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艰难胜利
    当!透骨枪被哭丧棒撞飞了回来,风乙墨身形一晃,后退两步,暗叫可惜,同样是上品法宝,自己的修为限制了透骨枪的威力发挥,不过他并不气馁,而是一拍灵虫袋,一片鬼脸冰蜂虫云飞出,铺天盖地的向步姓元婴修士扑去。

    什么?还能控制妖虫?步姓元婴修士闪身躲开骨傀儡的攻击,听到嗡嗡声,抬头一看,顿时大吃一惊,这个小子到底什么来路?怎么又是一个虫修?

    “紫云火!”

    步姓元婴修士双臂一振,一片紫色火焰从其身上腾空而起,好似一片紫色幕布,迎向鬼脸冰蜂,他是想以紫云火抵御鬼脸冰蜂。

    风乙墨心中冷笑,紫云火可比修罗黑芯焰低级的多,连修罗黑芯焰都需要半柱香时间才能焚毁三级中阶的鬼脸冰蜂,更何况这是三级高阶鬼脸冰蜂了,果然,一只只鬼脸冰蜂三对翅膀一扇,毫不畏惧的冲破紫云火的包围,直扑步姓元婴修士。

    步姓元婴修士吓了一跳,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不怕火的蜂子,连忙一个瞬移,闪出三十多丈,脸色阴晴不定,伸手一招,哭丧棒嗖的返回,对准继续扑来的鬼脸冰蜂轰去!

    噗噗噗!

    哭丧棒对上鬼脸冰蜂,发挥出上品法宝的威力,棒影重重,形成一片棒影幕,鬼脸冰蜂纷纷被击落,可是数量太多,一时间无法胜出,而且六只骨傀儡趁机把步姓元婴修士围在中间,发起猛烈的攻击。

    “小贼,欺人太甚!”步姓元婴修士怒不可遏,大吼一声,双手微张,七杆长枪出现,组成一个七星枪阵,枪阵一出,散发强大威能,瞬间就把一只鬼傀儡搅得粉碎!

    是七星灭杀阵!

    风乙墨一惊,此时已经断定步姓元婴修士乃是一名炼器大师,不再犹豫,双手连挥,其余的九杆透骨枪纷纷飞出,几乎是瞬间,就布下了地矛刺枪阵,那是因为每一杆透骨枪都是阵基!

    “也尝尝我的地矛刺枪阵!”风乙墨大吼道。

    步姓元婴修士这一惊非同小可,这小子怎么也有枪阵,而且数量比自己的还要庞大?关键此人不过金丹后期修为,如何能够控制这么多法宝?

    地矛刺枪阵一出,十杆透骨枪破空而来,从下至上,把步姓元婴修士的七星灭杀枪阵挡住了,无法继续剿灭骨傀儡。

    步姓元婴修士气的仰头长啸,须发乱舞,自从跟风乙墨动手之后,好像一直就被这个小子压制着打,让他十分的憋屈,堂堂元婴中期修士何时如此被动了?

    接着他做出一个让风乙墨十分吃惊的举动:用力一吸气,正在竭力阻挡鬼脸冰蜂的紫云火被步姓元婴修士吸入嘴里,然后仿佛变成一个人形喷火器,那紫云火被其从嘴中喷出,温度一下子提高了倍许,火线横扫出去,刚刚冲上来的骨傀儡顿时在火焰中爆裂开来,变成满地碎骨!

    风乙墨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什么神通?如此厉害!

    步姓元婴修士解决了不停骚扰他的骨傀儡,然后一口火喷的哭丧棒上,带着火焰的哭丧棒顿时威力大增,把鬼脸冰蜂杀的落花流水,伤亡惨重。

    风乙墨心疼不已,连忙收了鬼脸冰蜂,一指点出:“阴阳指!”

    黑白相间的指芒骤然飞出,直奔步姓元婴修士而去。

    步姓元婴修士又是一惊,刚刚解决了骨傀儡以及灵虫,怎么又出现从来没有见过的指芒?虽然阴阳指指芒还没有击中他,可是他从阴阳指指芒上感受到一股不安、危机,这一指不简单!

    这个小家伙到底还有多少手段?

    来不及细想,手腕一抖,出现一面菱形盾牌,护住身前,然而阴阳指忽然一分为二,一黑一白,在半空划了一个圆弧,从两侧分别袭来。

    淬不及防,步姓元婴修士只来得及把盾牌微微一挪,挡住白色的指芒,他只感觉手中盾牌猛烈一震,好像活了一样,大肆吞噬四周的灵气,结果咔嚓咔嚓被强悍的灵力撑破出数道裂纹,灵性顿失,变为废铁。

    来不及吃惊,步姓元婴修士又是一个瞬移,躲避黑色指芒,谁知黑色指芒突然爆开,无数黑色火焰宛如繁星般,遍布数十丈空间,步姓元婴修士顿时身上沾染了数个火星,惨叫起来。

    “你、你竟然也有灵焰?”步姓元婴修士一边运功抵御修罗黑芯焰,一边震惊的看着风乙墨:“你到底是谁?”

    风乙墨现在头疼欲裂,灵力消耗大半,之前操控骨傀儡跟鬼脸冰蜂消耗了大量神识,如今还要控制地矛刺枪阵、修罗黑芯焰,已经超出他的负荷,好在终于伤了步姓元婴修士。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死了!”风乙墨吞下一粒三转凝魂丹,向步姓元婴修士走去。

    “老夫跟你拼了!”步姓元婴修士知道风乙墨不会放过自己,召回哭丧棒,不顾身上燃烧的火焰,一口精血喷出,哭丧棒剧烈一颤,变成十丈大小,对准风乙墨重重的轰了过去!

    风乙墨似乎早就料到步姓元婴修士会有这一手,信手抛出三个骨傀儡挡住七星灭杀阵,隔空虚抓,十杆透骨枪闪电般飞回,灵光乍现,变成一杆长一丈二尺的黝黑长枪,对准飞到面前的哭丧棒重重的刺了过去!

    当!

    一声巨响,风乙墨噔噔噔被震退十几步,嘴角溢血,却也成功的挡住了哭丧棒全力一击。

    极品法宝?步姓元婴修士愣住了,一套上品法宝枪合体后竟然达到极品法宝的威力,太难以置信了,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

    就在他一愣的功夫,乌鳞针鬼魅般出现他眼前,步姓元婴修士只来得及微微一偏身子,乌鳞针从其左肩射入,从其后背飞出,消失不见。

    “好,好!没有想到老夫竟然能够伤在你这个娃娃手中,是老夫小觑你了!”步姓元婴修士面露狰狞,右手捂着肩膀,身上还带着火焰,煞神般走向风乙墨。

    此时风乙墨完全依赖透骨枪支撑着,没有倒地,神识消耗殆尽,再也无法使用任何法宝。

    嘭嘭嘭!

    三声,骨傀儡终究没有抵住七星灭杀阵,被搅得成了片片碎骨。

    “小子,你究竟是谁?”步姓元婴修士停在风乙墨身前五丈之外,静静的看着他,问道。

    “风乙墨,散修一个。”风乙墨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抬手一拨,刚刚飞到眼前的哭丧棒当啷一声落地,那飞到半途的七星灭杀阵的七杆长枪同样坠地不起。没有灵力的支持,法宝就是凡兵一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