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鬼脸冰蜂
    风乙墨心中冷笑,在图中山里面,左树心为了能逃出去,一口一口“老大”的叫着自己,如今改口为风兄弟了,不过还好,承认是他拿走的图中山画卷。

    “刚才见左兄形色匆匆,不知道所谓何事?”风乙墨淡淡的问道。

    “唉,别提了,最近被一个女人缠住了,非要跟我成亲,我现在躲都躲不及,正在逃亡,哪有心思成亲啊。”左树心喝了一口酒,闷声说道。

    噗!风乙墨差点没一口呛着,他看了看面前的左树心,虽然不是很难看,却也不是玉树临风,怎么会有女修非要嫁给他呢?不过,风乙墨施展望气术,果然见左树心眉间发红,居然真的命犯桃花,生有桃花运。

    风乙墨抚掌大笑:“左兄应该应允下来,这样就有了依靠,也就不用东躲西藏,岂不妙哉?”

    “呸!风兄弟千万不要提及此事,为兄我是想起她来都想吐啊,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不愿意?你不知道,她那长相、模样,啧啧,真是天上没有地下无双啊!”

    风乙墨听的津津有味,忽然看见酒馆门口出现一堵墙,不,不是一堵墙,而是一个极为肥胖的女人,横向比身高都要长,满脸横肉,却擦着胭脂水粉,眼睛都被肉挤成一条缝,看不到眼珠子了,再往下面,脖子根本看不到,就好像一个**顶着一个肉球。

    那酒馆门框被她挤压的咔咔直响,不过风乙墨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女人的目光一直盯着左树心。

    当啷,风乙墨手中的酒杯落在桌子上,他指了指酒馆大门:“左兄,你说的是不是她?”

    左树心扭头看去,妈啊的叫了起来,扔下酒杯直接跳窗而走。

    “左郎,你别走啊,我就是来告诉你,我爷爷知道咱们两个的事情,他非常生气,要找你算账,你、你别走!”女人终于费力的挤进来,可是左树心已经逃的无影无踪,她急的快要哭了。

    风乙墨心里感叹,这个女人心地倒是很善良,便安慰道:“嫂子不要担心,左兄金丹后期修为,应该没事的。”

    谁知女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金丹后期又如何,我爷爷是元婴中期修为,左郎根本不是对手,左郎啊,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呢,你死了我可怎么活啊。”

    风乙墨浑身一哆嗦,眼前女人的爷爷竟然是元婴中期老怪,这一下左树心可完蛋了,正想着,酒馆门外飞进来一个人影,噗通摔在肥胖女人身边,不知左树心还是谁。

    女人停止哭泣,费力的爬起,心疼的把左树心搀扶起来:“左郎,你、你没事吧?”

    风乙墨看得出,女人是真心担心左树心,只可惜她的相貌实在是......

    “我没事,你松手,不要碰我!”左树心尖叫起来,吓的女人一哆嗦,连忙松手,谁知左树心被人封住了浑身经脉,直接又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摔的他呲牙咧嘴。

    风乙墨连忙上前一步,把左树心搀扶在椅子上,刚一抬头,对面就坐了一个老人,满面寒霜,看着委屈的想要哭的女人,眼中充满疼惜,当目光落在左树心身上立即变成锋利的寒光:“小子,惹了老夫的孙女就想溜之大吉吗?她能成这个样子,全都拜你所赐,你是不是该负责?”

    风乙墨心中一动,按照老者的话来看,此女之前不应该是这个样子,是因为某种原因才改变的,而改变原因就是因为左树心。

    从天机城逃亡开始,到现在已经有数年时间,左树心能够在北疆场生存下来,不是偶然,而是有人帮助他,这么说帮助他的人就是眼前的女人,一个痴情的女人!

    “前辈,我想问一问,令孙女之前似乎不是这个样子,对吧,请问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风乙墨抱拳问道。

    老人看了他一眼,神情冷漠,似乎把他也恨上了:“你是这个混蛋的朋友?模样长的不错,怎么跟这种无情无义的人混在一起,他早晚把你给出卖了,哼!”

    风乙墨哭笑不得,自己好心当成驴肝肺,便转过头看向无法动弹的左树心:“左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左树心叹了一口气,缓缓道:“那是一年前的事情......”

    “我跟步鸾妹妹去一个冰谷采摘三级高阶灵药寒元花,本来十分顺利,我们找到了三株寒元花,谁知在采摘的时候,寒元花的花根里飞出十几只拇指大小的蜂子,它们在我们二人身上刺了几下,疼的我们二人哇哇大叫,连寒元花都没有来得及采摘,就逃了。别看我们二人都是金丹期修为,可是对于那些蜂子根本没有办法,它们一路追,在我们身上刺了数十下,直到我们跳入冰窟中,才脱离它们的追杀。”

    “回来后,我们就找灵丹救治,我用了三个月才治好,可是步鸾她、她就变成这个样子,一直无法治愈,我、我也没有办法啊。”

    风乙墨算是听明白了,原来是左树心这个家伙背信弃义,抛起了因为受伤而变成这个样子的步鸾,难怪她爷爷非常气愤。

    “步前辈,您甚为元婴中期修士,也没有办法吗?”风乙墨问道。

    步姓老者冷哼了一声:“老夫是修士,不是医生。也托了好友帮助寻找治疗方法,唉,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好端端漂亮的女孩子竟然变成人见人怕的样子,我这个当爷爷的心里......”

    风乙墨想了想,向左树心问道:“左兄,你给我描述一下那蜂子的样子,尽量详细一些。”

    左树心沉默片刻,脸上带着后怕,道:“它们一个个晶莹剔透,好像透明的似的,拇指大小,每个蜂子有三对翅膀,速度极快,而且在它们肚子上有鬼脸一样的花纹,可以不断的射出飞针。”

    风乙墨听后,取出虫修汤淮的玉简,里面有一个灵虫榜,似乎就介绍过某些蜂子灵虫。

    看了片刻,风乙墨长长出了一口气,道:“找到了,这种蜂子名为鬼脸冰蜂,属于三级中阶灵虫,毒性极强,而且它们有一种极为特殊的特性,就是公蜂毒针刺中男修只要治疗及时,不会有大碍,可是如果是女人中了毒针,身体就会发生变异。”

    步姓老者满脸狐疑,“老夫大半年时间都在寻找原因,不曾有人认识这种灵虫,你说的可是真的?”

    风乙墨点点头,“自然是真的。而且想要彻底解毒,需要找到母虫,只有用母虫的唾液才能治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