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偶遇左树心
    最终,那名修士付了30万灵石,拍的地图,须弥铁中,噬灵蚕正在兴奋的吞噬锦盒上的禁制,显然禁制十分高级,一时半刻它也完成不了。

    “接下来是倒数第二件物品。众所周知,傀儡是修士最忠实的朋友,它可以听从主人一切指令,哪怕你让它自杀,它也会如你所愿,毫不犹豫的执行,更不会反叛。因此,这倒数第二件拍卖品就是一个金属傀儡,四级低阶傀儡,相当于元婴初期修为!”梦烟一边说,一边揭开一个盘子里的红布。

    “哇,元婴级别的傀儡,如果我要有一个叫好了,看谁还跟欺负我!”距离风乙墨不远处一个女修瞪大了双眼,羡慕的说道。

    她旁边显然是她的道侣,满脸苦笑,元婴级别傀儡,那可是天价啊,把自己卖了也不值那么多灵石!

    “这是一个黑山猿模样的金属傀儡,底价150万灵石,每一次加价不少于两万,现在开始!”

    随着梦烟话音刚落,坐在最前排的十几个元婴修士纷纷张开报价,后面的金丹修士只能兴叹不已,就算有充足的灵石也不敢跟元婴老祖们争抢啊。

    很快,价格冲到230万,速度慢了下来,可是还有三人一点点的加价,气氛充满火药味。

    “老夫出价260万,如果两位再高于此价,那就拿去吧。”瘦高个的元婴修士冷声道。

    另外两人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全都放弃了。

    现在就剩下最后一件拍卖品,风乙墨都充满好奇心。

    当梦烟掀开最后盘子里的红布,所有人全都愣住了,因为盘子里既不是法宝、也不是玉简、灵丹,而是一本泛黄的书!

    这是什么东西?

    风乙墨神识微微一扫,发现书封面上写着三个字“御兽诀”,心头一震,莫非是失传许久的御兽宗镇宗之宝?

    传说万余年前,曾经有一个叱诧修真界的宗门御兽宗,以人类之身,驯化统御万千妖兽,哪怕是四级妖兽、五级妖兽落在他们手中,都能乖乖的听话,横行半个洪铭大陆。

    后来,或许因为奴役妖兽而激怒了天下众多妖兽,在一次千年兽潮中,被千万计的妖兽攻击山门,一夜之间灭宗,从此杳无音讯。

    传闻御兽宗就是靠着《御兽诀》统御众妖兽,如果有人修炼成功,岂不是会无敌于修真界?

    “没错,这本就是当年御兽宗的镇宗之宝《御兽诀》!只可惜此乃残本,只有驯化四级以下妖兽的方法,底价220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少于10万,现在开始!”

    四级妖兽就是相当于元婴期修士,如果厉害的妖兽足有对抗化神初期修士,足以让众人疯狂了,此时哪里还顾得上元婴期修士的面子,纷纷出价。

    风乙墨看着热闹的场景,摇了摇头,《御兽诀》如果能够轻易练成,谁还愿意拿出来拍卖?可是现在所有人都被“御兽诀”三个字熏昏了头脑,争相恐后的出价,最后到了450万灵石天价,被前排一名元婴初期巅峰修士拍得,整个拍卖会结束。

    风乙墨虽然只拍的了一颗清脉果,却见识了众多宝物,这个时候,才感觉自己是一个穷人。

    嗯,是时候该清理一下用不着的东西,储存大量灵石,一来修炼之用,二来,万一有看上的东西也好拍下来。

    百乐坊虽然也收购一些材料、法宝,可是价格低的离谱,风乙墨只好从地下坊市出来,向雪域城最大的商铺走去。

    因为地下坊市地处偏僻,刚刚走了数百丈,风乙墨就发现身后跟着那个金丹后期修士,看来此人对自己还是不死心。

    “既然你不知好歹,等一会好好教训于你吧!”风乙墨默默的想道,正待转身,一道人影从天而降,落在那金丹后期修士面前,强大威压释放出来,右手一抓,那金丹后期一声都没有吭的宛如小鸡般被那人抓住,接着腾空而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元婴中期巅峰修士!

    风乙墨惊出一身冷汗,权当没有发现那元婴修士,继续向前行去。心中恍然,原来那一份千幻青心焰地图是一份陷阱,就是寻找认识地图文字之人,那个倒霉的金丹后期修士肯定是一个炼丹师,为了灵焰,下血本拍的地图,谁知被人连图一起劫走了。

    “好在没有出手竞价,不然肯定也会被盯上!”风乙墨暗自侥幸的叹道。

    来到最大的青阳商铺,风乙墨展示出金丹中期修为,把许多用不上的灵药、炼器材料、法宝尽数变卖,居然卖了300万灵石,让他喜出望外,加上之前搜集来到,灵石足有千万之巨,还不包括三块极品灵石。

    从青阳商铺出来,风乙墨忽然看到一个极为熟悉的背影,微微一愣,自己在这里不应该有熟人,那是谁?想了想,他立即跟了上去。

    跟着前面之人走过两条街,那人突然转入一条背街,风乙墨施展风遁术,匆忙追过去,那人一转身,两个人面对面,齐声叫道:“是你!”

    ......

    “风兄弟怎么到北疆场这个苦寒之地了?”左树心给风乙墨添了一杯酒,问道。

    风乙墨万万没有想到,会在雪域城遇到患难之交的左树心,当日在天机城逃出左家,自己跟天机门的人一起逃跑,就没有看到左树心,原来人家逃到北疆场这里,难怪一直没有被左山他们抓到。

    不过,左树心好像不知道左山等人全都被鲨鱼王抓住了,关押在陷沙岛断狱之中,不然,他早就回去了,拿回他左家的东西。

    “左兄也不是在此嘛,难不成自从离开天机城,左兄就一直躲在这里?”风乙墨喝了一口灵酒,问道。

    左树心苦笑一声,叹了一口气,道:“正是如此,我堂堂左家少主竟然变成了丧家之犬,不敢露面,情何以堪啊。”

    风乙墨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他左山的事情。忽然,他想起一件事,左山一直追着他,是怀疑他盗走了图中山画卷,可是他并没有拿,那么是谁盗走了图中山画卷?

    他看向左树心,笑着问道:“左兄不厚道啊,盗走了图中山画卷,却让兄弟我背黑锅,一直被左山追杀,几次差点死在他手里。”

    左树心脸上一红,向风乙墨抱拳:“对不起了,当时情况紧急,也没有跟风兄弟解释清楚,还望风兄弟不要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