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生机培火
    “老夫佩服,佩服你的胆量、勇气,更佩服你的心智,没有想到我步宏堂堂元婴中期修士,竟然会死在金丹后期修士手里,不甘?a href="/mo_.html" tart=_blank>陌。 辈胶攴3鲎詈蟮乃缓稹?br />

    嘭!

    一团黑色火焰从步宏身体内部燃烧起来,几乎是瞬间,他的肉身跟元婴就变成一堆飞灰。

    噗通!

    风乙墨再也坚持不住,跌坐在地上,刚才一切手段除了自保外,更多的是为乌鳞针创造机会,乌鳞针不仅有剧毒,更是包裹着一层修罗黑芯焰,虽然步宏一直以法力压制修罗黑芯焰,可是他内外都有火焰,里外夹击,加上剧毒发作,终究无法抵抗,被烧成了灰烬!

    这是风乙墨第一次独自一人干掉了一名元婴中期修士!

    步宏虽然死了,可是被他炼化的紫云火却留了下来,被修罗黑芯焰欢快的包裹起来,慢慢消化去了。

    吞服几粒灵丹,风乙墨颤巍巍站起,收了哭丧棒、七星灭杀阵长枪、步宏的储物袋,踉跄的向不远处一个山洞走去,他必须要休息恢复,不然会伤及根本。

    刚刚进入山洞,风乙墨就坚持不住,只来得及布下一道隐匿禁制,就倒地昏睡过去。

    幸运的是这里极为偏僻荒芜,没有行人、妖兽出没,风乙墨一直昏睡了一天一夜,这才醒来。

    他主要就是神识消耗过重,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如今也不过恢复了七成,连忙取出几粒三转凝魂丹服下,炼化药力。

    快到中午时分,风乙墨完全恢复,长长出了一口浊气,心道:“昨日一战太过惊险,如果对方不是一开始小瞧我,一上来就使用上品法宝,恐怕想要战胜他,就没有这么轻松了。自己还是太弱了。”

    休息片刻,风乙墨抹去步宏储物袋上的神识,整理收获,他最看重的自然是千幻青心焰地图,有了地图,很有可能就会找到此灵焰,到时候让修罗黑芯焰吞噬,说不定就能让它再晋级。

    “黑木崖,厥阴洞!怎么会在黑木崖?”风乙墨看完地图,心中大为奇怪,他本以为千幻青心焰应该就在裴炎部落附近,怎么一下子跑到黑木崖去了?

    黑木崖,是洪铭大陆七大超级修真国之一,同样还是一个地名,是一条绵延四万多里的悬崖峭壁,位于玄阴宗、商道联盟毗邻之处,同时与北疆场接壤,按照修真界的说法,黑木崖乃是邪修的天堂,许多宗门、修真国邪门歪道之人全都藏身于黑木崖,令人闻风丧胆。

    显然地图上的文字说的是地名,就是那悬崖!

    整个黑木崖分为三岭十八洞,而厥阴洞就是其中十八洞之一,臭名卓著,传闻阴尸宗就位于厥阴洞之内。

    风乙墨叹了一口气,收起地图,等日后再说吧。

    步宏储物袋内还有百万灵石,风乙墨自然不会客气,全都笑纳,收到须弥铁中,最让他叹为观止的就是堆积小山一样的兵器,大部分都是法宝,下品法宝110多件,中品法宝13件,上品法宝两件,除了哭丧棒,还有一个圆钵,不知道有何用途。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珍贵的炼器材料,数十个玉简,灵丹倒是不多,只有数瓶。

    风乙墨想起步宏吞咽灵焰后再一次吐出,灵焰竟然临时提升了一个等级,颇为感兴趣,连忙逐一查看玉简,终于找到了一个叫《生机培火》的特殊法术,乃是以自身生机阳寿短暂提升灵焰等级的秘法,牺牲寿命,提高战斗力,以牺牲阳寿长短为基础,阳寿奉献的越多,提升等级越高。

    风乙墨看后不由的咂舌不已,天底下还有这等秘术,过于残忍,不过却真的管用,便认真的看了起来。

    到了晚上,风乙墨基本上掌握了生机培火的法门,暗暗佩服,天下奇人异事太多,需要学习的东西也太多了。

    金丹级骨傀儡损失了九个,只剩下一个,风乙墨决定重新炼制傀儡,不过这一次炼制的可不是骨傀儡,而是金属傀儡,反正从步宏那里得到许多珍稀材料,权当他贡献的。

    自从得到《大衍经》,风乙墨傀儡术就一日千里,在裂谷内炼制出三级低阶傀儡,在裴炎部落祖地内炼制出三级高阶傀儡,虽然都是以妖兽骸骨炼制的骨傀儡,却为炼制金属傀儡打下基础。

    因此,三天时间,六个闪着金属光泽的傀儡就被风乙墨炼制成功,五个傀儡样子都是红与黑,最后一个是白艳霜的样子,他对于红与黑、白艳霜还是无法释怀。

    六个金属傀儡都是三级高阶,而白艳霜模样的傀儡几乎要达到四级傀儡,那是因为修罗黑芯焰等级不够,无法把材料提纯的更好,限制了材料性能发挥,如果不是修罗黑芯焰刚刚吞噬了紫云火,恐怕也无法炼制出达到三级高阶巅峰级别的傀儡!

    这六个金属傀儡能源可就只能用上品灵石,中品的无法坚持四个时辰。

    不舍的收了傀儡,风乙墨又炼制了几十张三级高阶神行符、冰刺符、火弹等符箓这才离开了山洞,继续北行。

    不过,他临走前,拿出左树心给他的纸条,上面写着一段话:“风兄弟,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谢谢。这些年,一直亡命在外,也就只有步鸾给我家的感觉,她从来没有嫌弃过我,一直帮助我,这一次亦是如此,我虽然背叛了她,可是她既往不咎,我非常感动,因此决定跟她好好过日子,不想左家,不想报仇了。画卷被我藏在天机城西北十里的一块巨石下面,非常好找,以风兄弟你的能力,应该不难,保重!”

    风乙墨淡淡一笑,手指一捻,纸条冒起一团火光,变成飞灰。

    千里之外的雪域城,左树心跟步鸾亲亲我我,享受新婚之喜,似乎感受到自己的信笺被烧了,也取出风乙墨赠与他的,碾成了粉末,伴随着天空的雪花飘散而去。

    “左兄,珍惜步鸾,小心其祖父,珍重!”

    “一切都结束了,好好过日子吧!”左树心十分轻松的自言自语道。

    “左郎,你说什么呢?”步鸾问道。

    “没什么,在说咱们的孩子出生后叫什么名字好!”

    “讨厌,人家、人家还没有准备好呢......”

    “那就现在准备!”

    ......

    雪花飞舞,好像在看热闹,又好像在欢唱,自由的飞行,洒满大街小巷,很快就覆盖了整座雪域城,把整座城装扮的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宛如仙境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