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遭遇元婴中期
    左树心打了一个冷战,连忙道:“配得上,配得上,只是我担心配不上鸾妹而已。”他真正担心的是自己再拒绝,恐怕无法活着走出这家酒馆,他在步姓元婴修士眼中看到了杀气。

    风乙墨拿出灵石,把酒馆布置成礼堂,有让店小二置办了礼服,虽然冰天雪地,却也让小酒馆热闹起来,许多看热闹的人也都跟着起哄,却无人敢闹事,开玩笑,这里可是坐在一个元婴中期修士,谁敢闹事?

    拜了天地,拜了高堂,风乙墨正襟危坐,充当了左树心的长辈,一对新人送入洞房,张灯结彩,不少人送来贺礼,酒席开了十几桌,倒也十分热闹。

    不过,左树心可是一直哭着脸,在进入洞房之前,风乙墨偷偷塞给他一张纸,而作为回报,左树心同样还给他一个纸条,两个擦肩而过。

    最高兴的当属步鸾的爷爷,嘴角一直洋溢着微笑,酒喝了十几坛子,一直拉着风乙墨不放,敬完一杯又一杯,感谢的话说了一大堆。

    风乙墨一直微笑着,直到客人都散去,风乙墨才起身告辞,不过并没有直接回客栈,而是连夜出城,直奔北方的绝魂谷而去。

    他一路疾驰,一直行出千余里,天色微亮之时,却看到前方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去路,不由的叹了一口气:“你终于还是追上来了。”

    那人蓦然回首,不是步姓元婴修士还是谁。

    “小子,你是怎么发现的?”步姓元婴修士冷冷问道。

    “一开始就知道了。”风乙墨淡淡的回答道。

    “哦,你知道了还不逃跑?”步姓元婴修士诧异的问道。

    “逃跑?怎么逃跑?你是元婴中期巅峰修为,而我不过是金丹后期,天壤之别。本以为为你的孙女解了蜂毒,你会饶了我,谁知你恩将仇报,算我瞎了眼睛!”风乙墨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错,你就是瞎了眼睛。可是明知道我不会饶了你,为什么还要帮鸾儿?我有些不明白。”

    “那是因为我发现她对左兄是认真的,情深意切,这样的人我愿意帮助他们,希望他们能够终成眷属。”风乙墨淡淡的说道,好像站在他前面的不是要找他麻烦的元婴老祖,而是一个相熟已久的朋友。

    “没看出来你如此重情义,只可惜......”步姓元婴修士顿了一顿,扯出拍卖会上那一个千幻青心焰的兽皮地图,道:“你告诉我上面是什么意思,在哪里见过,老夫就让你安全离开。”

    风乙墨苦笑一声,真是不凑巧啊,当日驯服了母虫后,在临时洞府里,他就打开了锦盒,里面是一本书,两个玉简。书乃是用那些不知名文字所书写,根本看不懂,不过玉简却是一个叫陆羽的逸风散人的手札,里面详细记录了所有不知名文字的由来跟他的翻译。

    这是一种上古文字,属于一个叫梵巫族的文字,称为“梵文”,晦涩难懂,可是逸风散人却成功的把梵文翻译过来,在此人的手札指导下,风乙墨很快就掌握了梵文,自然也就认识地图上的文字。

    而那一本古书就是梵巫族的《天巫术》,雪人一族所掌握的图腾术就是从《天巫术》简化而来的。

    因为时间紧迫,风乙墨没有时间钻研《天巫术》罢了。

    另外一个玉简则是一份遗嘱,是陆羽在寿元将尽之际留下的,里面记录了最后的遗愿:不要让珍贵的梵文流失在历史长河中,要把梵文发扬光大,造福人类!

    短短几十个字,让风乙墨眼前展现出一个垂暮的老人费力的留下遗嘱,然后用尽全部力气封印了锦盒。谁知锦盒一躺就是万余年,如果不是它耐住了岩浆池的高温,恐怕早已化为灰烬,也就无法出现在风乙墨手中!

    现在,风乙墨面对艰难的选择,如果告诉步姓元婴修士在裴炎部落见过梵文,整个部落中的人将不会有人幸免于难!

    如果拒绝此人,那么结果就只有一种:战!

    如何抉择?

    忽然,风乙墨内心深处升起一股豪气,气势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朗声道:“前辈请出手吧。”

    步姓元婴修士惊讶的看着眼前年轻人,感觉一下子不一样了,不紧不慢的收了兽皮地图,“好,有勇气!虽然老夫不知道你的勇气是从哪里来的,可是还是让老夫佩服。老夫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没有你这样的勇气。既然如此,老夫就掂量一下,你到底有何底气,也好让你知道,金丹期修士与元婴修士之间的巨大差距!”

    说罢,步姓元婴修士也不祭出法宝,而是一拳击出。

    风乙墨看的清楚,步姓元婴修士拳头瞬间就变成水缸大小,而且拳头顶层覆盖着一层紫色火焰,显然是一种灵焰。

    “果然如此!”自从他认出步姓元婴修士就是那一日在地下拍卖会用千幻青心焰钓鱼,并且抓走那个倒霉金丹后期修士之人,就猜想此人不是炼丹师就是炼器师,自身拥有某一种灵焰,这有这样的人,才迫切希望找到更高级的灵焰。

    风乙墨脚下一顿,双腿神行符被激发,急速的后退,并且双手一抛,六只骨傀儡一闪而出,直奔步姓元婴修士冲去,与此同时,透骨枪划出一道黑芒,直奔击来的拳头而去。

    步姓元婴修士突然见到六只金丹后期骨傀儡出现,大吃一惊,不由的咦了一声:“小子竟然拥有傀儡术?可惜了,如果是元婴期傀儡,还能让老夫忌惮,区区金丹后期,哼!”

    只听步姓元婴修士冷哼一声,左手虚张,一件长相奇怪的兵器闪出,散发上品法宝浓郁灵气,对准一只骨傀儡横扫而出。那兵器好像是一根棍子,棍身长满了尖刺,比狼牙棒短上许多,又比铜锏粗一些,却是一个哭丧棒。

    嘭!

    坚硬的骨傀儡顿时被扫飞出十几丈,几根骨头出现了裂缝,却从地面弹射而起,继续向步姓元婴修士攻去。

    嗤!

    透骨枪把带着紫色火焰的拳影击溃,趋势不减的继续刺向步姓元婴修士。

    上品法宝?步姓元婴修士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一个金丹后期修士竟然拥有上品法宝?他进入元婴中期才亲手打造了手中的哭丧棒,拥有上品法宝,人家还没有到元婴期就有了,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不过,这也激起了他贪婪之心,哪怕找不到千幻青心焰的下落,杀了这个小子,身上的宝物也值了,于是,一道法诀打出,哭丧棒滴流一转,舍弃了骨傀儡,直奔透骨枪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