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鲨鱼王上岸
    风窟,在九天罡风诀中曾经被提及,乃是修真界八大奇迹之一,没有任何缘由,一个深不见底的窟窿就会喷射出罡风,无坚不摧!风窟与火洞、雷泽、木林、金山、土丘、水泊、云海并称八大奇迹,就是因为它们不确定的出现,哪怕遇见一个,都算是走了大运。而且至今,无人能够弄明白为什么风窟会无端的释放罡风,火洞没有由来的火光冲天,永不熄灭。

    而雷泽却是雷电遍布,虽然只有亩许大小,却不见任何云朵,乃是雷修最佳修炼场所。

    在木林中,任何难以培植的灵药都会存活,生机盎然,哪怕你阳寿将尽,如果待在木林中,也会延续生命!

    金山、土丘、水泊、云海皆各有千秋,只可惜大都是传闻,很少有人见过,仿佛这八大奇迹不停的转换位置,忽东忽西,让人无法琢磨出其规律。

    眼前的风窟,正是修炼九天罡风诀最佳地点!

    风乙墨想了想,缓缓脱掉兽皮衣,又脱去里面的青袍,放出六只金属傀儡护法,**身体,一抖困龙鞭,固定在风窟最近一处冰柱上,另外一段缠在腰间,纵身一跃,来到风窟上方,那一道道寒流风束顿时在他坚硬堪比下品法宝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伤痕,鲜血淋漓!

    风乙墨连忙施展九天罡风诀,纳罡风入体,浑身上下好像被一把把钢刀刮过一般,痛彻骨髓,发出吱吱的声音来。刚刚被凌霄果改造过的骨骼剧烈颤抖,一副坚持不住的架势,吓的他只坚持了三十几息,便一拉困龙鞭,飞身来到风窟边上,吞服疗伤灵丹,待伤势好了,这才重新跃入风窟之中,任凭那无尽罡风冲刷的他上下起伏,左右摇摆。

    幸运的是寒风刺骨,鲜血流淌出来,不等流下就变成了冰晶,没有损失掉。

    这一次,他坚持了四十息时间!

    如此这般,不断的反复,一天下来,精疲力尽,却也能坚持到半柱香时间。夜晚,风乙墨就在风窟旁边冰柱后面休息,调整、恢复,第二天继续以风窟内冰冷罡风修炼。

    七天后,等风乙墨再想要进入风窟,那冰坑内却再也没有了任何风束,变成一个只有寒气的坑洞了。

    风乙墨叹了一口气,七天的苦修,让他的肉身达到中品法宝级别,九天罡风诀烈风境大圆满,终于让修为进入金丹十二层!

    抓着困龙鞭,风乙墨向冰坑下坠落而去,足足下坠了近百丈才双脚着地。冰坑四周光滑如镜,如果没有困龙鞭,都不知如何上去。

    冰坑内吐气成冰,哪怕有修罗黑芯焰护身,风乙墨也冻的牙关打颤,心中怀疑此地乃是整个北疆场最为冰寒之地。可是雪人一族说过,最冷的地方是绝魂谷。

    四下观看,下面光溜溜,一览无遗,几具飞鸟骸骨落在冰坑中间,不知道死了多久,来到近处,发现数颗妖丹被冻在地面上,风乙墨释放出修罗黑芯焰,一炷香时间才溶化了寒冰,取走妖丹。这些妖丹都是四级妖禽的。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风乙墨有些失望,想想也是,之前罡风存在,什么东西都会被撕成碎片,哪里还能存在下来?

    手握困龙鞭,微微一抖,困龙鞭收缩,整个人凌空而去,来到上面,那之前被深蓝冰魄所看的凌霄果虽然还没有完全成熟,也有九分熟,风乙墨自然不会遗落,采摘下来收好,离开了冰坑,继续北行。

    ......

    被冰层覆盖的死亡之海突然间冰屑炸裂,一道冲天水柱激射而起,发出一声巨响,厚厚的冰层好像变成了纸扎泥糊一般,不堪一击,水柱坠落,一个青头彪形大汉出现在冰面之上,身形一晃,凌空而走,好像脚下有异物托着他一般,径直来到冰天雪地的陆地之上,正是赶往北疆场的鲨鱼王!

    感受到陆地上浓郁的灵气,鲨鱼王眼中露出贪婪,“如果这片大陆都是本王的该多好,本王子民尽情的吸纳灵气,也就能够增快修行。”

    在海中数万年,早已厌倦了那里的环境,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占据大陆!

    “算了,这事以后再说,还是尽快找到无根冰心竹,卓雅的伤势不能再等了!”鲨鱼王眼中露出焦虑,疾驰而走,半日后,出现在一座边陲小城前。

    这个小镇人口不多,只有万余人,乃是雪山宗设立在死亡之海近处,为了破冰打鱼,捕获海物的地方,北疆场天寒地冻,除了粮食需要从商道联盟购买外,其他的鱼类、肉类都是从海里、河里捕捞,山上捕猎野兽。

    鲨鱼王深吸一口气,嗅着空气中新鲜的人类气息,眼睛慢慢的一点点变亮,充满贪婪,垂涎欲滴,妖兽最喜欢吃的就是人类,特别是修士!

    自从十年前在北疆场深处,无声无息的吞掉一个雪人部落后,那一种对人类肉身的渴望就已经深入骨髓,每年都来陆地上吃几次,一发不可收拾!

    如今,又闻到熟悉的充满诱惑的气息,内心骚动起来,“吃了吧,反正就是一座小城的人,没有人会发现!”鲨鱼王舔了舔嘴唇,自言自语道,快步走入小城之内。

    小城内人头攒动,人来人往,颇为热闹,大部分都是雪山宗招募来的凡人,负责搬运货物的。越是接近人群,鲨鱼王内心对人类肉身的渴求越强烈,凸出的鱼眼散发贪婪的光芒。

    嘭!

    一个扛着麻包的壮汉撞在发呆的鲨鱼王身上,立即被撞的后退几步,摔倒在地,疼的他大叫起来,然后一骨碌爬起,指着鲨鱼王骂道:“你这个家伙,走路不长眼睛吗?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鲨鱼王腥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咧嘴一笑:“本王就是这样走路,你待怎的?”

    那壮汉一愣,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蛮横之人,“呦喝,哪里冒出的傻蛋,如此狂妄,还称呼自己什么‘本王’?你如果是什么‘王’,老子我就是皇!兄弟们,给我打这个不知道好歹的东西!”

    随着壮汉振臂一呼,几个同伙挥舞着拳头冲向鲨鱼王,一些路人暗暗摇头,这个青头家伙倒霉了,一顿胖揍是少不了的。

    然而鲨鱼王却兴奋起来,仰头大笑:“是你们逼我的,可怪不得本王了,吸!”

    旁边看热闹的人只见青头家伙的一个嘴巴突然张开,变的比一个小屋还要大,那几个冲上去的家伙一声不响的全都被大嘴吞了进去,顿时全都惊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