而却步,最后还是龟老怪以12万5千灵石的高昂价格买了下来,令风乙墨暗暗咂舌,这帮家伙还真有钱啊。

    接下来一件件拍卖品被高价拍出,梦烟一直面带微笑,时不时微微探身,露出雪白一片胸肌,引得那些年轻筑基弟子眼睛都直了。

    “四级灵果清脉果,价格5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少于1000!”终于轮到清脉果,风乙墨坐直了身子,高举手牌:“55000灵石!”

    附近的修士把目光都投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区区筑基期还想跟金丹修士争抢?不自量力!

    “哼,本座出6万灵石!”一个金丹后期修士朗声道。

    “7万!”风乙墨继续举牌。

    “7万2千!”那金丹后期修士咬牙切齿道。

    “7万5千!”风乙墨再一次举牌。

    现场一片哗然,这个小子活腻了吧,真的敢跟金丹老祖对着干,毫不示弱。

    “小子,本座给你200灵石,你退出竞价!”那金丹后期修士突然对风乙墨说道。

    风乙墨正待说话,一股强大威压向那金丹后期修士碾压过去,接着拍卖场内传出一个冰冷的声音:“扰乱竞拍秩序,念你初犯,再有下次,定要废了你的一身修为!”

    是元婴中期修士坐镇!

    金丹后期修士满头大汗,不住的点头道歉:“晚辈知错,晚辈知错!”

    那强大威压才慢慢散去,金丹后期修士擦了擦额头冷汗,恶狠狠盯着风乙墨:“小子,出了拍卖会场,看本座怎么收拾你!”

    风乙墨旁边的几位暗暗摇了摇头,为风乙墨惋惜,被一个金丹后期修士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风乙墨笑了笑,付了7万5千灵石,得到了清脉果,目标达成一半,然后他闭目养神,等待最为神密的前三名拍卖品出现。

    “雷系法术:五雷震天,价格3万灵石!”

    “四级灵药青玉花,五百年年份,底价5万灵石!”

    “”

    随着一件件拍卖品被拍出去,距离最后三件什么拍卖品越来越近,中场还休息了一炷香时间,梦烟再一次上来后,免费送了一条信息:雪山宗正在高价悬赏一个人的信息,有知情者可以到雪山宗领赏,奖赏为上品法宝一件!梦烟还特意发布了那个人的背影,只有短短一息时间。

    风乙墨本来闭目养神,听到这个奇怪的悬赏,看了过去,瞳孔微微一缩,那个人影不就是自己吗,当初雪山宗曲寒山带着他姓夜的师妹逃跑,倒霉的遇到冰黎虎虎王,他为了逃命,把师妹推到虎王面前,死于非命,结果夜姓女修脖子上项链爆发出一片亮光,出现一个高大人影,重伤了虎王,却也让施展月之影遁的自己暴露出身形,投影中正是自己刚刚从影子里出现的瞬间。

    看来,雪山宗认为夜姓女修的死跟自己有关系,今后一定要多加小心才是。

    这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没有引起众人太多注意,毕竟紧紧一息的背影很难找到目标人物。

    终于到了最后三件拍卖品,台?a href="/xianxia.html" tart=_blank>仙侠慈览龅呐蓿种型凶鸥亲藕觳嫉呐套樱窝糖承Φ溃骸昂昧耍沼诘搅俗罟丶笨蹋蚁胄矶嗳硕嫉茸偶绷税伞f涫底詈笕锲凡环窒群螅墒亲芄橐邢群螅揖退媸痔粢桓霭桑椭屑湔飧觥!?br />

    梦烟说着,揭开中间托盘的红布,拿起一张兽皮:“这是一份不知名兽皮地图,诸位或许不解,区区一份地图怎么会放到最后?那么我就告诉你们,这是一份宝藏地图,上面记录一种四级高阶灵焰千幻青心焰的位置。灵焰可是炼丹师、炼器师、符箓师所必须之物,如果拥有四级高阶灵焰,那么大师们就可以轻松炼制出四级灵丹、极品法宝来!”

    “什么,竟然是此灵焰?传闻在修真界灵焰排行榜上排名十一,前十可都是五级灵焰,可遇不可求啊,如果是真的,炼化后当做武器也超过上品法宝的威力!”

    “慢着,王兄,我怎么看不懂地图上面的文字?那是什么文字?地图是真的吗?”

    “就是,我也看不懂啊!”

    “喂,那个梦烟,地图上的文字是怎么一回事?”

    场下乱哄哄一片,有人发现地图上文字看不懂,这如何寻宝,立即大声发问起来。

    梦烟也不生气,依旧笑容满面,介绍道:“虽然上面的文字我们都看不懂,可是图案都能看懂吧,诸位请看。”说着,她示意两个女侍应扯开地图,在地图中间,镌刻着一朵青色火焰,一会儿变成莲花,一会儿变成飞鸟,一会儿变成青色的云朵,正是千幻青心焰的特征!

    风乙墨瞪大了双眼,因为他发现地图上面的文字跟裴炎部落祖地内的一模一样,难不成两者有特殊的联系?

    那个锦盒至今还在须弥铁中,没有让噬灵蚕破解上面的禁制,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

    就听梦烟继续道:“正是因为文字没有人能够看懂,所以这份地图才拿出来拍卖。底价30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少于1万,现在开始!”

    现场不乏炼丹师、炼器师,对于灵焰的渴望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可是花30万买一份看不懂地图,有用吗?值得吗?

    会场罕见的出现了短暂的安静,没有人举牌。

    风乙墨把手深入袖袍内,让噬灵蚕钻入须弥铁,吞噬锦盒上禁制,如果能够弄懂地图上的文字,他就出手竞拍!

    台上的梦烟俏眉皱了皱,道:“怎么,现场的各位炼丹大师、炼器大师都不想出手吗?我现在喊三声,如果没有人竞价,这份拍卖品流拍!”她顿了顿,道:“一!”

    “二!”

    时间好像过的很慢,就在梦烟要喊“三”的时候,刚才对风乙墨争抢清脉果的金丹后期修士举起手牌:“30万灵石!”

    风乙墨乍舌不已,这个家伙还真富有,刚才就拍了几样物品了。

    梦烟长长吁了一口气,眉开眼笑:“还有没有高出30万灵石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