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来之不易的胜利
    二人距离近,冰锥速度又快,风乙墨把牙关一咬,不退反进,挺身而上,就在冰锥马上刺在他身体上的时候,无数黑色钢甲虫瞬间遍布全身,形成一副黑色威风凛凛的虫甲。

    咔咔咔咔!

    虫甲被冰锥撞的粉碎,露出里面的御空甲,却也成功的把冰锥阻挡下来,钢甲虫经受不起如此巨大撞击,纷纷跌落死去,最终却也冲破了上下两道冰锥。

    曲寒山没有料到风乙墨还有这一手,愣了楞,几乎是瞬间,风乙墨就来到曲寒山面前,右手一掌拍在愣神的曲寒山胸前。

    嘭!

    曲寒山护体元气激发,一股至寒之气顺着风乙墨的手臂涌入经脉,几乎是一瞬,手臂就失去知觉,风乙墨连忙爆退,催动修罗黑芯焰,一点点的逼迫身体内的寒气。

    这曲寒山倒地经历了什么,为何突然就有了如此高深的修为?

    “哼,玄冰劲岂能是那么容易驱走的?”曲寒山冷笑一声,浑身散发迫人的寒气,身体四周空气仿佛都被他身上的寒气所冻凝,一步步向半边身子麻木的风乙墨走去:“小子,真的以为自己无敌了?不过本座倒是十分好奇,你年纪轻轻,哪里来的诸多手段?如果本座不是因祸得福,获得了冰玄珠,修为突破,恐怕还真不是你的对手,只可惜你的好运到此为止了!师妹,师兄给你报仇了,拿命来吧!”

    曲寒山仰天长叹,法力催动,玄冰剑寒光四射,当的一声把透骨枪轰飞,回转而来,落在他的手上,然后对准风乙墨前胸狠狠就要刺去。

    忽然,曲寒山丑陋的脸色涌起一团黑气,体内灵力紊乱,暗叫不好,自己竟然中毒了,连忙低头看去,刚才被风乙墨拍了一掌的地方有一个针孔,身体内还有一根细如毛发的乌针!

    “好,非常好!心计不错,可是你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本座了?痴心妄想!冰针刺穴!”曲寒山双目瞪着风乙墨做出一个惊人的举动,把手中的玄冰剑对准自己的百会穴重重的插了进去!

    “啊---!”曲寒山发出一声狼嚎般的惨叫,满头黑发喷张,似乎有无尽的寒流在其身体内涌动,整个人的气息逐渐攀升,从元婴一层,飞快的升至元婴一层巅峰,元婴二层、二层巅峰,直至来到元婴三层,这才停住。

    而他的身体几乎变成透明状,好像是一个冰人,风乙墨可以清楚的看到其丹田内有一颗淡蓝色的珠子,而乌鳞针已经散发出来的剧毒在曲寒山强**力下被逼迫的无处可走,凝聚成一团,顺着其喉咙喷出,随后被其一手捏爆!

    多次建立大功的乌鳞针终于被毁了!

    风乙墨又惊又怒,左手猛然在右臂上点了几下,封住了右臂穴脉,制止寒气继续蔓延,手一挥,十杆透骨枪激射而出,瞬间就把曲寒山围困在中间,接着他取出一颗上品延寿丹塞入嘴里,然后他张开大嘴猛的一吸,游离在四周的修罗黑芯焰嗖嗖的钻入他的嘴中,刚刚修炼不久的生机培火术急速运转,只感觉生机阳寿不断被抽取,融入黑色的修罗黑芯焰中。

    5年、10年、20年,30年,风乙墨浑身干瘪下去,头发灰暗,肌肤无光,然后用尽全力,张口对准地矛刺枪阵中的曲寒山喷了过去!

    曲寒山以冰针刺穴激发潜能,强行提升修为,逼出剧毒,捏碎了毒针,就要迈步杀了风乙墨,谁知被十杆长枪组成的地矛刺枪阵困在中间。他轻蔑一笑,区区枪阵能奈我何,可是他发现了风乙墨的异状,眼见风乙墨身体快速的干瘪下去,嘴巴鼓胀,一股危险气息弥漫,他连忙祭出一件法宝,轰击枪阵,谁知枪阵不停的转动,改变位置,每一杆枪居然都是上品法宝,一时间让他束手无策,无法破除。

    “臭小子,有本事放本座出去,咱们两个硬碰硬的打一场!”曲寒山慌了,吼叫起来,就在此时,风乙墨已经献出30年阳寿,变异后的修罗黑芯焰从其嘴里喷射而出,瞬间就吞没了还在咆哮的曲寒山!

    五只吞魂虫觉察到危险,早一步飞走了。

    “啊--!本座不相信玄冰劲扛不住你的火焰!”曲寒山惨叫起来,周身寒气涌动,半透明的身体迸发出强大的寒流,可是他发现无论怎样努力,所有的寒气在黑色火焰中都化为了水汽,“这、这是五级灵焰?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拥有五级灵焰?我不服!不服!啊---!”

    曲寒山惊恐的惨叫,在变成五级灵焰的修罗黑芯焰的焚烧下变成了火人,只可惜风乙墨生机培火术只能短暂的喷出一道火焰,无法持久,却也让曲寒山重伤倒地,而透骨枪所构成的地矛刺枪阵此时发挥出强大威力,噗噗,十杆长枪全都刺入曲寒山的身体,强烈的尸毒瞬间就把尸体溶化为一滩黑水,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元婴迷茫的悬浮在半空。

    风乙墨左手一挥,锁魂烟盘旋而去,缠住了元婴,带到风乙墨面前,风乙墨隔空虚点几下,以禁制封住了元婴灵力,收入玉盒中,这才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连吞魂虫、透骨枪都来不及收取。

    “少爷,少爷,你怎么样了?”远处一直胆战心惊看着二人斗法的小铃铛见主人终于干掉了对手,连忙跑上来,关切的问道。

    风乙墨此时面容枯槁,就好像是一具骷髅,如果没有延寿丹,如果不是之前吃过许多血力果,血气旺盛,他早已被生机培火术吸干了寿命而死了。毕竟,他才不到四十岁。

    顾不上搭理小铃铛,风乙墨又吞下几颗疗伤灵丹,全力炼化药力,一炷香时间过后,逐渐稳定下来,又以修罗黑芯焰彻底驱除右臂内的玄冰劲,刚要站起来,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密林,喝道:“是谁,鬼鬼祟祟在那里?”

    “哈哈,谷兄,兄弟我就说嘛,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你看怎么样,没想到他能干掉元婴修士,他也伤的不轻,好处可就全都归咱们了!”之前逃走的五名打劫的金丹修士大摇大摆从林中走出,满脸得意。

    “小子,把你身上所有东西,还有元婴修士的储物袋全都交出来吧。”红脸修士贪婪的舔了舔嘴唇,对付一个重伤之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此人也够厉害的,竟然是他活了下来,绝对是一个高手,只可惜现在变成了无牙的老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