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再遇曲寒山
    气血术,可以激发人体血脉之力,让生命更加旺盛,增加阳寿,可以在一段期间内让受伤的人尽快康复!

    灵慧术,在上古时期,力量和智慧的结合就可以主宰他人命运,“灵慧”也就是大巫师,他的智慧至高无上,可以呼风唤雨,迫使本族的人以生命为代价来祭祀他们的神。邪恶与智慧并济,这才是天巫术的核心!

    预思术,以巫族最英俊的男人或女人来做为,调教他们的预感能力,易观天象、善治地利、更熟人和。

    后期被人类修士转化为道家思想:“人发地元、地发天乾、天发皆众。”

    摄魂术,跟现在的修士法术差不多,只不过善于进行行红死之术,包括让人起死回生还魂之术、令人长生不死不死巫术、借助他人魂力的降魂术、控制他人魂魄的控魂术等。此术非同小可!

    灵媒术,给死人和活人主婚的,特别的同情死人,不顾活人死活,阴阳颠倒!

    斯辰术,男女转换之术。无论人类还是妖兽,自从拥有生命,男女性别就固定,不会改变,哪怕风乙墨以地变之易形术变化成其他生灵,也只能变成公的,而无法变成母的。而巫族的斯辰术却可以让人类改变性别,男变女,女变男!

    通读了《天巫术》风乙墨拍案叫绝,天底下竟然还有如此精妙之物,让他大开眼界!

    见天色已晚,风乙墨收了《天巫术》叫上小铃铛去吃饭,原本正为传授小铃铛什么功法发愁,在看了《天巫术》后,便决定让小铃铛学习《天巫术》中的气血术、预思术。当然,还有学习一些傍身的功法、法术,总不能挨打不还手啊。

    长毛猿人本就擅长辨别方位,堪破一起迷幻,不然他们如何能够从狂风暴雪中走出来?

    吃饭时候,风乙墨婉转的表达要传授小铃铛功法的事情,小铃铛一呆,眼睛突然红了,今天真是自己的幸运日,碰到这么好的主人不说,主人还要传授自己功法,放在以前,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风乙墨安慰了几句,吃完饭,领着小铃铛回到房间,在确定小铃铛灵根后,发现竟然是罕见的雷灵根,便从众多玉简中挑选出一门名为《雷暴诀》的功法,逐字逐句的传授与小铃铛,给了她一些灵石,便让她独自修炼去了。

    为了接下来要传授小铃铛气血术,风乙墨自己必须先学会才行,于是彻夜掌灯,研读气血术来。

    外面本来以为风乙墨二人要离开,打算打劫的几个金丹修士可就受苦了,夜晚的气温更低,哪怕他们几人行功抵抗,那难免被冻的瑟瑟发抖,嘴里咒骂不停,有两人坚持不住,离开了,还剩下五人,咬牙坚持。

    谁知风乙墨二人一夜都没有离开温暖的客栈,害的五人快要被冻成冰棍了。

    不是风乙墨不想走,而是他修炼天巫术入迷了,浑然不知道外面还有几个人等着打劫他呢,等他从沉浸中醒来,已经快到次日中午。

    风乙墨苦笑一声,总感觉天巫术拥有一股魔力,让自己深陷其中!

    叫上饥肠辘辘的小铃铛,两个人吃了饭,又给小铃铛购买许多吃食这才离开了风烟城。不过,他感觉除了那几个被冻的嘶嘶哈哈的金丹修士外,还有一个更加神密之人跟随而来,却无法把握此人详细位置跟修为。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元婴中期修士都折损在自己手里,只要不是元婴大修士,自己浑然不惧!

    为了引那个神密之人上钩,风乙墨没有放出傀儡兽,而是带着小铃铛步行,一边走一边指导小铃铛修炼。

    一前两后三波人,一直离开青烟城二百多里,后面跟踪而来准备打劫的五名金丹修士迫不及待的跳到风乙墨面前,拦住了去路。

    来人五名金丹修士中,三人是金丹后期,两人金丹中期,足以藐视任何金丹后期修士了,只可惜他们遇到了风乙墨。

    “小子,你害的我们在冰天雪地中冻了一夜,还不拿些灵石出来好好补偿我们!”一个红脸的金丹后期修士吸了一下鼻子,说道。

    看到有人拦路,小铃铛吓的躲在风乙墨背后,不敢出来。

    风乙墨笑了笑,“你们要多少?”

    啊?说话的红脸修士愣住,他本以为,听到勒索,对方会拼死拒绝,谁知人家问要多少,他想了想,道:“我们一共五个人,一人一万,不,两万灵石!”

    噗嗤!

    风乙墨笑出声来,这个家伙还真有意思,冻了一个晚上竟然只要两万灵石,真不知道他是如何修炼到金丹后期的,便道:“给你们灵石不是问题,关键你们要替我办件事情,办好了,还可以多给你们一万灵石,每个人多给一万!”

    啥?五人更是糊涂了,被打劫的还提条件,而且还要多给,真是奇了怪了。

    “你先说说什么事情?”红脸修士问道。

    风乙墨朝身后不远处一棵大树一指,道:“那棵树后面有人,帮我把他揪出来。”

    有人?五人面面相觑,刚才可是用神识搜过,没有人才上前动手抢劫的,怎么会有人藏匿在那里?

    带着怀疑,五人向大树靠拢过去,眼看距离大树只有五六丈距离,树后闪出一个人,恶狠狠的瞪着风乙墨:“你是怎么发现本座的?”

    那五人见真的有人,全都吓了一跳,另有一个肥胖的修士瞪大眼睛,看出突然出现之人,恶声道:“你是谁?难不成想要抢我们的生意?”

    那人哭笑不得,强大的气势散发出来,赫然是一位元婴修士,一声爆喝:“给本座滚开!”声音如雷般炸响,五人当即屁滚尿流的跑的无影无踪,跟元婴修士抢生意,开玩笑,那不是找死吗?

    风乙墨见此人不过是元婴一层,气息不稳,显然刚刚进入元婴没有多久,放下心来,“前辈跟踪在下,所为何事?”风乙墨淡淡的问道,没有一丝恐惧害怕。

    “风乙墨,不要以为你使用了幻符,本座就认不出你了,如果不是你,本座也不能有家不能回!”那人怨毒的看着风乙墨,说出一番让他震惊的话来,这个人怎么会认识自己?

    他凝目看去,那人四十多岁,双眼阴鸷,脸上刀疤纵横,好端端一张脸被毁了,显得狰狞恐怖,当风乙墨目光落在那人腰间两个储物袋上,恍然大悟:“你是曲寒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