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入赘
    风乙墨却没有时间浪费,一旦变身时效一过,自己恐怕就埋骨于此了,连忙神识卷动,无数吞魂虫从其嘴里飞出,扑到大母虫身上,拼命的吞噬起来。

    大母虫痛苦的嘶叫,满地翻滚,却无法甩开吞魂虫,忽然,它身体一鼓,一层寒冰涌现,它身上的吞魂虫立即被冻住,纷纷跌落,失去了战斗能力。

    风乙墨大惊,来不及细想,扑到母虫身上,用牙齿拼命撕咬,嘴里的修罗黑芯焰喷涌而出,迅速把他跟母虫包裹在一起。

    此时,小母虫惊恐的叫起来,无数鬼脸冰蜂冲入母虫室,却迟迟不敢攻击,急的小母虫团团转。

    “噬灵蚕,给我吸!”风乙墨心念转动,命令道。

    丹田内噬灵蚕张开嘴巴,通过风乙墨嘴咬住大母虫身体之处用力一吸,大母虫只感觉浑身的生机被吸走了三成,吓的它扭动身躯,释放寒冰,想要摆脱风乙墨的纠缠,可惜风乙墨疯了一样,死死咬住大母虫肥腻腻的脖子,六条腿也紧紧抱住大母虫肥胖的身子,根本无法甩开。

    噬灵蚕好像感觉吃到美味,接连大力吞吸,大母虫的惨叫渐渐弱了下去,很快就吸干了生机,变成一具空壳。

    风乙墨振翅一飞,扑到小母虫身上,六条腿抱住它向蜂巢之外冲去。

    因为没有了大母虫的命令,鬼脸冰蜂乱成一团,不知所措,被风乙墨硬生生冲出来,刚刚来到外面,变身时间到,风乙墨恢复了人身,右手拇指食指捏着小母虫,立即施展驯虫术,或许小母虫因为害怕,没有做任何抵抗,几乎瞬间就被风乙墨以驯虫术驯化了。

    “呼!”风乙墨长长吁了一口气,好险,如果噬灵蚕能够离体攻击也就没有这么麻烦,只可惜小家伙防御力连一级灵虫都不如,出去肯定被灭,好在它能吞噬一切灵性之物,包括禁制。锦盒上的禁制它刚刚完全吞噬的干干净净,只不过风乙墨还没有时间看而已。

    驯化了小母虫,大母虫被风乙墨杀死,接下来就好办了,小母虫接管了一个蜂巢,按照风乙墨的指令,风乙墨收集了数万三级高阶鬼脸冰蜂,然后又驯化了数万钢甲虫,如果不是有须弥铁,都无法带走了。

    看来有必要买一个高级别灵虫袋了。

    钢甲虫基本上没有什么攻击能力,最大的作用就是防御,其外壳非常坚硬,就算风乙墨用青光月牙轮攻击它,也需要十几下才能轰杀,正是作为虫甲最理想之物。

    休息一天,风乙墨离开了冰谷,直奔雪域城,见比约定的时间还早一天,就到青阳商铺购买了一个高级别灵虫袋,里面可以分成若干区域,装的下十几万只灵虫,正好可以把吞魂虫、钢甲虫、鬼脸冰蜂全都装进去。

    这一日,正是跟步姓元婴修士约定的日子,风乙墨早早来到酒馆,点了两个小菜,一壶酒,慢慢的等待三人。

    快到中午时候,步姓元婴修士拎着左树心走了进来,看到风乙墨微微一愣,“你小子早就到了?”

    风乙墨微微一笑,抛出一个瓷瓶,里面正是他让母虫吐出的唾液:“幸不辱命,前辈,把左兄放了吧。”

    左树心露出激动、感激的神情:“老大,你、你真的弄得母虫唾液?太好了,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步鸾震惊的看着风乙墨,不相信风乙墨一个人会办到,两行泪水从肥胖的脸上流下,一把抓起瓷瓶捂在胸口,“谢谢你,谢谢!”

    “步姑娘,你快点服下去试一试。”风乙墨微笑着对步鸾道。

    “好!”步鸾拔掉瓶塞,一仰头,把里面母虫唾液全都倒入嘴里。

    步姓元婴修士紧张的盯着孙女,忽然见孙女满脸痛苦,双手捂在肚子上,满头大汗,不由的大怒:“小子,你给她吃了什么?”

    风乙墨十分诧异,瓷瓶里就是母虫的唾液啊,没有其他东西,怎么会这样?左树心一脸惊恐,如果步鸾出事,自己也活不了,血色全无,瑟瑟发抖。

    “爷爷、爷爷没事,我、我去一趟茅房!”步鸾一脸羞红,捂着肚子急匆匆奔向茅房。

    步姓元婴修士脸色稍微缓和,指着风乙墨厉声道:“如果鸾儿有三长两短,你们两个都别想活命!”

    “老大,你确保没事吧?”左树心听步姓元婴修士如此说,更加害怕,眼巴巴的望着风乙墨问道。

    风乙墨仔细想了想,没错啊,完全按照玉简里面说的做的,不会出差错:“放心吧,应该没事。”

    过了片刻,一个俏生生的青衣女子缓步走来,端庄秀丽,虽然称不上绝色,却也十分耐看,女子对准风乙墨盈盈下拜:“多谢恩公!”

    “鸾儿,你、你没事了?”步姓元婴修士神情激动,站起身,把住步鸾,上下打量一番,然后哈哈大笑:“太好了,你好了,完全好了!”

    左树心瞪大双眼看着步鸾,嘴唇哆嗦着:“鸾妹,鸾妹你完全康复了,真是太好,快让你爷爷放了我啊!”

    步鸾把脸一沉,冷哼一声,道:“左郎,你我二人共患难,变成那个样子,你嫌弃我,一个人逃跑,如今,见我恢复原貌,就变成了‘鸾妹’,做人还能更无耻一些吗?”

    左树心满脸通红,不敢吱声,最后把哀求的目光投向风乙墨:“老大,你帮我说一句话啊。”

    “嗯,找我说步鸾小姐说的有道理!”风乙墨开口道,让左树心愣在当场,步姓元婴修士也是一愣,本以为风乙墨会替左树心说话,谁知竟然向着这边,不由的高兴起来:“还是小兄弟有眼光,明事理。”

    “不过,也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对不?犯错了总要给他改正错误的机会,这样行不行,步前辈,就让我这个兄弟入赘你们步家如何?等孩子出生,就随你们步家的姓!”

    啊?左树心傻眼了,而步鸾满脸羞红,扭捏起来,没有了刚才咄咄逼人的气势,臻首低垂:“这个、这个全听爷爷的!”

    步姓元婴修士哈哈大笑,十分的满意,抚掌道:“好,非常好,这个主意不错,老夫非常满意。这样吧,选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如何?小兄弟也好吃一杯喜酒如何?”

    风乙墨竖起大拇指:“还是前辈想的周全,就这么定了!”

    左树心都快哭出来了:“老大,你不能这样啊,这不是把我买了吗?”

    “怎么,老夫的孙女配上你吗?”步姓元婴修士把眼珠子一瞪,看着左树心喝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